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面孔,她不曾见过,应该不是南疆的人,可是却会驭音之术,实在可疑。

    黑色的帷帽已经落下,露出了女子的容颜。

    她有一双妩媚的眼睛,红.唇如火,抬起的手臂,能看到衣袖滑下之后的莲藕手臂,上面有一粒鲜红的守宫砂。

    她的容貌有一半隐在暗处,有一种明明灭灭的情景。

    女子手上的动作算不上温柔,只因她的目光时不时便会落在站立在叶凰兮身侧的男子身上,巧笑嫣兮,试图与男子搭话,却不想对方压根不理会她。

    她也不气馁,报上自己的名号:“我叫百里千黛,这位郎君叫什么名字?”

    话语间,柔肠百转,妩媚柔情,偏又生了一对灵动的双眼,看起来勾的人心痒痒的。

    男人看都没有看一眼,如果她仔细看的话便会察觉,这女子身上的古怪。

    被藐视过后女子看向叶凰兮:“诶,你们这是要去南诏?我陪你们去吧。”

    叶凰兮对于这个危险的女子还是带着绝对的提防之心,并没有作答。而这个女子似乎也没有担心过被他们抓到会被杀的可能,神情自在的很,反而越加殷勤地道:“我就是从南诏过来的,我对那边很熟的,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有我在可是会方便不少,怎么样,带上我一起

    吧?”

    “闭嘴,聒噪。”男人不耐地开口,将叶凰兮从地上拉起来之后道:“带上你的人启程。”

    叶凰兮点点头,正想着要不要回头去找,就瞧见魏三娘等人已经赶了过来。

    “那咱们想着就离开吧。”

    “诶!你们该不会打算就这么进雪山吧?”自称百里千黛的女人拦住他们,有些不敢置信地道。

    看出他们之中的老大是叶凰兮,百里千黛开口道:“诶,我跟你说,你别不相信我,我可是从雪山那头出来的,我敢保证你们进了雪山之后要不了两天就会死在暴风雪里。”

    叶凰兮沉思了下,开口道:“带我们顺利进入雪山,我放了你,之前你戏弄我们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

    百里千黛闻言,伸出手掌,笑着道:“一言为定。”

    叶凰兮伸手,同她击掌为盟。

    百里千黛这才道:“我过来的时候差不多用了十日的时间这才穿过了雪山来了这里,咱们就按照十天的时间来计算,那怎么也要准备一些干粮还有些皮草,走,先去准备这些东西。”

    百里千黛说着就往前走,叶凰兮没有动,只是看着她。

    “赶紧的,再不抓紧那人指定就要关门了,这山里的人任性的很。”百里千黛十分自信:“走吧。”

    叶凰兮不禁好奇地多看了两眼这个女子,这个女子若是真的这么好心,又怎么会指挥狼群来攻击她们,单纯为了好玩?

    “百里千黛,你到底是什么人,跑来这山脉来操控狼群到底是有什么阴谋?”

    “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练功啊,听说这南北山脉之中又数不清的飞禽走兽,我就是专门为了练功来的。”百里千黛十分认真地道,可是看她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女子身上透着一股邪气。

    听了她的解释,叶凰兮不置可否。

    “好了,你们问完我了,现在该我问你们了吧,你们又是什么人,去南诏做什么?”百里千黛道。

    “找点东西而已。”叶凰兮道。

    “那,他呢?”百里千黛指着此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前面的白衣男子,眼眸中全是对这位神秘男子的兴趣。

    “我一位朋友派来保护我的人。”

    “看着不像是杀手,那就是护卫了。”

    面对二人的讨论,前面的人一直缄默不语,好似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一般。

    “好了,到地方了。”百里千黛开口道。

    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不远处的一座木质房舍,一个个小心谨慎。

    这座山脉十分庞大,透着数不出的危险,可偏就在这样的地方,有这么一座房子,看上去格外的怪异。

    此刻已经是日落黄昏,茂密的林中看不见丝毫光亮,只有偶尔几声幽静的蝉鸣,远处有飞禽扇动翅膀,走兽发出的咆哮,令人后背发麻,气愤沉闷压抑。

    “主子,小心。”怀安谨慎地道。

    一众人终于绕到正门,推开枝叶,看清了面前这座房子。

    曼陀居。

    怪异的名字,怪异的地方。

    推开围栏,走进去之后就瞧见了木桩上面栓着的一只身形庞大的巨狼,看见他们之后只是抬头看了他们两眼便耸拉下来。

    院子里面的落下被扫的干干净净,再一抬头,就能够瞧见几十根藤蔓将这一方天地遮天蔽日起来,阳光照不进来,难怪,他们没有发现这么一出地方。

    走上两三.级台阶,里面琳琅满屋的东西如同杂货铺一样,摆的满满当当的放在货架上,有大雁的双翅,有巨熊的掌,还有老虎的头,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有客上门啊,各位贵客想要什么,本店应有尽有,看看摸摸不要钱。”一把好听的清脆声音自内间传出,伴随着脚步声,穿着短褂长裤满头梳着小辫的男人从里面走出。

    叶凰兮最先注意到的,便是男人脖子上挂着的一把只有巴掌大小的纯金小算盘,而后便是男子露出的八颗洁白的牙齿。

    “嘿,金算盘,咱们又见面了,我给你介绍了客人哦。”百里千黛看着面前的男子,冲着他招招手。

    “小千黛?你怎么还没走?又拿我无极山脉的飞禽走兽练手了?”男人瞧见百里千黛面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倒是目光一直落在身穿白衣带着面具的男人身上,兴趣很浓的模样。

    “嗨,废话少说,我们要进从雪山,给我们一些皮草还有食物。”百里千黛熟稔地打着招呼,随后看向叶凰兮:“你们身上应该带金子或者银票了没有,这个守财奴只收这两样。”

    叶凰兮等人闻言,点点头,出门在外,自然是银票比较方便。

    谁知,金算盘这次却是摆摆手:“这一次不收银票金子,想要皮草跟食物,拿别的东西来换。”说话的时候,他身上的小辫子就跟盘踞在身上的小蛇一样摇晃着,看上去显得十分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