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翊轩将几名行动队员叫醒,让他们一起来卸货,大伙儿没想到一清早信鸽同志就给大家送大礼包来了,赶紧麻利地搬运货物。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卸完货之后,金翊轩一看时间,快七点半了,连忙上车,将救护车开往隆昌五金厂停放好,随后便叫了一辆黄包车回去了。

    凌云鹏在电话亭里观察着金翊轩的一举一动,直到看见金翊轩将救护车驶进了金顺贸易行后才离开电话亭。

    凌云鹏之所以不启用死信箱而直接与金翊轩联络,是因为他已经将隆昌五金厂作为军统上海站的仓库,用来堆放肯萨斯仓库里的其余物资以及后续的佐佐木仓库和鸠山仓库的军火,今天下午三点将带赵锦文来验收这个仓库,所以必须将这车物资尽快移交给金翊轩,而且要趁大清早,大多数人还没起床时就完成移交任务,否则救护车频繁出入木材加工厂必然会让人起疑。而大光明电影院要九点才放映第一场电影,显然时间来不及,所以凌云鹏只能违反接头程序,直接通知金翊轩了。

    凌云鹏叫了一辆黄包车回到了木材加工厂,此时,另三人已经像往常一样去肯萨斯仓库运货了,按照秦守义的估算,今天可以将肯萨斯仓库里的货物全都清空了,所以大家都一鼓作气,利用小推车在地道里拖运,厂房里的货物越堆越高,到下午两点时终于大功告成了。肯萨斯仓库里的所有物资全都转移到了振业木材加工厂了。

    望着厂房里堆积如山的物资,大家喜不自禁,傅星瀚索性从装红酒的箱子里拿出一瓶红酒,随后四人举杯庆祝。

    “来,大家举杯,为我们成功地掏空了肯萨斯仓库干一杯,cheers!”凌云鹏满面春风,踌躇满志。

    “老大,我们总算是把那个肯萨斯货仓给掏空了,这三周没白忙活。”秦守义一口将酒杯里的红酒喝干了。

    “当然没白忙活,等把这些东西换成了真金白银,那才叫一个爽。”傅星瀚望着这些货物,感觉像是看见了一座金山。

    “老大,跟你一起干,那才叫一个爽。”阿辉朝凌云鹏举了举酒杯。

    “这是我们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齐队长和他的行动队也是功不可没。不过,我们还要再接再厉,把佐佐木仓库和鸠山仓库拿下。”凌云鹏一仰头,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那当然,我们要乘胜追击,更上一层楼。”傅星瀚面色红润,意得志满地回应道。

    “好,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再一起好好研究一下下一步的行动。”凌云鹏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他要去福开森路与赵锦文见面了。

    “好,老大,我们等你回来一起商讨此事。”

    凌云鹏刚想拔腿就走,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折返回来:“差点忘了,我那福特车都快没油了,我得给我那匹小黑马喂饱饲料。”

    凌云鹏说完,领着一只汽油桶就往外走,现在汽车的加油问题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了。凌云鹏走到福特车那里,打开汽油桶,给汽车加满油。随后将汽油桶放回木材厂,特地嘱咐了一句:“这儿多是易燃物,可千万要小心火烛。”

    “放心吧,老大,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还不懂这些吗?”阿辉朝凌云鹏呵呵一笑。

    凌云鹏笑着点点头,随后驾车去福开森路了。汽车还未开到福开森路的面包房,凌云鹏就看见赵锦文站在面包房的门口候着了。

    “老师,上车。”凌云鹏打开车门,招呼赵锦文。

    “怎么才来,都已经过了两分钟了。”赵锦文埋怨了一句。

    “瞧你心急的,这车不得跟人一样,得吃饱了才肯迈步。”凌云鹏随口应了一句:“哎,老师,齐队长他们这一趟顺利吗?”

    “挺顺利的,他们已经在返程的路上了。”赵锦文满面笑容:“这次局座看见有两车紧俏物资安全抵达重庆了,可高兴了,在电话里一连说了几个太好了,还说我们上海站给他露脸了,就连对我们军统一直耿耿于怀的陈氏兄弟都在委座面前说,到底是军统的能人多,连这么紧俏的物资都能搞到手,而且还不是小打小闹,所以局座希望我们上海站再接再厉,再多搞几车过去。”

    “局座尝到甜头啦,不提后果自负几个字了?”凌云鹏眉毛扬了扬。

    “嘿,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记仇的。”赵锦文指了指凌云鹏:“不出事当然是皆大欢喜,可要是出事了,还就是这四个字:后果自负。”

    “我就知道,我早晚会被你们给卖了。”

    “这话可别乱说,在我这儿发几句牢骚就得了,被其他人听见了,扣你一个对党国不满的帽子可够你受的。”赵锦文知道凌云鹏是说笑,但还是得提醒他注意祸从口出。

    “我知道,老师,你放心吧,我也就在你面前放肆一点,在其他人面前,我嘴可严实着呢。“凌云鹏朝赵锦文眨了眨眼睛。

    ”嗯,还是严实点好啊!起码不被人抓住把柄。“

    ”哦,对了,老师,我们今天已经把肯萨斯仓库的物资全部清空了,现在货物都堆在木材加工厂里呢。”

    “哦?这么快就把一个货仓全部清空了?你们的效率还真是高啊,这么说,鼹鼠行动结束了?”

    “还没有完全结束,我打算把两个日本人的军火库也一起干掉。”凌云鹏将他的计划告诉给了赵锦文。

    赵锦文一听,心头一怔:“你们打算炸毁军火库?”

    “掏空之后再炸。”凌云鹏波澜不惊地说道。

    “我以为你小子会见好就收,没想到你小子的胃口比我想象中大多了。”赵锦文对于凌云鹏的魄力和胆识感到十分的惊讶。

    “老师,我上回去码头当苦力时把军火库里的那些玩意儿扫了一遍,那里可全是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我们岂能视而不见,白白放过?”

    凌云鹏的话让赵锦文也怦然心动:“那你有把握吗?”

    “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案,不过有些细节问题还是需要再推敲一下。”

    “嗯,这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赵锦文提醒凌云鹏:“一定不能留有后遗症,否则这可是一场外交风暴,到时候说不定就用上那四个字了。”

    凌云鹏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汽车在隆昌五金厂门口停下了,凌云鹏下车,推开工厂大门,随后将福特车开进厂子里。

    赵锦文看见厂子里停着那辆救护车,便开口问道:“这就是你上回从九江开回来的救护车?”

    凌云鹏点点头:“这是我送给老杨的礼物,这车我已经改装过了,可以放心上路。”

    “嗯,不错,景诚是个实诚人,他肯定喜欢。”

    凌云鹏和赵锦文下车之后,凌云鹏将厂门关闭,带着赵锦文参观了一下整个厂房。

    “怎么样,老师,这儿作为物资中转站和军火库还是不错的吧?”

    赵锦文点点头:“嗯,不错,这厂够大的,而且车间也多,可以把这些民用物资和军用物资分门别类进行存放。这么好的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

    “这地方是老杨找到的,当初他觉得我们开回来的那辆救护车太碍眼,就给找了这么个地方存放救护车,我进来一看,这个厂挺大的,当停车场显得大材小用了,现在正好用来当仓库。”

    “要不说你小子是我的福星呢,我要什么,你就会有什么,我那个仓库容量太小,最多只能装三车物资,我正为这事犯愁呢,你小子马上就给我找好了货仓。”赵锦文乐呵呵地说道,在他的眼里,凌云鹏就是他的智多星,每次当他遇到难题而束手无策时,凌云鹏就会给他支招,让他那些难题迎刃而解。

    “老师,你那里有几辆卡车,什么时候能把我木材厂里堆的货给运走?”

    “除去齐恒开走的那两辆卡车,我现在只有四辆卡车了。”

    “那只能分几次运了。”

    “事不宜迟,这样,今晚九点之后我就让人来你这儿运货,争取一个晚上全部运走。”

    凌云鹏点点头:“好,那我回去再准备一下,给这些货物换个装。”

    赵锦文点点头,随后凌云鹏和赵锦文一起离开了隆昌五金厂,凌云鹏将赵锦文送回福开森路之后,便驾车回木材加工厂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