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田见傅星瀚沉浸在往日的甜蜜之中,连忙咳嗽了两下,傅星瀚的思绪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将迷离的目光收回,随后怔怔地望着仓田那张阴险的脸。" target="_blank">wjxs.cc</a></a>

    “这位夏金萍小姐住那儿?”仓田随时抓住可乘之机来验证傅星瀚所讲故事的真实性。

    “她家住在一条小河边上的一幢小红楼里,平时她就倚在花窗边,手持团扇,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一次我从她楼下经过,她的手绢不慎掉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我的脸上,一股幽香沁入我的心扉,我抬起头来,看见萍儿正朝我眼波流转,顾盼生辉,我一下子被萍儿虏获了。“

    “哦,原来是一见钟情啊!挺动人的,不过我怎么觉得这个画面很是熟悉,与《水浒传》里的潘金莲与西门庆第一次见面的情形简直是如出一辙。“仓田不愧为中国通,对中国古典文学很熟悉。

    傅星瀚横了仓田一眼,不理会他的戏谑,继续说道:“我上楼把这块帕子还给了萍儿,萍儿对我嫣然一笑,她把帕子塞进我的手里,说是让我留作纪念,欢迎我以后常来,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委婉,身姿是那么的婀娜曼妙,自那天之后,萍儿的身影就一直在我眼前飘荡,我自此彻底沉沦了,一日不见萍儿,我就茶不思,饭不想,睡不着。网“

    “看样子你是害了相思病了。“仓田斜睨了一眼傅星瀚。

    “确实如此,萍儿是我的初恋情人,这份感情最是刻骨铭心了,每次看见我来了,她就面带笑靥,掏出手绢,轻轻地朝我挥舞几下,我的心就会被她撩拨得荡漾起涟漪来。”傅星瀚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有多么迷恋这个萍儿。

    “那她家里还有哪些人啊?”仓田再次打断了自我陶醉中的傅星瀚。

    “她与她的母亲和一帮姐妹同住,她的这些姐妹高矮胖瘦,脾气性格,情趣品味都参差不齐,唯有萍儿最为出挑,最合我意。就这样,我与萍儿一来二去的,时间久了,她便滋生嫁我之意,我也有娶她之心。“

    “嗯,两情相悦,挺不错的。“仓田歪着嘴,呵呵一声:”不过我怎么觉得这个萍儿是个烟花女子?“

    “烟花女子怎么了?只要我们彼此倾慕,世俗的目光又有何惧?”傅星瀚立刻反驳仓田,展现出捍卫爱情的坚贞不屈的一面:“柳如是,董小宛不都是烟花女子吗,可她们的芳名永垂史册,我的萍儿比起她们来也差不到哪儿去。网”

    仓田吹了一声口哨,随后嘴角露出一丝阴笑:“那么刘先生,你那个萍儿赖以营生的小楼名叫什么,有具体地址吗?”

    显然,仓田想要查实那个妓院。

    傅星瀚当然明白仓田的用意,可自己对香港的地理环境一点儿都不熟悉,忽然,他灵光一现,立刻为一个虚拟的人物寻找到了一处虚拟的住所。

    “那栋小楼名唤‘春意浓’,就在玲珑巷里,可惜已经在战火中被摧毁了,萍儿的妈妈和姐妹们也已经作鸟兽散,各奔东西了。”虽然傅星瀚对香港的大街小巷,路名店招根本就不清楚,但他随口编造的这个妓院名称和地址让不熟悉香港的人猛一听还真像是有那么回事。

    仓田听罢,便起身来到审讯桌前,在一张白纸上写下“玲珑巷,春意浓妓院,夏金萍妓女“几个字的中日文,然后按了按桌上的响铃,一个卫兵进来了。

    “你把这张纸交给负责户籍登记的龟田君,让他去核实一下。顺便问问他,昨天让他去核查的刘明华的资料准备好了没有?”仓田用日文向卫兵交代了核查一事。

    仓田以为傅星瀚不懂日文,所以毫不避讳,但坐在审讯椅子上的傅星瀚完全听明白了仓田对卫兵所交代的任务,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

    卫兵出去了之后,仓田索性拿了个凳子坐在了傅星瀚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刘先生,你的故事还没讲完呢,请继续。“

    “我刚才讲到哪儿了?“傅星瀚心乱如麻,但还需强作镇定。

    “哦,你刚才讲到你和你的萍儿姑娘两情相悦,彼此相爱。“

    “是啊,我俩两情相悦,彼此相爱,不久,萍儿怀孕了,我们便开始准备谈婚论嫁,但无奈她妈妈太过贪心,索要无度,原本说好了的赎金,一增再增,我虽贵为公子哥,可是所有开销用度都是我父亲把控的,实在是囊中羞涩,而我父亲已经给我说好了一门亲事,自然是不肯让我迎娶萍儿的,原本我想同我父亲商量,纳萍儿为妾,萍儿也愿意,但还未开口,父亲就告诉我亲事要提早进行,原因是我那岳父大人得了重病,女方希望我们能早日成婚,给我老泰山冲喜,我自然是不答应的,于是我悄悄地带着萍儿私奔了。“

    “哦?你带着萍儿姑娘私奔了?你们去哪儿了?“仓田想要了解这个刘先生和萍儿最终在哪儿落脚的,只要找到这个地方,许多问题就会有答案了。

    “我们还能去哪儿?我们只能四处打游击,我拿出了我所有的积蓄,在郊外租了一间小屋,虽然简陋,但我们并不在乎,只要彼此相爱,陋室又如何?就在这间简陋的小屋里,萍儿诞下了我们的儿子,我们还没给他取大名呢,看他长得圆滚滚的,便给他取了个小名叫圆圆。萍儿以为她诞下了刘家的子嗣,刘家肯定会认她,接纳她,她对我说,祖辈都是隔代亲,等我父亲见到了圆圆,也许老爷子一高兴了,就能让她进门了。可她想错了,我父亲见到我们仨时,怒气冲天,非但不肯认萍儿,而且还把萍儿和圆圆一起赶了出去,从此我和萍儿就被强行分开了,犹如牛郎和织女。“傅星瀚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

    “萍儿姑娘真是可怜,你父亲还真是狠心,居然棒打鸳鸯,让你们饱受相思之苦。“中村听得入神了,竟然在一旁为萍儿抱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