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梦境还是真实

    叶凰兮看着他一副对沙匪深有体会的模样就忍不住问道:“所以你上次过来碰到沙匪了?”

    “怎么可能,我的武功那么高,一路飞过去的,压根就没有碰到什么沙匪。”繁星辰得意洋洋地道。

    几人小声说话的时候,身后那几人连忙催促了一下,很快就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单独的屋子,说是屋子,其实就是用沙石堆积起来的一个坚毅石屋。

    屋子外面放着一个偌大的岩石,被切面之后留下成为了桌面,上面放着几个粗瓷茶碗。

    叶凰兮扫了一眼屋子,里面很暗,零星有几件家具,看不清。

    这就是他们大当家住的房子?那换成其他人的,恐怕更惨。

    “咱们进了一个不太富庶的沙匪窝。”叶凰兮调侃道。

    很快,那大当家的就过来了,身上的兽皮已经脱下,光着身上,下身穿着一条麻裤灰扑扑的,这会他没有戴头上象征着老大的一个兽型帽子,露出了那张建议的脸。

    是一副实在人的面相,要不是确实是被对方抓的,恐怕他们谁都不相信这样的人是这一方的老大。

    “我姓林,你们可以叫我林哥,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大当家的一开口就将叶凰兮等人给吓了一跳,互相打量了一番开口道:“林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要打劫我们吗?”

    谁知,林哥爽朗一笑:“我早就看出来你们是主动想要跟我回来的,既然你们来,必然是有什么目的,与其等你们试探到时候把我的地方搞的乌烟瘴气的,还不如我直接开口问,彰显一下诚意岂不是更好。”

    这个倒是意外之喜了。

    原本叶凰兮以为还要有一番恶战的,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爽快。

    正准备开口,就听林哥开口道:“你们先别说话,让我好好猜一猜,你们是为了过无极山?”

    话语中带着笃定一般。

    繁星辰开口道:“你怎么知道的?”

    林哥笑着道:“一开始明明你们都已经逃了,最后却又主动地问我们的驻地,那时我心中便已经起疑,只是还不清楚你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后来听说那几帮沙匪死了,我就猜到是你们干的,有本事武功高强的人来沙漠中,无外乎就是逃难,或者是穿越无极山。”

    流影问道:“听您这么说,来您这里借道的怕是不止我们吧?”

    林哥赞许地点点头:“确实,我们这个寨子里面的人,可以说是整个沙匪帮中最弱的,物资也是最少的,之前冬天长长会有人饿死,不过自从有人知道可以从我们这里节省时间危险进入无极山之后情况就有了改善。”

    几人知道他说的不假,看看这地方,还有这些人身上的穿着,真的不像是有钱的地方。

    虽然好奇来这里借道的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担心林哥戒备,所以他们直接说出了目的,并且同意将除了必要物资以外所有的东西都给他们,这一下,林哥待他们更是热情,表示可以亲自带他们过无极山。

    一番畅谈之后,林哥将人送去了各自房间休息,因为本就物资匮乏,所以就分给了他们两间房。

    君无曜跟叶凰兮看着面前这两个灶台一样的房间,一时间也是有些头大,叶凰兮看向君无曜:“你先出去?我收拾一下?”

    虽然知道林哥给他们准备的房间已经很艰苦了,但是她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艰苦。

    里面灰扑扑的没有灯没有窗户也就算了,房不会下雨,但是这边是沙漠,只要风一吹沙子就跟漏斗一样的往里面灌。

    叶凰兮捋着袖子就往外走,扫了一下屋顶的状况,看到不远处刚好有不少稻草,抱了一摞就准备飞身跃上。

    “等等。”君无曜从里面走了出来。

    叶凰兮看他:“你休息没法住的,我看了下,流影那边的房间比这般还差劲,你更住不惯。”

    君无曜看了看房顶,开口道:“我来。”

    “你?你修过屋。

    君无曜并没有理会她,直接从她手里接过稻草,一个闪身就跃到了房顶。

    叶凰兮满是好奇地看着他,莫非自己真的小瞧了他,这位王爷还真的会修?

    那她还真是得刮目相看了。

    然而,就在下一瞬,他就瞧见男人回头,冲着她道:“怎么修。”

    叶凰兮倒。

    叉着腰无语地道:“不会修你上去干什么,你赶紧下来,别一不小心吧房顶给弄塌了到时候我们就只能睡露天了。”

    君无曜蹙眉,显然是不认同她的话:“你说,我做。”

    叶凰兮见他表情认真,不像是要妥协的样子,只能当道:“那你先吧漏了的洞附近的杂草翻开,看看是木板断裂还是板子松动了,然后把旁边的板子拿过来补救一下,放上稻草就可以了,咱们就住这一晚,随便对付过去就成。”

    君无曜虚心受教,照着叶凰兮的动作翻开,将几块朽掉的木板抽出来放在了旁边,分好间距将长条的盖住缺口,一点一点做的十分认真。

    叶凰兮站的累了,就做到了旁边纳凉,一边扇风一边打量着四周,又等了一会,扫向房梁顶上那人,突然身子就怔住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呆滞。

    房顶,男人,白衣。

    这三点奇异地还原了当初叶凰兮的那个梦境。

    她记得,那个女孩子坐在一旁,看着男人建房子。

    之前还不觉得,她这会怎么看君无曜怎么就像梦中那个男人。

    脑海中冒出的想法就连她都觉得有些可笑,怎么可能,梦就是梦,一定是因为场景太过相似,所以她觉得君无曜跟那个男人很像。

    虽然想明白了,可是这会叶凰兮望着君无曜的背影,莫名就盛了一抹哀愁,积压在心口中的郁气一下子铺面而来。

    屋顶修好之后,流影那边也已经端来了饭菜,很简单的菜式,咸菜一看就是去年做的,还有一些野菜,里面零星有一点肉渣。

    好在他们这次来的路上叶凰兮买了不少点心,几人并且一起用了,暂时解决了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