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凰兮忍耐住对七皇子的厌恶,娇.小的身子轻轻地靠在了七皇子的身上,手指在男人的胸口画着圈,故意柔柔地道:“殿下,您就真的那么狠心吗?难道您就真的非姐姐不可吗?人家也是愿意跟姐姐一起

    伺候你的啊。”

    七皇子一时间竟有些被说动一般,望着叶凰兮,似乎真在想这件事的可行性。

    同时将两姐妹都娶进门,这样一来,不用得罪父皇,还能够跟玉儿双宿双飞,尤其是现在,这叶凰兮看上去也没有以前那么烦人了,所以,是不是也是可行的?

    就在七皇兮心猿意马的时候,叶凰兮却是偏过头望着不远处草丛里面的叶云馨,看着她气呼呼地偷偷离开,这才勾唇冷笑。

    叶云馨回去之后势必会跟叶灵玉说起今日这件事,如此一来,她不信叶灵玉还能够在七皇子面前保持住那份淡定样。

    叶凰兮惊慌兮道:“殿下,刚才那人,好像是三妹妹,她跟大姐姐关系最好了,不会误会了什么要跟大姐姐说吧?”

    七皇子一听忍不住将叶凰兮推开,朝着花丛那边去看,果然看见一喜纱衣的背影。

    叶凰兮惊慌地道:“殿下,您还是赶紧上去跟她解释一下吧,免得她在大姐姐面前乱说,这件事您也好好地考虑下吧。”

    七皇子这会都是担心叶灵玉知道之后伤心的模样,闻言只是慌乱地点点头,赶紧朝着叶云馨的地方追了过去。

    等到二人的身影都消失在视野中,叶凰兮这才冷冷一笑,随即,转身,却不想一眼就瞧见了原本应该正在大殿里面听歌舞的君无曜。

    男人双眸如同寒霜笼罩,面容冷峻,周身的气场强烈,仿佛要将人吞噬一般。

    叶凰兮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在想刚才自己跟七皇子说话的时候这人在不在,又听到了多少,之后她试探地问道:“王爷,您来逛园子哦?”

    君无曜那双好看的剑眉蹙紧,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叶凰兮瞧见君无曜的模样,只当君无曜还在为刚才自己在大殿上打扰他的好事而生气,于是她也不再自讨没趣了,直接慢慢上前,想要错过君无曜的身子就要离开。

    谁知,刚走到一半,手腕陡然一疼,却是被男人扯住,直接摁在了一旁的假山石壁上。

    二人的呼吸离的极近,仿佛只需叶凰兮踮起脚便能够碰住那双薄唇。

    “王爷?”叶凰兮瞧着这样的君无曜,下意识有些害怕地道。

    “女人都是你这般口似心非的吗!嘴上说着不喜欢,身体却往男人身上靠!”男人的冷硬的语调自叶凰兮的头顶传来,仿佛一记耳光狠狠地搭在叶凰兮的脸上。

    刚刚的旖旎浑然不见,叶凰兮目光锐利地盯着君无曜:“你说什么!”

    明明是他莫名其妙突然出现,莫名其妙将他摁在这里,现在却说她喜欢往男人身上靠!这个男人颠倒黑白的本事简直让人望尘莫及。“难道不是?你刚刚是再做什么?口口声声说不喜欢君明成,刚刚却趴在他的怀里说那些恶心的话,口口声声说不要跟本王有什么关系,却将救的人弄到本王的大殿,就是有你这样的女人,才会让本王如此

    厌烦!”

    君无曜的语调比他的脸色更加的冷,说出的话叶更加的扎心。叶凰兮死死地咬牙,狠狠地瞪着君无曜:“你不就是生气我破坏你的好姻缘么,大不了我赔你一桩便是,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有我跟七皇子现在还是未婚夫妻,我们就算抱在一起,睡在一起你也管不着!皇

    叔!”

    为了故意气君无曜,叶凰兮故意跟着七皇子的辈分唤他。

    果然,君无曜更是气的狠了,叶凰兮得意地瞪着他,似乎在说,怎么样,君无曜难道你要打女人吗?

    就在这时候,君无曜脸上的脸陡然凑近,对着叶凰兮就狠狠地吻了下来。

    叶凰兮吃惊地瞪大了眼,四肢都仿佛僵硬了一半,那股电流从男人的身上丝丝绕绕的传到了她的身上。

    叶凰兮回过神来之后,只觉得无比羞辱,手脚并用就要推开这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不是又疯了,不是说讨厌她吗,现在又对她做这种事,她叶凰兮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可也是有自尊的,既然嫌弃她,就不要来招惹她!

    男人的动作粗暴,没有半点温柔,触及到叶凰兮的柔软之后,更像是着了魔一般,感觉到身下的人在挣扎,更是气怒的不行。

    刚刚在君明成的怀里就那么妖娆,还说出那么恶心的话,现在在她的怀里,就这么一副挣扎的模样,简直是可恶至极。

    叶凰兮双手捶打着男人肌理分明的胸膛,可是男人就好像是一座山一样,纹丝不动,被打的烦了,直接用腿固定住她的腿,单手摁住她不安分的手,吻的更加的肆无忌惮。

    叶凰兮的力气越挣扎越笑,险些就要被这人给欺负的哭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那火.热的唇齿间,叶凰兮只觉得脑子里面晕乎乎的。

    最后,她干脆放弃挣扎,任由男人为所欲为,男人感觉到身下的柔顺,动作也比之前轻柔了些。

    许久,男人的声音性.感中夹杂着沙哑地道:“叶凰兮,这是惩罚!”

    原因是什么不重要,总之她就是错了,所以他要惩罚她,就是这么简单。

    叶凰兮被气的笑了,身子索性轻柔地靠在君无曜的身子上,双臂圈在男人的脖颈间,男人的呼吸就在她的耳旁。

    叶凰兮轻轻凑近,咬了男人一口,柔媚的声音道:“王爷——”

    声音酥麻入骨,君无曜的背影一下子僵直,抿唇,只是呼吸却是越发的急.促了,用沙哑的声音轻轻地“嗯”了一声,格外的慵懒,性.感。突然,他的脖颈间抵上了冰凉,竟是叶凰兮不知何时从身上掏出的银针,银针上面带着剧毒,只需轻轻刺入男人的大动脉之中,顷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