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背脊微低,双眼凝视前方,却是凭借着声音辨别,最外面披着一件浅金色的披风,头发用了金色的发冠竖起,整个人英姿飒爽,一路行来,不知惊艳了多少人家的女子。

    美人娘亲瞧见男人,当即兴高采烈地挥手:“女婿,这里!”

    叶凰兮原本也正拉着门帘偷偷打量他,没打算让他发现自己,可是冷不防身后突然出现了美人娘亲的声音,当即吓的不轻:“娘,别乱喊。”

    偏偏美人娘亲还用手一指:“喏,那呢!”

    叶光远就骑在马上站在她们轿子旁边,听到她的话,没有恼怒,却是惊慌地低声跟他解释:“惜弱,那是宸王,不是七皇子。”

    只当美人娘亲是将宸王错认了。

    其他家眷听到他这话,原本错愕的表情也都恢复了正常,可不是么,宸王是七皇子的亲叔叔,会错认也很正常。

    可是别人这么认为,这会正骑在马背上的君无曜可不会这么认为。

    原本正在赶路的他冷不防地听到这一声,听出是谁之后并没有言语,却是朝着身后的人群做了一个手势。

    一群人到叶家马车队伍身边停下,似有所感一般,君无曜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到叶凰兮所在的马车,不过什么都没有看到。

    叶光远瞧见大名鼎鼎的宸王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道也是听说了自己升了官做了大司马所以想要与自己拉拢关系?

    这么想着,叶光远当即打马上前,朝着男人拱手道:“参见王爷,王爷从西北回来,一路辛苦。”

    君无曜冷冷地应了一声,却已经让叶光远兴奋不已。

    就在这时,一直拉紧的帘子被扯开,美人娘亲娇艳的笑容露了出来:“女婿,是我啊。”

    叶光远一听,顿时满脸冷汗:“惜弱,他不是.”

    还没说完,却听到君无曜朝着她略显温和地点点头:“嗯。”

    “哦,我给你做的呜呜呜”美人娘亲话还没说到一半就被人捂住了嘴,君无曜挑眉,这才看见了一直如同鸵鸟一半藏在马车内的叶凰兮。

    看她那么有精气神的模样,伤势应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叶凰兮赶紧探出头来,目光不敢去看君无曜,却是伸手将美人娘亲往马车里面拉:“好了好了,娘亲,先别说那么多了,王爷有急事要做呢。”

    美人娘亲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叶凰兮,看的她不忍,也知道自己对她太严厉了,可是她这会要是突然喊出一句我给你做的衣衫你穿着合不合适,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

    将美人娘亲安抚好,叶凰兮这才探出头来对着君无曜说道:“王爷安好,我娘亲憋得有些累了,您别介意啊。”

    君无曜挑眉,却是道:“进宫贺寿?”

    “嗯。”叶凰兮冷汗直冒,这会已经感觉到了四面八方射来的视线。

    这位大爷,你要问什么,外面站着一位特别想跟你说话的,你能不能别害我被人围观了,她可不想被人议论,万一被当做勾.引亲叔叔不检点的侄媳妇可怎么好。

    君无曜明显看出了叶凰兮脸上的表情,竟是罕见地多管闲事道:“既然是贺寿,随本王的马队来。”

    说着,自己打马上前,开始往前走去。

    叶光远这才反应过来,哎呀,王爷这是想要给他们开方便之门啊,这还等什么,于是赶紧上前指挥自己的队伍跟上。

    因为跟着宸王的队伍,就连以往尤其繁琐的宫门检查都省略了不少,很快就通行了。

    今日的皇宫,跟以往的每一次都十分的不一样,皇宫之中张灯结彩,就连宫女太监的腰间都围上了一跳红色的绸缎,一个个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看上去格外的喜气。

    宸王的马队直接进了皇宫,这是他独有的特权,而叶家的马车则是再二道门口出停下,停下马车跟马屁,步行往里面。

    当叶家一众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不少大臣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叶家的女眷身上。

    今日的叶云馨格外的而引人瞩目,本就不丑的模样如今显然是精心装扮过,又经过男人的洗礼,如今看上去更是透着一股媚态,自然不必说。

    而众人的目光却是停留在叶凰兮母女身上,一直拔不出来。

    或许是因为有了叶凰兮的衬托,所以众人在望着她身边的女子之后一个个全部屏住了呼吸。

    说是天上的仙女都毫不夸张,那莹莹晃动的大眼,因着人多而有着瑟缩的表情,令在场的不少人都升起不少的保护欲,对于叶光远竟然有这么一位美娇娘羡慕不已。

    叶光远瞧见那些目光,抬头挺胸,故意走到女子面前,伸手到:“惜弱,这里人多,我牵着你吧。”

    谁知,女子却是十分不给面子,侧过脸不去看她,像极了任性的大小姐,周围不少人都十分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叶光远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却是强颜欢笑到:“内人害羞,害羞。”

    这一幕,让一旁的三夫人越加的恨极,明明她也做过了精心的装扮,可是这些男人将她是隐形的一样,他们的目光中只有那个贱女人。

    这一路走来,不少的目光都停留在美人娘亲的身上,这让叶凰兮内心十分不爽,这些全部都是以貌取人的。

    “惜弱姐姐。”正这么想着,突然边上传来宇文夫人惊喜的声音,随后那些男人分开了些,又瞧见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却是朝着那位仙女走去,一个个的目光前部看向那边。

    正打算品头论足一番,却在瞧见女子身后站着的宇文儒之后,一个个噤声不敢再胡言乱语。

    叶凰兮松了口气,叶光远她是不敢指望了,幸好宇文夫人来了,正好将娘亲交给了宇文夫人,待会也好有个照应。一众人往里面走去,白日的时候是皇上与自己子女亲眷相处的时光,这晚上,便是更各位大臣一起欢快的时刻,并且听说,这一次,还有不少其他国家的使者也会前来,叶凰兮倒是有些好奇,也不知道南诏国有没有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