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这些狼群似乎是被人豢养专门攻击人类的,我们只怕是不好抵挡。”魏三娘立于另一棵树上,对着叶凰兮说道。

    叶凰兮扫了附近的地势一眼,她们此刻位于下方,位于迎面风向,确实不是合适的攻击之地。

    刚才他们慌忙上树的时候忘记了地上的物资,如今,那些东西早就已经被狼群毁坏的一点不剩。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下山,势必会跟狼群对上,若是上山,没有物资,最后撑不过三日,就算撑过,在雪山之中没有衣物御寒,没有食物也只能死在雪山里面。

    叶凰兮犹豫了一瞬便道:“这群狼不好对付,咱们先想办法将他们分开,少量杀死。”

    “好!”

    几人听到叶凰兮的指挥之后,在附近的树梢上来回跳跃,吸引了狼群注意之后便趁机跃下树劈砍几只落单的狼群,或者是趁机将毒药弹射进那些狼的嘴里。

    就算是这样,可是那些狼却是源源不断地赶过来,像是根本杀不完一样。

    越是因为这样,叶凰兮越加肯定,这狼群的背后,有一个操纵它们的人,只是那人如今距离他们太远,她完全感觉不到那人的气息。

    这样一来,就算他们将整座山脉的狼群杀光,也还会有别的什么群出来。

    叶凰兮想到这里,更是显的头疼。

    此刻正是正午,烈日阳光却射不透茂密的森林,四周一阵凉风习习,隐隐还透出寒气。

    身下的狼群们就如同不知疲倦的钢铁一样,不断地在树下抓挠着,之后竟然几个叠成一起当做踏板跃上了树,虽然最终的结果都是被斩杀,但是已经是危机四伏。

    “主子,这些狼就跟疯了一样,您先走,我们来拖住他们。”魏三娘开口道。

    叶凰兮沉声道:“要走一起走!”

    几人就这么跟几百头狼僵持着,体力渐渐耗尽。

    突然,就见几条狼一条接一条地往树上跳,而后面的那一只就踩着前面那一只的身体跃的更高,凶猛的爪牙就朝着叶凰兮四面八方地抓来。

    叶凰兮将手中的匕首抛出刺中面前的那只胸口,身子顺势往前翻滚,躲开了其余几只,整个身子却是顺势朝着地面落下。

    她不会轻功,这么落入狼群中更是凶险非常。

    “主子!”怀安见状就要俯冲下来救叶凰兮,只是他身边也围着不少狼,完全是自顾不暇。

    叶凰兮动作凌厉地踢飞几只,只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脚上都被狼群的利爪抓的血肉模糊。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这里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从天而降,男人的脸上带着一面银色的面具落到她的面前,背对着他。

    “你是?”叶凰兮看着面前的人,隐约感觉有些熟悉。

    面前的男人没有理会他,而是手一扬,手中的剑挽着剑花朝着那些狼群而去,一招下去,原本围在他们最前面的狼群便血溅当场,后面的狼群继续围上。

    叶凰兮看着与狼群对峙的男子,这个时候,终于松了口气。

    面前的狼群就跟看不见同伴的惨死一样,依旧无比英勇的上前,叶凰兮看着四周,这偌大的林子里面,全部是狼群的尸体。

    叶凰兮扫了眼树上的属下,身上也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这样下去,还没有到南诏他们便已经全军覆没了。

    叶凰兮看了下狼群赶过来的方向,确定了一番,对着树上的怀安道:“怀安,那个操纵的人应该在西北边,你带我过去。”

    怀安听到自家主子的话,正准备行动,就瞧见自家主子被刚才那位白衣男子给带走了,目的地正是西北方向。

    叶凰兮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抱在半空中朝着西北方飞去,看了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开口道:“多谢这位兄台了,敢问这位兄台,我们是不是见过?”

    男人的目光隔着面具,那双黑眸望着她,透着不善。

    叶凰兮识趣地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指挥道:“西北方,谢谢了。”

    耳热朝着狼群奔涌来的方向,或许是面前的人武功高强,轻功厉害,下面的狼群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有人。

    也因为越来越近的缘故,叶凰兮终于听到了些微不同寻常的气流,越是离得近越是听得清楚。

    也终于确认这些狼群都是被那人操控的。

    对方及其擅长驭音之术,她的驭音之术只针对野兽,正常人是听不到的,可是叶凰兮不同,她能够跟野兽.交流,也能够听懂他们说什么,对于这些气流更是十分敏.感。

    只是叶凰兮心中却是在想,能够一下子驾驭那么多狼群的人,到底是谁。

    叶凰兮小声地对着男人道:“从这些狼群的背后绕过去,只要将那个驭音的人控制住,这些狼群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男人依旧没有说话,而是顺从地带着叶凰兮到了背后。

    就在大约十米远的地方,叶凰兮清楚地看见了对方。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斗篷,头脸都被盖住了,手上正拿着一只碧玉箫吹得十分的专注。

    看身形体态,应该是个女子。

    能够使用驭音之术的人,轻功势必是很好的,叶凰兮如今身上受了伤更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只好将希望寄托到了男子的身上。

    “将那人的碧玉箫夺下来,顺便制住她。”叶凰兮下意识地吩咐道。

    “你把我当成你的属下?”男人说着,双眸凶巴巴地瞪着叶凰兮。

    叶凰兮:“.”这个时候,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么。

    “我救了你,没有感谢就算了,竟然还敢对我下命令,有你这么对救命恩人的?”

    叶凰兮简直是醉了,要是平时她根本就懒得理这样的神经病,可是现在不一样啊,她不但身上受了伤,而且就她一个人根本不是对面那女人的对手。

    这个时候,只能将希望寄托给面前这个十分不友好的男人了。

    叶凰兮强行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这位少侠,为了你的命,也当是救人救到底,你就好心地帮帮忙,怎么样?”

    男人看着叶凰兮,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可是这深意,叶凰兮自然是看不懂的。

    之间他将叶凰兮放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这才开口道:“别乱跑。”

    “哦”叶凰兮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面前的男人,似乎是有些熟悉。

    不远处那人依旧在操纵着狼群,突然,手上的碧玉箫被打落,落地的时候碎成了几半。

    她还来不及反应,脖子上面已经被抵上了一把剑。

    她微微侧身,看向面前的男子,只觉得哪怕是隔着面具,都能够感受到男人不一般的气质,轻笑:“哪来的俊俏郎君?”

    男人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就给她封了穴位扔到一边。

    男人走回到树下,瞧见女子身上被撕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正在往外渗血的伤口,脸色发沉。

    男人伸手作势就要去撕开叶凰兮的衣衫,叶凰兮动作很快地避开,双眼惊恐地望着他:“你做什么?”

    虽然这人是救了她没错,谁知道他是敌是友。

    看着叶凰兮苍白着脸都不忘提防他,男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怒,冷冷地道:“你伤成这样,现在不处理,也不怕感染?”

    说着,从袖子里面拿出几个瓶子随手扔给她。

    叶凰兮打开看了看,略显惊讶,这里面的药可都是价值连城的,没想到这人随随便便就能够带着好几瓶,看来他的身份还真是不一般。

    这么想着,叶凰兮忍不住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冷声道:“楚世子派来保护你的人。”

    叶凰兮闻言,又打量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

    想到楚青城,莫名就有些愧疚,自己就那么把他灌醉了,他没有生自己的气,竟然还给自己找来了帮手。

    叶凰兮动作麻利地给自己的手臂还有腿上上了药,只是后背的地方却够不到了,看了看男人,又不好在男人面前脱衣服,自己这会毕竟还是男人的装扮。

    男人原本背对的身子转过来,看穿了叶凰兮在想什么,随即站起身子,对着那边的黑袍女子道:“你,过去给她上药。”

    那女子显然是一直注意着叶凰兮,听了男人的话闻言笑着道:“让我上药,你不怕我给她再下毒?”

    “那就看看是你下毒快还是我的剑比较快。”

    女子抿唇,有些气馁地走过来,看了看叶凰兮,小声地嘟囔道:“让我一个女人给男人上药,什么恶趣味。”

    说着,不耐烦地走到叶凰兮身后,动作快速地拽着叶凰兮的后衣领一个用力,叶凰兮的整个后背都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叶凰兮低呼一声,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淌下。

    叶凰兮的后背被利爪所伤,原本雪白的肌肤此刻红肿一片,模糊的血肉翻出,看起来十分恐怖。为了转移背上的疼痛,叶凰兮索性将头侧过,看着面前这个给她上药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