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君无曜的缘故,所以他们来的时候,官员们差不多才到了一半,按照北齐国的传统,寿宴将会在一个时辰之后正式开始,之后将持续三个时辰,一直过完午夜钟声敲响,这一天才会结束。

    原本叶凰兮还有些奇怪,按照其他国家的传统早上应该是去祖庙完成祭祀大典,可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因为宸王不在京中,于是惠仁帝便将祭祀改到了明日。

    还真是个偏爱皇弟的皇兄,只是这份过分的偏爱,莫名令叶凰兮疑惑。

    见过了皇庭之间的阴谋暗杀,惠仁帝也不是个慈善的皇帝,怎么就会对自己的这个兄弟这般的优待,说是救命之恩,护国之情,未免也太过于牵强。

    “小兮,小兮,吃。”叶凰兮正坐在一旁发呆,嘴边突然出现了一块糕点,她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因着是香酥皮,落下了不少碎屑,就连唇边也沾上了一圈,看上去有些傻气。

    “哈哈,小兮,有小胡子。”美人娘亲看着叶凰兮的窘态,忍不住笑了,将剩下的半块全塞进了自己嘴里,鼓鼓的模样,看上去娇憨可爱。

    叶凰兮回过神来,将口中的糕点随意的嚼了几口咽下,随手拿起身上的手绢给美人娘亲擦拭,略显无奈地道:“娘,你自己吃就好,我还不饿。”

    美人娘亲笑眯眯的,又继续从宇文夫人的手上拿了一块糕点往自己嘴里塞。

    叶凰兮对着宇文夫人感激道:“还是您想的周到,给她带来了糕点,要不然她又该嚷嚷着要回家了。”

    这会三人坐在一僻静的地方坐下,用枝叶挡住了身形,并没有别人注意到这边,隐约能够听着隔的不远的地方传来女眷们的说话声。

    这会还只是官员女眷集结的时间,大家都在花园中活动,虽然供应了一些茶水点心,但是她们来的不算早,基本已经没剩下什么。

    宇文夫人一听笑着道:“听你说起你娘亲喜欢吃点心就给她带了来,倒是顺手的事情,可就是难为你了,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笑着都要照顾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娘亲。“

    虽然是笑着说的,可是宇文夫人心中却是一片心酸,从小生活在那样的环境,父亲不重视,娘亲又是这个模样,实在是太可怜了。

    这么想着,忍不住就母爱泛滥起来:“凰兮,以后多带着你娘来义母这里走动走动,义母心中都很闲的,可以帮着你照顾你娘。”

    叶凰兮却只是笑笑说道:“义母,其实我不苦的,对我来说,娘亲就是上天赐给我的保姆,能够这样照顾她挺好的,你别看她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其实她真的很厉害的,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

    这些话,或许说了宇文夫人都不信,她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才是真正的才女,叶凰兮的诗词歌赋可都是她教的。

    “是啊,我很厉害的,不要小看我。”美人娘亲一边啃着糕点一边为自己正名,她可是很有用的。

    叶凰兮与宇文夫人同时对视一眼,忍不住笑出了声。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格外的短暂,这才感觉没有聊多久,钟声便已经响起,今晚的宴会也终于正式拉开了序幕。

    叶凰兮等人在家眷的位置上坐下之后,两边的大臣也已经就位,而后便是皇帝,太后,皇后贵妃以及众人皇上平日喜爱的妃嫔,公主皇子等等一个个列入席位之中。

    与其他一样的是依旧需要下跪行礼,山呼万岁,整齐划一。

    叶凰兮夹在人群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等到惠仁帝说平身之后,众人才又起身入席。

    宫中的宴会,往常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吹拉弹唱,各家女子借着这样的时机在众人面前露脸,幸运的得到皇上的指婚,家门得幸。

    只是今日却又稍有不同,因着有别国的使节,步骤也稍稍不一样了,在他们起身入坐下之后,太监们便一个个地开始传外国的使者们。

    “东陵国使节,端南王子,宁瑞王子,觐见。”

    众人的目光随之朝着正门处望去,就瞧见身着已过服侍,与北齐国的发髻不同,东陵国的人都将发丝盘起来藏进头顶的布包中,显得头有些大。

    他们的衣衫华丽,布料采用的是本国特有的彩蝉,所以织出来的布料都是色彩斑斓,面料在灯光的照耀下还会反光,,看上去十分新奇。

    二人的五官看上去不丑,五官与北齐有些不同,面庞圆润,肤色黝黑,为首的男人蓄了两撇小胡子,看上去严肃了不少,都说东陵国人性子粗野,恐怕也有长相的缘故。

    端南国,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名字,东陵跟南诏向来不和,果然连名字都取的这么霸气。

    也不知道惠仁帝是不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东陵跟南诏关系不和,偏偏下一个就报了南诏的使者觐见。

    “纳西公主觐见。”

    “纳西?”叶凰兮闻言,挑了挑眉,南诏帝的姐姐,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她来了北齐,这个小祖宗可不是一般的难缠。

    不过叶凰兮想想也就释然了,她那小徒弟这会正在南诏,怎么可能会亲自前来,同样是君王,他自己巴巴的跑来贺寿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接下来是西越国,还有邻邦的几个小国,都是靠着北齐国生存的归属国,暂且不提。这三国使者一上来就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南诏国被安排在左边,东陵跟西越安排在了左边,随后便是王公大臣,摆了长长的一排,场地宽大,若不是叶凰兮是背靠宇文夫人这棵大树,只怕别说能够看到大

    殿,就连坐在尾端的大臣都看不清。

    这会,她占据着女眷位置的第一排,自然将局势看的分明,东陵使者跟南诏的公主目光对视,血光四溅,恨不得直接就站起来砍杀对方。西越国的使者倒是一副十分低调的样子,不过叶凰兮却清楚,要说这四国,北齐最需要忌惮的便是西越,之前君无曜去了几次西北边防巡视,为的就是震慑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