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闹不和,愧疚难当

    “什么!”叶凰兮的分贝提高了八度,看着君无曜就好像是在看鬼一样,她听到了什么。

    他竟然,去了千秋城!

    千秋城是四城之中守卫兵力最强大的都城,更别说千秋城暗地里还圈养了无数的尸蛊,他将千秋城端了,那不就是相当于他把那些尸蛊都毁了!他就这样单枪匹马的去了?

    “你太乱来了!为何不跟我商议一下你就这样去了?”叶凰兮的怒火一下子就这样涌了上来,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这个人,太自傲了,也太自以为是了,他凭什么总是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都不问问她的意见。

    “君无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吗!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将我带回来,又不经过我的同意这样单枪匹马的跑去端了千秋城,你觉得我会很感动吗?不,我不会,我只会觉得,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回事!”

    房内传出的声音太大,在加上流影在得知主子受伤之后第一时间就守在门口,就等着里面的人传唤自己好第一时间做准备,却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

    主子竟然单枪匹马地去了千秋城,谁都没有知会一声。

    君无曜看着面前歇斯底里的女人,她的语气很硬,可是眼眶却是越来越红,他的心却好像是被铁烙了一般。

    半响,他道:“你不用参与,只需要接受结果就好。”

    叶凰兮冷笑:“君无曜,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我自己要做的事情我自己能够搞定,你站在背后帮我算什么?你是我的谁!你有什么资格帮我,这里是南诏,不是你的北齐!”

    “叶凰兮,承认你担心我,看见我这样心里难受就那么难?非得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心虚?女人是不是都像你这样,承受不了别人的好,就用这样粗暴的言语来将人逼退?”君无曜平静地道,若不是这会他脸上表情惨白,或许这一番质问更有力度一些。

    叶凰兮的唇角颤动了几下,看着面前的男人,想要质问他一下,可是话都已经到了嘴边,那些刻薄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承认她的恼羞成怒,承认她看见他伤势的那一瞬间,内心慌乱,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她也很想像之前每一次一样,将这个男人朝着霸道*不懂他人感受的方向推去,可是刚刚那一段话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恶毒,以至于她这会只能喘着粗气,盯着对方说不出一个字。

    其实她心中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所有的问题出现在千秋城,若是千秋城覆灭,那所有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可是她手上没有绝对的实力,想要覆灭一个千秋城的代价太高,可是现在,这件事君无曜做了,而且还是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帮她办成了,这种心情瞬时间就变的很复杂。

    “叶凰兮,你可以信任我,做这件事之前,我已经有了详细的规划和把握。”

    “所以,你一开始阻止我进城主府就是因为一开始你就已经有了这个打算,却故意不将任何事情告诉我,为的就是不让我知道你的计划?那后面你不阻止我,却让我自以为是地去城主府调查什么所谓的内幕,也不过是为了安抚我,而你好继续进行你的计划?”

    明明已经知道事情就是这样,可是当这一句一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叶凰兮发现自己真的是傻的可以。

    君无曜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就连一直形影不离的流影都可以留下来为了不让她发觉追过去。

    君无曜没有说话,已经算是默认。

    叶凰兮一把掀开了君无曜盖住的被子,在看到身上那被鲜血染红的白衫,心中一悸,又再次怒道:“伤成了这样你还赶路,你不怕直接血流尽死在外面吗!”

    千秋城与无双城相隔甚远,就算是君无曜来回都用轻功,至少需要一日的时间,可是他明明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却非要赶回来,那原因,她很清楚那是因为什么。

    他是担心千秋城一旦事发,她在无双城听到消息之后一定会猜到就是他做的,从而赶过去,很有可能遇上危险。

    这个男人,机关算尽,心机全用在了她的身上,她的心又酸又软。

    叶凰兮赶紧将流影叫了进来,准备好药材还有干净的衣物。

    当叶凰兮掀开君无曜的衣衫时,喉咙一下子哽住,颤声道:“你伤那么重不想着赶紧包扎,还玩洁癖那一套,你看看你身上的伤口,都被水泡的发白了!”

    君无曜看着叶凰兮给自己一边上药一边忍不住掉眼泪,迟迟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没头没脑来一句:“血腥味太浓,很容易被发现。”

    叶凰兮先是没有发觉,之后陡然震惊地看着君无曜。

    他是故意的!

    就为了不让她发现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叶凰兮张了张口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是幼稚的要死,难不成身上没有了血腥味她就不知道他受伤了吗?

    叶凰兮一边拿着小刀消毒之后将君无曜身上的那些腐坏的肉都给割下来,又想到男人原本光滑的皮肤上从没有过这样狰狞的伤口,不由得碎碎念道:“也不知道你这身上的疤痕能不能消掉,这要是一条一条的挂在上面好不了,那得多丑。”

    君无曜微微牵唇:“你不嫌弃便好。”

    男人身上有几条疤痕不算什么,他自然也不会太过在意。

    叶凰兮一听却是嘟囔道:“不行,我得想办法找点祛疤的药来。”

    到后面,叶凰兮已经湖绿了跟君无曜大吼大叫的原因,而是满心都扑在君无曜的身上。

    君无曜身上受了不少伤,在加上来回赶路十分的耗费进来,那双眸子此刻已经有些困倦,只是强撑着看着叶凰兮没有闭眼。

    叶凰兮没好气地盯着他:“你这么看我做什么,难不成现在都这样了还想阻止我?”

    “就算手脚断了也要阻止,估计再过一日,千秋城的事情便会被无双城的人知晓,百里千秋或许会迅速带人火速撤离,你这个时候只需要呆在这里等着看他还有没有后招便是。”

    叶凰兮知道君无曜说的是真的,但是还是有些担心在城主府的繁星辰还有凤倾等人。

    君无曜好像是知道叶凰兮心里所想一样,开口道:“至于他们我已经派人去接应,天黑之前他们就会回来。”

    “嗯。”既然是君无曜说的,叶凰兮自然十分相信。

    “既然如此,那你是不是可以安心睡下了。”看着那双困倦的眼睛被主子强大的意志力强行睁开,叶凰兮都有些替他们心疼。

    “那你那里都别去,就待在这里。”君无曜开始提起了要求。

    叶凰兮无语地道:“你这是要怎样,还想要监禁我么。”

    话是这样说,却还是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看着躺床上被包扎得跟个木乃伊的那人对视,示意她这样总可以了吧。

    君无曜却是盯着她没有挪开的打算,叶凰兮又将凳子往床的方向挪了挪,又挪了挪,最后一直紧挨着坐到了床上,男人这才道:“这样挺好。”

    叶凰兮嘴角微抽,这是什么意思,他躺着,她坐着,他睡着,她看着?

    君无曜示意了一下,流影再度进来,很快便抱来了几本闲书。

    “你先看着这些打发时间,我睡会。”君无曜说着,趁着叶凰兮不注意,伸手握住了她的右手,就这么闭上了眼。

    “诶,你这样我要怎么活动?”

    只是这次男人却没有再回应,仿佛是一秒入睡一般。

    叶凰兮看着他睫毛下眼敛处深深的一片暗影,内心不舍,哪里还能为这些小事跟她计较,只能是调节自身,随意将书本摊开在床上,她用左手一页一页的翻着,偶尔抬起头看看男人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一下脉,就连膳食都是流影按着时间送进来的,至于出恭,她看了看男人握的死劲的手,只能少喝水,多忍忍。

    就这样君无曜差不多昏睡了七个时辰,等到再想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夜深。

    整个房间很昏暗,只有床头旁边有个摆放台,上面上着一颗夜明珠,上面被蒙上了一层轻纱,朦朦胧胧的很是梦幻。

    他一低头,发现旁边趴着一个身影,他的手还紧紧握着她的,忍不住就微微勾起了唇角,这个女人,总算是守信了一次,他还有些担心她会趁他睡着离开的。

    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手只感觉微微一紧,却是叶凰兮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手,再一看,女子眉间蹙紧,正在做噩梦。

    君无曜微微坐直身子,扶着她的腰微微一个用力便将叶凰兮抱上了床,放在了自己身边。

    叶凰兮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场面,突然整个身子微微颤动,随后紧紧地抱住了君无曜如同一只八爪章鱼。

    君无曜这会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叶凰兮这一下却是来的不轻,然而男人却仿佛没有到疼痛一般,将她揽在怀中,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脊,让她慢慢地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