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同意了,只是你的这个设计图我感觉有些问题,头顶的地方不应该这样布置,或许你不知道,京城人士,并不喜欢了望台这样的地方,而且若是突然有个什么刺杀状况,到时候会很麻烦,还有这个

    地方”

    叶凰兮愣了愣,点点头:“那好,我回去修改下过两天再带过来给你看。”

    “若是不嫌弃,那就在这里改吧,我房中笔墨纸砚都有。”楚青城道。

    叶凰兮点头,转身在书桌前坐下,安静作图。

    楚青城躺在床上抬头看他,心中也觉得奇怪,明明不是特别精致的容颜,可以说是平平无奇,为何他刚才展颜一笑,他竟有种惊.艳之感,就连心脏都跳快了不止一下。

    叶凰兮跟楚青城足足讨论了一个下午,这才将事情确定,并且楚青城揽下监工的活,派人交涉修建,顺便在此刻就放出消息去,说楚家要打造一家与众不同堪称地标式的酒楼。

    尽管不知道什么是地标式,但光是楚家所建,就已经让人迫不及待。

    接下来的几天,皇城之中都在议论这件事,就连皇宫中也在盛传。

    叶凰兮整个人都开始忙碌起来,抄写书目的事情已经完成,她接下来的任务便是按照书目分门别类的看,这样下来,还真是事半功倍,记得更快。

    而且不少书里面的内容都是重合的,那一部分她直接翻过一遍即可,一天翻个两百来本,还算是轻松,偶尔流影会代王爷提问,发现叶凰兮竟然都对答自如,除了赞叹就是赞叹。

    君无曜去了防巡视,已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叶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就是叶家的主母,钟氏回来了,并且,是带着自己的母亲,老钟氏一起来的。

    说到这件事,钟氏的心中便有股气,她当日只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打所以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去了娘家,想着等叶光远来跟自己认错,自己也好趁机为自己和女儿辩白辩白,。

    却没有想到,她已经离府半个月,然而他的夫君,竟然没有想起她来,她便有些坐不住了,跟自己的母亲哭诉,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带母上门。此刻,叶凰兮正因为昨天在王府看了一.夜的书,天明才回来,刚睡下便听到了这个消息,尽管有些困倦,还是坚持着爬了起来,这会正跟自个娘亲一起,在第二排的位置站着,时不时地打个哈欠,眼中

    全是泪花。

    厅中,叶光远正赔着小心笑脸地在丈母娘面前添茶送水,时不时地朝着钟氏使眼色,钟氏心中得意,却假装没有看到,将脸偏到一边去。

    倒是叶灵玉在一旁做起了和事老。

    “爹爹,我跟娘亲去外祖母家的这两天去了附近的庙里祈福,这是娘亲亲自三跪九叩给您求来的平安符。

    叶光远顿时心中感动,当着众人的面道:“夫人,都怪我,我当时心中才冲动了,我那都是对灵玉寄予厚望,这才对她那般失望,这些日子我也寝食难安,你就原谅为夫吧。”

    钟氏忍着泪:“那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女儿,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她,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还有她舅舅们的感受吗?”

    叶光远顿时无比尴尬地笑笑,转过去对着老钟氏一顿道歉,将姿态摆到最低。

    又过了一会,一直面无表情的老钟氏终于冷哼了一声,却是看向下面站立的众人,故意不去看叶光远。

    “你们都是光远的妾室,儿女,一个个的却都这般不懂事,主母离家半个月却没有一人在老爷面前提醒这样不妥当,害的我这老婆子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路途奔波赶来调解。”

    虽然说得是叶凰兮等人,但是那意思,明显是在指责叶光远。

    叶光远自然听得出来,却只能在一旁赔笑,至于心里在想什么,怕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母亲既然来了,就多住几天吧,也好让儿子尽一下孝道。”叶光远笑着道。

    叶家到叶光远这一代只有他一个,而且父母早年便亡了,倒是钟氏这边,子孙绵延,是个大家庭。

    老钟氏点点头:“也好,前几日太后娘娘也给老身写了书信,说她过段时间会回京城,想要一起叙叙旧,老深就暂时住在你这里叨扰了。”

    虽然是叨扰,脸上却没有任何抱歉之色。

    叶光远更是在她提到太后之后,对他的态度更加的恭敬。

    老钟氏年轻的时候跟那时候的皇后是手帕交,关系很好,钟家也因此受到不少照拂,以至于养成老钟氏这种霸道专横的性格,就算是在钟家,也没有人敢反驳老钟氏的话。

    之后老钟氏又以主人家的身份对着叶光远的几房妾室贬低了一顿,这才让她们离开。

    叶凰兮正准备带着美人娘亲离开,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台上的老夫人开了口:“谁是叶凰兮?”

    叶凰兮闻言顿住脚步,心中只觉得好笑,这老钟氏还真是将这里当成自己的主场了,竟然敢对着她吆五喝六的,想必,钟氏还未曾将那件事告诉她。

    从前每次听说老钟氏一来,原主便会怕的几天几天合不上眼,看见老钟氏就会双.腿发颤。

    老钟氏与钟氏长的十分的像,年轻的时候也必然很是美貌,不过女子最容易显老,就算是老钟氏经常保养,却还是不可避免地眼角布满了皱纹,看上去显得十分刻薄。

    同以往同样的开场白一样,老钟氏一看见她,第一句说的话就是:“叶凰兮,你什么时候跟七皇子退婚!”

    经过她的提醒,叶凰兮这才想起还有七皇子这个人,实在是,这个人对于他而言跟路人甲一样,她印象全无。

    以往,叶凰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会弱弱的反抗的说“我是要嫁给七皇子的“,而后就被老钟氏说话羞辱,各种往心里扎。如同现在,老钟氏心中已经大好了腹稿,刚准备说出,就听到叶凰兮淡淡地道:“那就请老夫人帮我退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