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宝宝虽然不通人世,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君无曜对它的不友好,于是就在叶凰兮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咻地一下从叶凰兮的手腕上冲了出去,张口就要朝着男人的虎口处咬去。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碰触到男人的衣角,男人一个侧身避开,它直直地摔到了地上,一头扎进了草丛里。

    君无曜面色冷冽:“死性不改!”

    说着,扬手就要将蛇王宝宝拍死,手上带起一阵罡风,朝着草丛击去。

    蛇王宝宝纵然反应敏锐,就在危险将至的时候跃到一旁,却还是被那阵罡风扫到,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碎裂一般,痛的险些昏厥过去。

    就在君无曜准备接下来继续动手的时候,手就被叶凰兮伸手抱住了,她赶紧求饶道:“好了,它已经受伤了你就放过他吧,它才刚刚出生不久还小,你就别跟它一般见识了。”

    蛇王宝宝这会身体整个的瑟瑟发抖,压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厉害,它竟然连反抗的力道都没有。

    君无曜脸色依旧没有好转:“弱小不是理由。”

    蛇王宝宝听到他的话,真的好想说他一点也不弱,它可是蛇王,未来蛇界的主宰,可是这会,它只能蜷缩在角落里,就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忽略它,当它不存在。

    叶凰兮见他竟然要跟一条小蛇一般见识,也是有些无语:“王爷,要说错你自己也有错吧,你骂它是畜生,它当然不开心了。”

    “本王有骂它吗?难道它不是畜生?”君无曜挑眉。

    “好吧,就当它是畜生,你就放这小畜生一条生路吧,你就看在我娘给你做了一件衣裳的份上?”叶凰兮扯扯他的衣袍,妄图找到他一点点的恻隐之心。

    “你忘记我上次同你说的话?不要将这条蛇带在身边,你怎么就是学不乖!”君无曜的口气陡然严厉。

    叶凰兮听着他这样的语气也犟了起来,蹙眉道:“我将什么带在身边是我的自由吧,你做什么我也没有管你,你又凭什么管我,凭你王爷的身份吗?谁规定的百姓不能养些宠物了?”

    叶凰兮这次真是气恼了,这人怎么总是这样,总是让别人按照他的意志生活,难道就没有一点人权的吗?“本王就没有见过你这样不听话的女人!”君无曜气恼地道,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难搞,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就这么一件小事非要跟他对着干,明知道没有好果子吃,他真的想将她的脑子打开,看看里

    面都装了什么,怎么就是要想着惹恼他。

    叶凰兮反诘道:“我还没见过你这样龟毛的男人呢!紧抓着一件事有意思吗?”

    “叶凰兮,你是不是想要明天就嫁给君明成,本王马上就可以帮你去跟圣上说。”君无曜抿唇道。

    叶凰兮抓狂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说不过就用威胁的!好啊,你有本事就去吧,最好马上就让我嫁给君明成,反正我喜欢他那么多年了,原本是对他死心了既然现在你要让我嫁给他我那我就跟他重新培养感情好了!

    ”

    喜欢多年,培养感情,这几个字让君无曜直咬牙,他会去请旨,除非他脑子有坑。

    叶凰兮却是趁着君无曜发呆的时候,偷偷地朝着蛇王宝宝示意,赶紧跑啊,还傻站着干什么,等着被这个暴力的男人剁成肉泥么。

    蛇王宝宝颤着小身躯一点一点地挪动着,这会就跟条小蚯蚓一样,哪里还有之前的半点威风。

    那边,自认说不过叶凰兮的君无曜,选择,转移话题——

    “你娘怎么会认为本王是你相好,你长得那么丑,配的上本王?”

    叶凰兮这会十分肯定,这个男人绝对是能把天聊死的那种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忍不住看着男人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她会这么觉得,多半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吧,要是她知道你是什么人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为何?”

    “阴险狡诈,又残暴,我娘才不会让我跟这种人在一起。”叶凰兮撇嘴,反正就是聊天,胡说八道也没事吧。

    然而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君无曜一下子就想到了适才叶凰兮在池塘边上说过的话。

    她要的人,不是一般人,所以,这些是否就是她选择的标准。

    君无曜抿唇,犹豫了一番这才问道:“那你会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叶凰兮这会真是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今天看上去好像很闲的样子,竟然想要来跟她讨论这个问题。

    “这个么,反正不是为点小事就斤斤计较的人吧。”叶凰兮下意识地道。

    君无曜听完之后,似做出个重大让步般道:“好,那条蛇本王允许你养,但是不能被其他人瞧见,就算被发现了也决不能承认是你养的,懂吗?”

    “啊?哦。”叶凰兮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突然就大方起来了,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她当然不会让别人看见了,可不想顶上一个蛇妖的名声。

    “还有呢?”

    “还有什么?”叶凰兮有些迷茫。

    “不能斤斤计较,不能残暴,要风光霁月,还有别的吗?”君无曜沉声问道。

    叶凰兮这才反映过来,他问的是她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可就难住她了。

    她原先的生活都是很单一的,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这么冷不防地问起来,还真的是有些不太好回答。

    她这么顿住,君无曜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了,认为叶凰兮就是在推脱,面色不渝地道:“有什么难想的?”

    “别吵,我得好好想想。”

    君无曜果然不再说话,望着小丫头思考的模样,心中着急,这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周围只有雨声击打叶片的声音,还有君无曜焦灼的内心砰砰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好半天,叶凰兮干脆放弃了,有些泄气地道:“其实,我倒是不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就是知道我不喜欢什么样的。”说完,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君无曜,生怕因为回答让她不满意他又要痛下杀手收回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