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不是还没有卖出去么,没有卖出去,谁付钱算谁的!”曹颖赶紧道。

    “来,这是银钱,赶紧把布匹一起给我跟其他的算算。”叶凰兮从手上拿出一锭金元宝,十分豪爽地道。

    曹颖一听更急了:“不准卖给他!”叶凰兮疑惑地道:“为何不准?难不成这店是你们曹家的?这个我倒是没有听说,难道是私自营业?小姐的父亲是曹钿是吧,那我这就去京兆府尹那问问,这官员吏部没有跟朝廷报备就私自开绸缎庄是什么

    罪名。”

    北齐的律法严明,官员名下的店铺比普通老百姓的税收贵一倍,一旦被查到官员以普通百姓的名义行官员之便,轻者封铺,重者直接撤去职位关进刑部侯审,可不是开玩笑的。

    曹颖这点还是知道的,闻言赶紧道:“你别胡说!”

    “既然不是,那我银货两讫,跟曹小姐也没有什么关系吧?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出个在下出不起的价格咯,曹家那么有钱,曹小姐身上随便一样怕是都能够买不少吧?”叶凰兮又开始给曹颖下套,先是惹怒曹颖,这会又将她捧得高高的,依照曹颖的性格肯定会飘飘然的就范。

    果然,叶凰兮刚说完,曹颖立即道:“好,那本小姐就出个你出不起的价格,那批流云多少钱,本小姐多出十两银子!”

    十两,足够买一匹不错的布料。

    叶凰兮却是依靠着柜台,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双倍。”

    曹颖瞪着叶凰兮:“你是要跟本小姐作对吗?”

    叶凰兮无奈地道:“曹小姐这话有意思了,在下人傻钱多,曹小姐管的着么?出不起价的话,就请从这里,出门往左拐,买块镜子照照自己吧。”

    曹颖被叶凰兮气得涨红脸,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奚落过,从小她就是被捧在手心上的掌上明珠,就连曹家的主母都不敢用这么讽刺的语气跟她说话,这个男人,竟然敢讽刺她!叶凰兮见曹颖还在那思考,连忙转身对着大街上的人大喊道:“大家快来看啊,曹钿曹大人家的女儿不得了了啊,带着人来看布料点心都吃了几盘连匹布都不买,说好的一定要的布料听到价格贵就不要了啊

    ,大家快来看看啊。”

    这条街道本就繁华,叶凰兮一听不少人都聚集了过来,还有不少人是认识曹颖的。

    曹颖瞧见叶凰兮说自己过来混白食的简直气的不行,明明她买了一匹布的好不好。

    “曹颖,真的是你啊,你看上了什么布啊,要不要我掏点钱买给你啊。”人群中,有几位小姐本就是跟曹颖不对盘的,瞧见曹颖果断地嘲讽道。

    曹颖一见那人正是跟自己的嫡姐玩的不错的,也是嫡女,一贯看不上自己,曹颖怎么能够在他们面前输阵。

    当即讽刺道:“流云也是你这种穷酸的人买的起的?你也只配看我穿。”

    说着,果断地对小厮道:“我出三倍的价格!”

    说着,挑衅地看着叶凰兮,心中却是在想,如果待会这个男人再往上加价,她立马反口说着是店里的托,为的就是坑人,这样她就不用花这么多的冤枉钱了。

    曹颖这么想着,心松了大半,盯着叶凰兮,心里开始喊:加啊,加啊,你出四倍啊。

    叶凰兮笑着道:“那我出四.”

    曹颖双眼一亮,身子前倾,正准备开始表演。

    谁知,叶凰兮接下来却是道:“哎,算了,我叶某人好歹堂堂是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够跟一个女孩子计较呢,既然曹小姐势在必得,那在下就割爱,送给曹小姐吧。”

    曹颖一听,忍不住吐血,脸上几近灰白,谁说她势在必得,她根本不想要,谁要他割爱了,麻烦你再缝回去。

    曹颖整个人已经呆在原地不会说话了。

    那小厮手脚麻利,很快就从抱着一个大锦盒走出来,恭喜道:“曹小姐这个就是流云,很珍贵的,恭喜您,请问您是记账还是付现钱呢?”

    曹颖冷笑道:“我曹颖需要记账吗!付现,多少钱!”

    小厮麻利地道:“流云三百两,您出三倍的价格,就是九百两,对了,你还要了一匹精锻,一共是九百五十两。”

    “什么!怎么会那么贵?”

    小厮鄙夷地道:“曹小姐,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竟然连流云一寸重百金这话都没听过。”

    曹颖:还真的没听过。

    见曹颖不说话,小厮惊慌地道:“曹小姐,您该不会嫌贵不买了吧?”

    曹颖下意识地看了人群一眼,那几个小姐还站在哪里看好戏,她就算想要撒泼说不买都不可能,只能有些不情愿地道:“不过一匹布而已,不过我今天买的东西太多了,没那么多现银,记账吧。”“好的曹小姐,我们记账是这样的,都需要担保人,您这样的身份自然不需要担保人了,我们一会会在门口放一块牌子,上面就写您和您父亲的名字,欠我们店九百五十两,这样就可以了。”小厮笑的格外

    温和地道,对曹小姐更是从未有过的好脾气。

    曹颖脸色一黑:“那怎么行!”

    这里人来人往都是人,不少都是朝廷大官女眷,若是被他们看见回去说,那父亲的威严何在。

    曹颖只能满不情愿地道:“我这就派人去取,坐这等总行了吧!”

    说着,对自己身边的丫鬟恶狠狠地道:“你耳朵聋了,还不快去!”

    那小丫鬟赶紧点头,拨开人群朝外跑去了。

    刚才讽刺曹颖的嫡女笑着道:“曹小姐真是大手笔,九百两银子买一匹不,还真是人傻钱多啊,哈哈,姐妹们,咱们走吧,回去好好帮曹小姐说道一下,只怕是佳话一桩呢。”

    说着带着几个小姐妹大步离开。

    曹颖脸色气闷的不行,眼看着人群已经有些散开,这才瞪着叶凰兮道:“得罪了我,你死定了。”

    叶凰兮却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当她的话是空气。而刚才的小厮则是又抱着一个锦盒过来,满面笑容地道:“这位公子,这是您的另外一匹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