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也幻想过爱情,最美的模样,不过只是简单是一房,两人,三餐,再日后有属于他们的孩子,相携到老。

    可是到了后面,全都无疑败给了现实。也曾有过浓情蜜意的时候,可是女人的年华易逝,未老先衰,男人又太过喜新厌旧,逼的自己从那个天真浪漫柔情似水的美娇娘变成一个因为男人身上的脂粉香破口大骂,最终妥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与

    他纳的小妾姨娘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而那些男人们,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是不屑。

    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需要她们来守护?自己可是男人,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

    宇文依萝笑着道:“你说的是我爹爹跟我娘亲吧,他们真的很恩爱呢,以后我也要找一个跟我爹爹那样的人。”

    宇文昂闻言,目光飘向自己的父亲,严谨,自律,嗯,自己就是翻版的父亲,啊萝果然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叶凰兮却是轻笑:“你不懂的。”

    “我不懂你就告诉我啊,那我不就懂了?”

    叶凰兮笑着道:“我要的,一般人给不了。”

    君无曜闻言,蹙眉,她要什么?

    宇文依萝问出了君无曜想要问的话:“你要什么?”

    “我要.”叶凰兮正欲开口,君无曜心中莫名紧张,然而,就在叶凰兮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却被人打断。

    “这雨太大了,下个没完,早知道就早点上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突然插了进来,叶凰兮跟宇文依萝同时朝着声源处去看。

    就瞧见一身深蓝色长袍的男人身上早已经被打湿,雨水滴滴答答地顺着他的额头顺着脖颈落到衣衫,再从衣角落下。

    他的手上打着伞,但是他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所以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叶凰兮瞧见来人的时候,心下一紧,下意识想要侧身避开,然而,身边的宇文依萝已经开口了:“楚大哥,你怎么才来啊。”

    楚青城瞧见两个小姑娘站在池塘边上,举着伞朝着这方走来,笑着道:“哦,有点事情忙就耽搁了,你们怎么站在这里?”

    宇文依萝笑着将事情告诉他,楚青城的目光不由得落到她旁边的女子身上,似没有想到这女子竟然如此聪慧,竟然能够想要用蜡来防水,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女子身形消瘦,看上去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看上去她的那头长发都比她的腰肢粗壮些,而且那女子似乎是不愿意看他,一直望着池塘边上没有看他。

    他倒是没有多想,只当是姑娘家害羞想要避嫌,毕竟像宇文依萝这样豪爽的小姑娘是不多了。

    没有深究,他笑着道:“你二哥他们呢。”

    “不知道,或许去哪里避雨了吧?”宇文依萝摇头道。

    楚青城正打算离开去问问别人的时候,就听到一道低沉的男人仿佛破空而来:“楚青城。”

    三人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就感觉到了背后一凉,三人幅度一致地朝着头顶望去,就瞧见蒙蒙细雨之中,一抹紫色犹如水墨画中浓墨重彩的那一笔,静静立于廊檐侧边,正面朝着他们三人。

    叶凰兮在瞧见男人身上那身紫色的时候这才恍然大悟地想起来,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就在刚才睡觉的时候,醒过来她没有看见,后面也就没有在意了。

    等她再定睛一看,君无曜穿的那身衣服可不就是她带来那件,早上他穿的明明是白色的。

    这个偷衣贼,叶凰兮恶狠狠地道,随后又觉得这个称呼似乎有些熟悉,但是她已经来不及去细想了。

    这个混蛋,刚才自己好心给他止血,他还让她出了丑,现在竟然还好意思心安理得地将那身衣服穿在身上,叶凰兮气呼呼地四下看了看,瞧见不远处的楼梯,伞也不要了,直接腾腾腾地上了楼。

    楚青城有些疑惑地看着女子急冲冲的背影,这个小丫头,到底是看见谁了,难不成是宸王的爱慕者?

    楚青城侧头,看向宇文依萝却发现少女的嘴长的大大的,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盯着宸王的眼神一动不动。

    “傻丫头,你怎么了,该不是被宸王吓到了吧?”楚青城问道。

    宇文依萝却不回他的话,而是快速地追着叶凰兮往上跑去,心中的震惊已经无以复加,天啊,原来叶凰兮做的那件衣服是给宸王做的。

    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做工,那颜色,配上平常的只穿素衣的宸王,简直是太魅惑,太吸引人了。

    难怪刚才凰兮说自己没有姻缘,原来是因为她喜欢的人是宸王啊,那个寡冷的男人的心,确实很难捂热啊。

    叶凰兮噼里啪啦一口气跑上了楼正准备出口质问,然而,当她站在三楼廊檐下的时候,却发现,廊檐两边都站满了人。

    她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只能一双严谨紧紧地盯着那群人中鹤立鸡群的某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就好比是自己开车行驶在路上然后被别人撞了,但是因为自己是没带驾照,反倒被人敲诈的感觉。

    叶凰兮这会就是,明明自己的衣服被人偷了的,但是自己却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

    就在叶凰兮站在那里踌躇的时候,楚青城跟宇文依萝也已经上前来,楚青城径直走到了宸王身边,朝着他行礼之后又对着身边其他人打招呼十分熟稔的模样。

    宇文依萝则是站在叶凰兮的身边,拍着她的肩膀道:“凰兮,我懂你的。”

    叶凰兮以为宇文依萝知道自己衣服被偷,顿时有种找到了倾述人的感觉,捂着宇文依萝的手险些泪眼汪汪。

    宇文依萝拉着叶凰兮的手走到父亲身边行礼,二人却发现这些人看着她们两人的眼神中全是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

    就连宇文依萝都发现了,更何况格外敏锐的叶凰兮。

    就听到宇文麒摇摇头,一脸嫌弃地道:“两个怀春少女啊。”

    嗯?二人一脸的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