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凌云鹏回到木材加工厂之后,便招呼了其他三人,着手对那些物资进行重新包装。『『ge.co

    &a;nbsp&a;nbsp&a;nbsp&a;nbsp晚上九点过后,木材加工厂的四周已一片寂静,几盏昏暗的路灯在风中摇曳,在浓浓的黑夜中显得格外孤冷,凌云鹏和另外三人一边忙着包装货物,一边等候着赵锦文派人前来运货。

    &a;nbsp&a;nbsp&a;nbsp&a;nbsp凌云鹏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九点十分了,赵锦文所派的卡车应该马上就到了,凌云鹏站起身来,走到窗户旁,轻轻撩起窗帘的一角往外观察,看见远处有几辆卡车正朝这边驶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来了,大家准备运货。”凌云鹏招呼了一下秦守义,傅星瀚和阿辉三人。

    &a;nbsp&a;nbsp&a;nbsp&a;nbsp凌云鹏走出厂房,来到马路边,看见李志航一行人正开着四辆卡车过来了,便连忙挥了挥手,李志航立即停下车,从车上跳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凌队长,怎么啦?”李志航悄声问了一句。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厂房里面堆满了货物,只容得下一辆卡车,其他几辆卡车先停在其他路口,你的卡车开走之后再招呼他们逐一进去运货,否则四辆卡车停在我门口目标太大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好的,我明白了。”李志航随即走到另三辆卡车跟前,跟他们交代了一下,排好次序,然后让这三辆卡车分别停在距离木材加工厂有一定距离的马路两侧,这样的话就不会让人感觉这几辆卡车是去往同一目的地。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后,李志航带着凌云鹏先将卡车开进了厂房内,两人跳下卡车之后,大家便开始装货。没多久,李志航的卡车装满了货物。

    &a;nbsp&a;nbsp&a;nbsp&a;nbsp“小李,新的仓库地址你清楚了吗?”凌云鹏随口问了一句。

    &a;nbsp&a;nbsp&a;nbsp&a;nbsp“站长已经通知我们了,你放心吧,站长已经派人到隆昌五金厂接应我们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好。注意安全。”凌云鹏听罢,放心地点了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凌云鹏说完,向阿辉使了个眼色,阿辉会意,连忙走到厂门口,朝外张望了一下,随后朝凌云鹏点了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好了,可以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李志航将卡车驶出了木材厂,随后朝隆昌五金厂驶去,第二辆卡车看见李志航的车出来了,便发动引擎,驶进了木材加工厂的厂房内,大家接着抓紧装运。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这样,这四辆卡车来回跑了三次,到凌晨三点左右,终于将厂房内的所有物资全都悄悄地运走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哎呀,终于大功告成了,累死我了。”傅星瀚望着空荡荡的厂房,一边捶打着手臂,一边感慨道。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终于把这里清空了。看着这空荡荡的房子,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阿辉似乎有些失落感。

    &a;nbsp&a;nbsp&a;nbsp&a;nbsp凌云鹏舒展了一下双臂:“好了,大家先去休息一下,睡醒了之后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如何盗运军火。”

    &a;nbsp&a;nbsp&a;nbsp&a;nbsp“嗯,好。”秦守义见老大终于要对军火库下手了,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一觉,大家都睡得很是舒坦,从凌云鹏几个开始入住木材加工厂之后,睡眠就一直没正常过,从挖地道开始,到盗运货物,再到说服牛宝瑞这几个仓库保管员,然后明目张胆地从肯萨斯仓库里搬运货物,直至今天把所有货物都转移出木材加工厂,这三周的时间里,大家一直是提心吊胆,惶恐难安,担心稍一疏漏就会前功尽弃,陷入危境。

    &a;nbsp&a;nbsp&a;nbsp&a;nbsp因而在这三周里,大家都起早贪黑,甚至是通宵达旦,一个个都熬红了眼睛,消瘦了不少。尤其是凌云鹏,作为鼹鼠行动的主帅,他更是夙夜难眠,不仅要筹谋划策,更要亲力亲为,不仅要将这些物资交付军统,还要将物资送往地下组织,这其中的心血和艰辛难以向外人道也。

    &a;nbsp&a;nbsp&a;nbsp&a;nbsp好在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尽管遇到不少阻碍,但都凭借着他们的奇思妙想和随机应变都一一攻坚克难,化险为夷。

    &a;nbsp&a;nbsp&a;nbsp&a;nbsp下一步,就是向佐佐木仓库和鸠山仓库里的军火下手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第二天直至中午,大家才从睡梦中醒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大,我们好久都没睡得这么舒服了,我现在觉得,睡一个安稳的好觉比吃山珍海味更舒服。”阿辉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感叹道。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和哪吒倒是睡得舒服了,我可遭罪了,一晚上就听你和哪吒两人打着雷霆般的呼噜,任凭我怎么敲床,叫唤都没用,唉,不得已,只能睡到厂房里来了,睡在硬邦邦的地板上真是难受。”傅星瀚横了阿辉一眼,不停地抱怨着:“老大,我昨晚没睡好,下午我还得补觉。”

    &a;nbsp&a;nbsp&a;nbsp&a;nbsp“没问题,等我们商量完了之后,有的是时间,你尽管去睡吧。”凌云鹏拍了拍傅星瀚的肩膀,宽慰他:“好了,来,我们一起来商讨一下怎么去那两个货仓盗运军火。”

    &a;nbsp&a;nbsp&a;nbsp&a;nbsp“老大,还是你先说一下你的计划吧。”秦守义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凌云鹏的打算。

    &a;nbsp&a;nbsp&a;nbsp&a;nbsp“好,那我先把我的初步设想说一下。”凌云鹏拿出那张市政管道图纸,然后用一支铅笔在一张白纸上面圈画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看,这里是自来水,瓦斯和排污这三条管道的总管,瓦斯管的总开关在这里,这里是个阀门井,就在后面马路西侧的人行道上,我想届时我们趁着夜色下窨井去关闭阀门,随后将瓦斯支线管道重新安装,把这些管道的走向通往佐佐木仓库和鸠山仓库,将管道口通向已经挖好的地道口便大功告成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三人听后点了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阿辉看见墙角那儿堆放的那些细长的管子问道:”老大,那些管子就是你用来改装瓦斯管道的吧?“

    &a;nbsp&a;nbsp&a;nbsp&a;nbsp凌云鹏点点头:”嗯,没错,我已经准备了五十米左右的管子,加上拆下来的管子,应该够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哦,对了,老大,我们几个曾经讨论过一个问题,就是日本兵无论白天还是夜晚,一天二十四小时,仓库外面总会有日本兵站岗,我们不能一次性解决他们,如果被外面的日本兵发现里面的日本兵全都窒息而亡,那我们的计划就会泡汤了。“阿辉将上次他和秦守义,傅星瀚三人探讨的一个问题抛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是啊,如果我们不能将这些鬼子一次性消灭掉,那么留在外面的这些日本兵一定会向宪兵队汇报的,那时我们非但运不走这些军火,而且我们自己也会暴露,最多也就是弄死一半的鬼子而已。“秦守义补充道。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确实是个很关键的问题,幸亏你们及时提了出来,否则这个计划还真是存在很大的隐患。“凌云鹏听完之后,频频点头:”先前戏痴用挖宝计划把鬼子从仓库里吸引出来,现在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把鬼子全都关在仓库里,你们有什么良策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集中在傅星瀚身上,傅星瀚耸了耸肩:“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了,可一时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a;nbsp&a;nbsp&a;nbsp&a;nbsp“戏痴,就数你鬼点子最多,什么损招都想得出,你赶快想个招吧!”秦守义充满期待地望着傅星瀚。

    &a;nbsp&a;nbsp&a;nbsp&a;nbsp傅星瀚打了个哈欠:“我现在脑子晕乎乎的,什么主意都想不出。“

    &a;nbsp&a;nbsp&a;nbsp&a;nbsp”戏痴,要不,你洗把冷水脸,让脑子清醒清醒?“阿辉说完,赶紧去后屋,给傅星瀚端来了一盆水。

    &a;nbsp&a;nbsp&a;nbsp&a;nbsp傅星瀚一边挤毛巾,一边嘀咕着:”这都怪你们昨天晚上呼噜打得那么响,我感觉自己像是在猪圈里睡觉。”

    &a;nbsp&a;nbsp&a;nbsp&a;nbsp大家见傅星瀚唠唠叨叨,嘀嘀咕咕抱怨个没完没了,不由得侧目望着他,要不是现在大家都有求于他,希望他那个充满着各式各样损招的脑袋里能突发奇想,尽快想到解决之道,早就想冲上去将他暴揍一顿了。现在大家只好暂时忍着,顺着傅星瀚。

    &a;nbsp&a;nbsp&a;nbsp&a;nbsp傅星瀚擦了把脸,随后眼睛一亮,将毛巾扔进洗脸盆里,水花四溅,大家赶紧一闪。

    &a;nbsp&a;nbsp&a;nbsp&a;nbsp“有了。”傅星瀚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