神仙打架,其实也没什么讲究。一秒记住【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不过是单挑或者群殴。

    对于众人来说,这是他们群殴守墓人的盛宴。

    守墓人。

    是天地宇宙间最神奇的存在,所有人都心生向往。

    传说中的神墓,是诸神埋葬之地,也是诸神法器云集之所。

    在众人的想象中,那里有数不清的诸神宝藏,各种各样的功法应有尽有,只要进入里面,他们的功法就会随意的增长,再也不用为苦苦寻求一个法器费尽心力,也不用再去到处寻找合适的功法。

    但是,众人进不去,那里有守墓人。

    守墓人,是横亘在他们和宝藏之间的障碍。

    没了守墓人,诸神之墓,便是乐园。

    可是,他们打不过守墓人。

    曾经的守墓人是苍梧。

    苍梧虐了他们数万年。

    好不容易后来苍梧失踪了,可是,他带着神墓一起失踪了,他们寻便了四海八荒,也没有找到神墓。

    直到最近,才有人发现了神墓,借着这一次十方会盟去邀请苍梧。

    没想到,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苍梧不在,只有他的弟子在。

    他的弟子不禁狂妄,还没有防人之心,竟然就这样单刀赴会,真以为天下无人么?

    众人心中是欢喜的,那种欢喜狂热,几乎让他们以为这是一次单方面的屠杀。

    只是,几招过后,他们就不这样想了。

    这或许是一次屠杀,但却是莫问对他们的单方面的屠杀。

    莫问身上神器层出不穷。

    东皇鼎。

    造化弓。

    乾坤戈。

    晨昏盘。

    每一样拿出来都是会引起腥风血雨的神器,他就那样随随便便抛了出来当做护身的法宝。

    众人眼睛都红了。

    “好哇!让你看守神墓,你竟然监守自盗,莫问,你有什么资格继续守着神墓?”

    “杀了他,杀了他这些东西咱们大伙儿分了。”

    “不错!就算苍梧回来,咱们也有话说。”

    “哈哈,苍梧回不来了,老夫早已拼着耗费功力为苍梧算了一卦,苍梧早就陨落了!老夫初时还不相信,今日见这小子这样张狂,可以确信,苍梧已经死了,咱们加把劲儿。拿下了这小子,咱们再分神墓。”

    这时,众人还以为莫问之所以能挡下这么多人的攻击,仅仅是因为身上法宝太多,法宝档次太高,他们攻不进去的缘故,但后来,众人却不这样认为了。

    将众人再次用法宝打飞之后。

    莫问笑了。

    他错了!

    错在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

    几番试探后,他很肯定,自己单单凭着功力,也可以碾压这些人。

    所有的法器都被收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个他平日用顺手的天阿剑。

    剑光四溢,光芒闪烁。

    身上衣衫烈烈风动。

    发带散落,三千长发徐徐飘下。

    一剑出,剑芒四溅,所到之处,神魂片片撕裂。

    十方老人眼看着方才与他并肩作战的诸人,不过一招,就化作飞灰,轻轻一碰,便消散在天地间。

    他引以为傲的神仙洞府,发出剧烈的咔咔声,不出片刻,就要全部被夷为平地。

    他那横行八荒,肆无忌惮的神兽,此时吓得瑟瑟发抖,臣服在地。

    而这一切都拜他方才轻视的男人所赐。

    他忍不住有些颤抖,躲开致命一击,颤声道:

    “住手!莫神君,有话好好说。”

    “嘁!”一声轻笑,蔑视无比。

    莫问冷笑:“我莫问行事,岂是你说停就停?”

    十方老人很恐惧。

    他在莫问的身上感受到深深的杀意,他再一次清醒深刻的认识到,莫问和苍梧是不同的。

    苍梧是温润骄傲的,并不轻易杀人,即便如此,也让他们恐怖。

    但莫问却是冷酷的,他杀人不眨眼。

    那一刻,他们忽然很想念苍梧,宁愿此时围攻的是苍梧,也不愿意是莫问。

    莫问对他们并没有感情,甚至,蔑视他们,希望他们去死。

    而且,莫问的功力明显比苍梧的还要高。

    这是十方老人的真切感受。

    事实上,这个问题。

    莫问刚开始打架的时候就想到了。

    后来,他渐渐想明白,并不是他的功力真的比苍梧高。

    而是,苍梧将一半的功力,分给了苍海。

    而他在那场逃杀中,杀够了一千人,就此得到了苍海的传承。

    之后,又在墨隐的安排下,得到了苍梧的功法球。

    他一个人得到的是完整的苍梧的功力。

    而这些人,当初面对的恐怕并不是巅峰时候的苍梧,而是分割了功力后的苍梧,不然,他们不会再有胆量来挑衅他。

    所以,只有一半功力的苍梧到底有多恐怖?

    莫问想明白前因后果,明白自己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至少他现在距离巅峰时候的苍梧肯定有一定的距离。

    洞府中,众人开始四散逃逸,什么诸神排位,什么天地法则,在性命面前都成了笑谈,甚至如果能用那些东西收买莫问,让他停手的话,他们也心甘情愿的奉上。

    顷刻间。

    莫问身边干干净净,一个人也没有了。

    莫问停下了手,目光如电,扫视人群,最后定格在了十方老人的头上。

    其余人杀不杀无所谓,这个老头却是一定要杀得,不然,那些因他这么多事而死去的人,一定觉得不公平。

    十方老人心中警铃大作。

    他催动灵力,疯狂逃跑着。

    莫问岂容他张狂,大手伸展出去,一股吸力就拉扯着十方老人,让他动弹不得。

    十方老人很慌张,他拼命的召唤幽冥异兽,想让这头畜牲帮自己一把,但幽冥异兽有灵性,和那些修仙之人一样的实际,此时早已经软倒在地上,自顾不暇,哪有半分的神兽风采。

    十方老人眼看着身后的吸力越来越大,他自己被拉扯着一步步后退,死亡的阴影第一次笼罩心口。

    他有些后悔了。

    后悔不好好的在这里神仙洞府里待着,做什么觊觎神墓,做什么招惹莫问,现在可好,恐怕姓名就要丢在这里了。

    他心中一横,在被莫问没住脖子,就要魂飞魄散之时,大叫一声:“莫神君住手,你难道想让她彻彻底底的消失吗?”

    口中这样说着,手上一转,却拎了一个小小的透明玉棺。

    里面躺着一个身形纤瘦的女子。

    莫问看了一眼,眸光便凝住了。

    “夏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