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内侍动作熟练的将那塞入袖子中的银子收好,表情为难的看着冬雪。.『.co

    “姑娘,您这是……”

    冬雪向着李内侍眨了眨眼,低声道,“李内侍,您也知道咱们娘娘和里面的美人不太和睦,这若是那陆美人得宠,怕是日后有一段时间我们娘娘要为难了。”

    “您就行行好,给个方便,将来娘娘是不会亏待您的!”

    冬雪强势的又塞了一枚银子过去,李内侍目光闪了闪,虽然没有直接答应冬雪的要求,可是那身子却是微微向后退了几步,给冬雪和陆成欢让开了距离,并且他身后的小内侍也是极具眼色的跟在了李内侍的身后。

    没了前面人拦着,陆成婉身边的那些宫女和小内侍便更加不值得一提了,陆成欢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便冲到了寝殿里面。

    “皇上,皇上……”

    幔帐轻轻晃动,陆成欢看着床上身影重叠的两道身影却是怒气冲冲,“皇上,您千万不要被这个小贱人给骗了!”

    床榻上的两道身影骤然听闻陆成欢的喧闹声不由得一僵,高厉更是脸色铁青,陆成婉倒是眼眸瞬间蓄满泪水,下意识间惶恐的抓着高厉那健硕的肩膀,“皇上……”

    陆成婉委屈的想要缩成一团,躲在床脚,可高厉却是脸色铁青,但又霸道的禁锢着陆成婉的娇躯,驰骋的速度并未因为闯了人进来而停歇,反倒是币从前更加迅猛,恍若无人一般,尽情的发泄。

    直到一声低声怒吼才停止。

    陆成婉忍不住嘤咛一声,拉着被子盖在了身上,高厉却是将大手从陆成婉身上柔软的地方拿了下来,冷着脸的下了床。

    至于……突然闯进来的陆成欢,看着床上的那两个人,几乎是已经忘记了反应,只是下意识的眼眶中蓄满泪水,委屈的看着迎面走来的高厉,“皇……皇上……”

    高厉竟然当着她的面还能宠幸陆成婉?

    陆成欢只觉得心疼的莫名抽搐了一下,连带着声音也跟着哽咽,“为什么啊皇上?”

    她实在不懂,陆成婉那贱兮兮的模样有什么好,皇上为何抛弃绝色的自己,去宠幸一个身份卑贱的庶女?

    而床榻上的陆成婉,身上满是高厉留下来的痕迹,唇角扬着似笑非笑的笑容,那模样就好像是在嘲讽着陆成欢一般,纵然陆成欢再身份高贵又如何,还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高厉宠幸别的女人,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陆成婉被子中的双手不由得紧握,身体内尚且还留着高厉的滚烫,心中却是默默的在说着,“绿儿,本宫一定会替你报仇,一定会!”

    “看够了吗?”

    “好看吗?”

    陆成欢声音带着哭腔,可高厉却是脸色阴沉的步步紧逼,说出来的话冷漠让人发寒。

    原本高厉对于陆成音口中的陆成欢并非全然相信,可是在今夜,亲眼见识到了陆成欢的刁蛮任性之后,高厉的心中便深信不疑了。

    他尚且还在偏殿之中宠幸陆成婉,陆成欢尚且还敢大胆的闯入寝殿之中厉声呵斥,还口口声声一句一个小贱人?!

    陆成婉可是他大选亲自选出来的美人,她若是小贱人,那自己又是什么?

    何况高厉不在场,只有这两个人在寝殿中的时候,陆成婉又该被陆成欢欺负成什么样?

    放肆!

    当真是放肆!!

    “你的眼中还有朕的存在吗?”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朕?朕宠幸哪个嫔妃还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这幸好是高厉本身比较强势,否则正是要紧的关头,谁能承受的住这么大的惊吓?

    稍稍不慎都有可能终身不举。

    高厉向来对女人都很和善,还是第一次面对女人有着雷霆之怒。

    陆成欢实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男人都喜欢像陆成婉这种顺从的,便是陆成音那种稍稍有些小性子的,可是本质上只是为了讨好高厉,所以高厉可以宠着,便是连盛明月那种清冷的,在高厉的面前也是服从,让高厉很有征服的*,可是陆成欢这样的……

    便是极大的引起了高厉的反感和厌恶。

    高厉周身气势夺人,陆成欢一时失了神,下意识的连连后退,“皇上,臣妾……臣妾不是想要……”

    “够了!”

    高厉声音冰冷,“李内侍,你死了吗?”

    听了里面的声响,李内侍跌跌撞撞的从殿外泡了进来,匍匐着的跪在了高厉的面前,“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奴才该死!”

    “奴才实在是拦不住淑仪娘娘啊!”

    “将陆淑仪带下去,没有朕的吩咐日后不许踏出寝殿半步!”高厉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李内侍的肩膀上,“还有你,你这个废物东西,朕要你贴身伺候有什么用。”

    “滚!”

    “给朕有多远滚多远!!”

    “皇上……皇上饶命啊!”

    李内侍被踢翻在地,却很快的又重新爬到了高厉的面前,哀哭求饶,然而外面其他的小内侍却是迅速的出现将李内侍从地上拖走,连带着还未回过神儿的陆成欢也被拉出了寝殿。

    陆成欢后知后觉,“皇上……皇上你为什么要听信那个小贱人的蛊惑,皇上,皇上您被骗了啊!”

    陆成欢不甘心的声音渐渐远去,床上的陆成婉却是已经泪流满面,楚楚可怜。

    高厉怒气消散了许多,重新回到了床榻之上,温柔的眼神看着陆成婉,“爱妃这是怎么了?”

    陆成婉咬着红唇,垂眸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可是眼眶中的泪水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掉落,在锦被上开出了朵朵泪花,好似水晶炸裂开来一般。

    “好了好了,朕知道你委屈。”

    高厉声音暧昧,*过后的声音依旧低沉,轻轻的在陆成婉的耳边呵气,“放心,朕明日便给你个公道,绝对不会再让你被欺负了。”

    从前也试过陆成婉服侍,却觉得索然无味,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竟觉得陆成婉这身段好像有着莫名的魔力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陆成欢闹的,刚刚才发泄过后的分身,此时再度不满的抗议着。

    高厉眸光闪烁精光,将陆成婉身上的锦被掀开,再度欺身上去。

    “啊……皇上……”

    猝不及防的,陆成婉被高厉攻城略地,嘤咛的声音似乎要滴出水来一般,身段更是柔软的勾上了高厉那伟岸的身躯。

    ——

    玉堂殿。

    明晃晃的烛火照亮了整个寝殿,陆成音就这般目光呆滞的坐在了高年的摇篮旁边,此时高年已经熟睡,寝殿的宫人也尽数退下,只留下了佩文一个人在身边伺候。

    陆成音失魂落魄的模样好像被人抽走了精气一般,茫然的不知看在何地,起初佩文只是一声不吭的站在了陆成音的身边陪着她,随后在看见门口晃动的身影之后,便悄然的退了出去。

    “永宁殿中的情况如何了?”佩文声音冷漠,那前来汇报消息的小宫女却是面带喜色,讨好的看着佩文。

    “回佩文姑姑的话,淑仪娘娘在听闻皇上宠幸了陆美人之后,立刻失去了理智,竟然胆敢直接闯入偏殿,听闻进去的时候皇上和陆美人正在鱼水之欢呢!”

    “皇上当场大怒,陆淑仪已经被关在了寝殿,没有皇上的准许不许外出,这次怕是淑仪娘娘要彻底失宠了!”

    后宫一贯耳目聪慧,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便是片刻也瞒不住的,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后宫,陆成欢闯入高厉寝殿,亲眼目睹高厉宠幸陆美人的事情也算是个壮举了。

    这下陆成欢便是再有万般本事,怕也是难翻身了!

    佩文冷漠的脸上露出笑意,足分量的银子塞入了那报信的小宫女的手中,“你做的很好,悄悄回去不要被人发现了!”

    “是,是,是。”

    “谢谢佩文姑姑,谢谢佩文姑姑!”

    小宫女领了银子诚惶诚恐的出去,佩文转身进了寝殿,到了陆成音的面前,“夫人,夫人,大喜之事啊!!”

    佩文精神烁烁,将心思神游中的陆成音拉了回神,“大喜?”

    “何来的大喜?”

    陆成音一番苦笑,怕是此时,高厉正在陆成婉的床上翻云覆雨呢,有什么大喜的事情?

    “难不成是陆成婉依旧懦弱无能,没伺候好皇上?”

    让高厉愤然离去了。

    佩文却是蹲在了陆成音的身旁,情绪隐隐激动的将方才小宫女对她汇报的情况重复给了陆成音听。

    陆成音脸上的失落缓缓褪去,继而紧紧的抓着佩文的手,“佩文,你说的……可是真的?!”

    佩文重重的点着头,“是真的。”

    “出不了错,这次任由那淑仪娘娘长得再如何出众,怕也是不会让皇上扭转心意了!”

    “哈哈哈,哈哈哈……”

    陆成音骤然笑了出来,清丽的笑声在这寂静的寝殿中却意外的有些渗人?!?!

    吓得摇篮中的高年突然哭了出声。

    可陆成音却极好耐心的轻轻晃动这摇篮,柔声哄道,“年儿不怕,年儿不怕啊。”

    “母妃终于替你的外祖母报仇了,哈哈哈哈。”

    “好。”

    “好啊。”

    “那小贱人果然没有让本宫失望,哈哈哈……”

    陆成音就这般肆无忌惮的笑着,眸底却是隐隐有些湿意,“佩文,看准了永宁殿的情况,找个机会彻底让那小贱人闭嘴!”

    “夫人放心,奴婢晓得怎么做!”佩文目光一闪而过的冷意。

    陆成音却是又哭又笑,“母亲,当年您被陷害惨死,连那未出世的弟弟都跟着去了,可惜当时女儿自身难保,后来更是举步维艰,这才将您的仇恨拖到了现在。”

    “如今可好了,等着女儿解决了那两个小贱人,之后再直接逼死那老贱人,替您和未出世的弟弟报仇!”

    “年儿不哭。”

    “不哭。”

    “这是一件高兴的事儿呢,母妃真的很高兴。”

    用陆成婉的承宠去换陆成欢的一条命,值了。

    若是可以,陆成音甚至开始希望陆成雪也是如此下场了!

    陆成音笑着笑着脸上的表情便变得阴沉起来,当年她母亲杨氏难产而死的时候,她的年纪尚小,根本就不是赵祗云的对手,若非有着祖母的庇护,她怕是也早就命丧黄泉和弟弟母亲团聚了。

    后来她寻了机会入宫,一路战战兢兢的才爬到了现在,又有了皇子傍身,老天却给了她陆成欢失宠的这样一个好消息。

    看来老天也是觉得杨氏死的凄惨,要她替母亲报仇雪恨了!

    一个失了宠的嫔妃,再寝殿怎么死都成了!

    “对了。”

    又哭又笑的陆成音突然止住了脸上的表情,蹙眉的看着佩文,“有机会把那个陆成萱带到本宫的面前,留了她这么久在六尚局,也是时候该用的上了!”

    起初的起初,陆成音是选的陆成妙,可惜后来被陆成音给替代了。

    替代了也就替代了,虽然陆成萱很多时候更有想法,不像是陆成妙那么难掌控,可是陆成萱却样样强过陆成妙,陆成音倒也能接受。

    她是个骄傲的人,并不会随便向困难低头,即便是精明的陆成萱可能透漏着危险,但是她仍旧想要试一试。

    入宫之后那陆成萱竟然敢使手段落选,让陆成音有些微怒,奈何正值她生产的要紧时刻,也便由着陆成萱过去了,况且她还有个陆成婉可以用。

    但是现在……

    陆成欢基本已经解决了,陆成雪却不是个可以简单对付的,还有那个掐着她软肋的陆成婉,也让陆成音很不舒服。

    若是能扶持陆成萱将其他两个人都斗败,那陆成音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提起陆成萱,佩文面色复杂的看着陆成音,“夫人,这几天正是六尚宫的考核,听闻那个陆成萱,错过了司设房的选考。”

    “什么?”

    陆成音脸上笑容僵硬,好像听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话一般,震惊的反问着佩文。

    秀女大选陆成萱落选,好,陆成音算是可以理解她不想成为嫔妃的,毕竟她专身去了六尚局,想要自己奋斗成为有权利的女官也不是不行,可是……

    竟然连司设房的考核都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