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麒好心地指着下面的池塘:“你们刚刚在下面的话,我们都听见了,以后虽然是在自己家,说话也小声一点嘛,这让人听到多难为情啊。”

    宇文依萝跟叶凰兮二人互相对视一眼,石化了。

    尤其是叶凰兮刚刚脑子里面一直在回想刚才她们到底说了些什么,随即,脑子里嗡地一声,一脸生无可恋地捂住了脸。

    “你们刚刚说了什么?也说来我听听?”楚青城略带好奇地道。

    叶凰兮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这会是女子的身份,楚青城还未见过她,直接如同平常一般一下子瞪向他:“关你什么事!”

    站在他旁边的几人瞧见叶凰兮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敢如此对楚世子,一个个看着她都满是惊奇。

    楚青城讨了个没趣,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辜。

    他不过就是好奇,看见别人都知道,这才有此一问啊,难道他说错什么话了?

    不过也因着这一言,楚青城终于看清了叶凰兮的模样,五官倒是挺精致的,唯一的缺憾也就是那块有些过去明显的胎记,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实在是过于可惜。

    然而,他的视线在对上叶凰兮的眼神之后,却是一下子顿住,那种熟悉之感顿时袭来。

    楚青城睁着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睛,狐疑地望向叶凰兮:“这位姑娘,我们是不是见过,怎么”

    “没见过!”叶凰兮回答的肯定,并且态度十分冷硬地道:“你是谁啊,登徒浪子吗,随便就想要跟女子搭讪!”

    楚青城被骂作登徒子,只觉得有些委屈,他只是觉得,这位姑娘的长相,自己好像很熟悉,不光是那双眼睛,就连给他的感觉也特别的像,这才有此一问啊。

    可是看着对面的女子一副防备的模样,楚青城还是双手作揖赔礼道歉道:“抱歉了,在下武成侯府世子楚青城,适才失礼了,只是刚才觉姑娘有些像某位故人,这才发问,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姑娘见谅。”

    叶凰兮不敢跟楚青城表现的太过于热络害怕他察觉,于是只是冷淡地嗯了一声,便转过了头去不看他。

    楚青城感觉自己被嫌弃了,知道这小姑娘是从心里记恨了自己,想要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却又无从说起,只能叹了口气退到一边,看向宸王:“王爷适才唤臣下何事?”

    经过楚青城这一声,叶凰兮叶随之看向了君无曜,望着那身衣裳穿在他身上越加显的龙章凤姿的模样,忍不住拧眉,恨不得上前去扒下来。

    偏偏某人还丝毫没有一点小偷行径的领悟,还十分“风.骚”地甩了下袖子,对着楚青城开口道:“没什么。”楚青城已经习惯了宸王不按照常理出牌,对于他能够听出自己的声音更是感到欣慰,目光扫过宇文家众人之后,这才突然想起什么,从袖中将一个精巧的盒子拿了出来:“叶二今日突然有事不能前来,这是

    他前日特意给伯母挑的礼物,还望笑纳。”

    宇文昂接过盒子道:“叶兄有心了,也累楚世子冒雨前来参加家母宴会,不胜感激。”

    很快,楚青城就被宇文昂带下去换衣衫,四周又都是男宾,叶凰兮跟宇文依萝只好去了女宾那边。

    临走时,叶凰兮装作不经意地“轻轻”踩到了宸王的脚上,明显地看到了男人额角微微暴跳的青筋,心中稍微松快了不少。

    既然现在不能找他算账,就先收一点利息好了,叶凰兮恨恨地想着。

    叶凰兮跟宇文依萝到了女眷这边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又接受了一众人目光的洗礼,因着已经知晓了前情后果,所以二人还算是淡定,直接当做没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宇文夫人就在这群人中,瞧见二人过来,对着宇文依萝蹙眉道:“依萝,你怎么能带着你姐姐胡闹呢,你看,这满堂宾客的,太失礼了,还不赶紧来跟众位道歉。”

    宇文依萝不敢违背宇文夫人的意思,朝着众人福了福身子:“小女无状,让大家见笑了。”

    这两位,一位是宇文府唯一的掌上明珠,一位又是新认的义女,谁也不会自讨没趣去得罪人。

    更重要的是,经过适才的订婚的事宜,众人已经知道这位已经是明摆着的七皇子妃,真正的天家媳妇,就算是心中对她多有微词,也不敢在明面上表现出来。宇文夫人对着宇文依萝的时候一副严厉的模样,面对叶凰兮的时候却是和颜悦色,走上前握了叶凰兮的手,轻呀了一声:“手怎么这么凉,快走进来些,若再吹了风受了凉就不好了,以后依萝再拉你胡闹你

    别听她的,平日里我对她太过于放纵了。”

    叶凰兮一脸受宠若惊地被宇文夫人拉到亭中唯一小桌,仅剩的一个凳子上坐下,看向宇文依萝,生怕这个小丫头有什么想法,却发现小丫头一点嫉妒都不曾有,反而还偷偷地对着她吐了吐舌。

    叶凰兮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担心宇文夫人对她的热情让小丫头心思不快,可现在一看,宇文家的教养真的不是一般的好,不由得心生敬佩。

    叶凰兮一回头便对上了宇文夫人睿智的目光,原本想要开口为宇文依萝开脱的她突然明了,宇文夫人这是故意的,故意让身边的那些人看到宇文家对她的重视,说是认义女,可不是说说而已。

    于是,叶凰兮双手握住宇文夫人的手,撒娇道:“娘亲对我真好,不过我年纪轻,站的住的,还是娘亲您坐下吧。”

    说着,就起身,将宇文夫人扶到位置上坐下,母女两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宇文夫人这两个女儿可真是贴心呢,看的我都忍不住嫉妒了呢。”坐在宇文夫人旁边的一名夫人笑着说道,带着满面的笑意。

    “可不是吗,都说女儿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一点都不假,这叶二小姐也是个甜姐儿呢。”其他的人也都开始不甘示弱地夸赞着,宇文夫人一一受下,也不矫情的推诿,仿佛叶凰兮果真就是她的亲生女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