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百里灼焰

    这奢华的房间,还有熟悉的帘帐,摆设,她怎么就突然回到北齐的宸王府了,这房间分明就是君无曜的房间嘛。

    她从床上坐起来,大声喊道:“君无曜,君无曜!”

    流影快速地出现到她的面前:“叶小姐,主子有事外出了,您有什么吩咐?”

    “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里是哪?”叶凰兮扫了一眼,发现这里跟君无曜的房间还是有些差别,只是最像的便是这张床了。

    “叶小姐,这是主子临时购置的居所,属下按照他的喜欢的大约布置了一下,叶小姐 是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我当然有问题了,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在城主府吗?”叶凰兮急的不行,她这好不容易混进去的,怎么醒来就在这里了。

    流影道:“主子说过,如果叶小姐醒来之后问这个问题,就让属下转达他的意思,城主府不用去了,其他的事情他自会处理。”

    叶凰兮却不听他的,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行,我要回城主府。”

    流影忙道:“叶小姐,您脸上的人皮面具已经被主子摘下来了,所以您现在是没有办法进入城主府的。”

    叶凰兮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不敢相信,飞快在房间里面找镜子,找了一圈都没找到,这时候,流影却仿佛先知一般地将一面铜镜放到了叶凰兮的面前。

    从头到尾,流影都没有敢去窥探叶凰兮的容颜,虽然他对叶小姐的容颜也十分的好奇,可是主子有令,他只能照办。

    叶凰兮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张脸,却没有半分欣喜之色,君无曜给她的脸洗的特别彻底,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隐隐透出刚刚醒来的红润,只是那双眸子盯着镜子却是越看越火大。

    将铜镜边上一扔,叶凰兮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流影道:“你们主子去了哪里,还有,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点,属下不是很清楚。”

    “不是很清楚,你不是在忽悠我吧?你们主子去了哪里,你会不知道?”叶凰兮不信。

    流影面上一阵苦笑:“叶小姐您误会了,主子就是主子,主子去哪里都是他的自由,属下作为一个属下只能听命行事,难不成还能管住主子去哪不去哪?”

    “别说的那么拗口,你们主子一个人孤身在外,再加上这里又是南诏,你不问难道不就怕他出什么事情么。”叶凰兮说着立即站起身来:“就这样,我得出去看看,说不定就找到他了。”

    半个时辰之后,女扮男装的叶凰兮跟流影一起出了门,二人直接朝着药材铺而去。

    流影看着正蹲在那里手捡药材的叶凰兮,终于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不是去找主子的么,怎么来了这里?”

    “哦,我突然想到北疆这边有不少好药材,到时候也好带点回去。”叶凰兮扭头一笑,睫毛纤长,唇红齿白,再加上这段时间她给自己配了不少的补药,个头窜高了不少,一些女性的特征也十分明显,还真的遮掩不住自己女子的身份。

    不过叶凰兮也没有打算遮掩,反正这里也没有人认识她,在北疆这边,女子穿男装子为了方便,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流影见状赶紧低下头不敢去看,却是又劝道:“那咱们还是赶紧买完就回去吧,说不定主子已经回去了,见您不在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叶凰兮却是冷笑:“他大发雷霆,我还正想找他算账呢。”

    流影十分无奈,不再说话,左右他只是个属下,哪能管住两位主子的事情。

    叶凰兮低头去打量店里的药材,突然指着一个柜子里面道:“掌柜的,你这个芝兰怎么不晒干就拿出来卖啊,也不在旁边竖立一块牌子,若是有不懂的人买去跟其他的一同做药不是得吃死人么。”

    掌柜的闻言走上前来,看着叶凰兮长相绝美,气质不凡,说出的话却是很不客气,不由得挥手道:“哪来的半吊子,不懂就不要乱说,这些日子芝兰正是上市的时候,不卖新鲜的还卖干的,你脑子有毛病吧。”

    “掌柜的,这位姐姐说的是真的,这个芝兰真的不能生吃的,鲜活的时候芝兰的根茎中会分泌出一种液体,一旦跟当归,浅草这些混合到一起就会变成一种慢性的剧毒,你这可是草菅人命哦。”

    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自后传来。

    叶凰兮有些讶异地扭头,一回头便瞧见了身后不远处,一名大约是有十岁出头的俊美少年,穿着一身红色的袍子,正笑的如同天使一般。

    少年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瞧见叶凰兮看着他,笑着道:“姐姐,我说的可对?”

    叶凰兮点头:“正是。”

    那掌柜的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到那少年背后的侍卫开口道:“我们二公子可是玄恩药人的关门弟子,他说的话绝不会错,你还不赶紧照做!”

    那掌柜一听到玄恩药人,面上的轻视顿时收起,双眼发光地看着面前的少年:“玄恩药人的关门弟子?听说玄恩老人这一生只在晚年的时候收了百里家的二公子,莫非这位气度不凡的小公子便是?”

    “不错,站在你面前的人正是我们的二公子。”小厮与有荣焉地道。

    掌柜的顿时双眼泛光,一个劲地夸赞,那些溢美之词就连边上的叶凰兮听得都觉得有些脸红,可是再一看那孩子,目光偏正,脸上的表情不变,没有羞涩,也没有所谓的骄傲,仿佛面前说的话都是实话,又或者说,清楚面前的人只是在恭维她。

    只是,百里家的人。

    叶凰兮想到这里,便准备离开。

    只是叶凰兮刚准备离开,刚刚那少年便跑到了她的面前,十分神秘地盯着叶凰兮道:“这位姐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叶凰兮笑着道:“小弟弟,我很肯定,咱们两个应该并没有见过面。”

    少年却没有让他离开,而是眉头微锁,随后,突然一脸欢喜地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我在哪里见过你了姐姐,你是不是.”

    后面的话,少年是在叶凰兮的耳边说的:“北齐的人?”

    叶凰兮诧异,她的真面目并没有几个人看过才对,这少年是什么时候见过她。

    却听那少年继续道:“大哥曾经画过你的画像,我虽然只看了一眼,但是我很肯定,那就是你,姐姐你拥有着世间最漂亮的眼睛。”

    少年扬唇笑道,整个人犹如会发光一般。

    叶凰兮却是忍不住愣住。

    百里玥夏,竟然画了她的画像,莫非?

    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叶凰兮却宁愿相信那只是一个猜测。

    看着面前的少年,热情夺目如同火焰,百里灼焰,人如其名,就连她这样对陌生人自然而然保持高度警惕的人呢,竟都不忍心对他说一句重话。

    叶凰兮笑着道:“小弟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北齐人,我是北疆的,世世代代都住在无双城中,你刚来,可能对我不太熟悉,毕竟我不怎么常出门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凰兮用的是地地道道的南诏话,北齐人绝对不可能知道。

    说完,叶凰兮便直接带着流影离开,只留下那少年与小厮站在原地。

    只见,刚刚还笑的跟个孩子一样的少年面容一收,眉间闪过一缕戾气:“调查一下,这个女人来北疆到底意欲何为,还有,我也得好好的试探试探,我那可爱的大哥对这个女人到底有多看重,若是知晓她出事,一定会乱了阵脚的吧?”

    叶凰兮跟流影离开时之后也不敢多做逗留,直接就回了君无曜的住处。

    果不其然,她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人跟流影禀告,主子已经回来,此刻正在房中。

    看着流影的表情,叶凰兮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被罚的。”

    流影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显然是想到了一些并不太美好的回忆。

    叶凰兮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直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心中已经积攒了无数的话就等着跟某人对抗,只是当他进去之后看到躺到在床榻上一脸苍白的君无曜之后,所有的话全部转变成一句担忧:“你怎么了?”

    不等君无曜说法,叶凰兮已经主动抓起君无曜的手替他把脉。

    只见君无曜的脉象紊乱,就好像是几百根麻绳缠绕一般。

    “怎么会这样,你同人打架了?”这是叶凰兮的第一个想法,按理说君无曜内伤很重是没错,可是若是没有什么介质牵引,不应该突然之间变成这样。

    君无曜却是盯着她,问道:“听说你出去了。”

    “嗯,出去看了下药材,你呢,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会突然之间变成这样?”叶凰兮急的不行,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人竟然还是这么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真的是和尚都要被他这样急出三分火气。”

    君无曜道:“没什么,只是赶去了千秋城,端了千秋城的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