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还有什么事吗?小心感觉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脏受到惊吓可能需要找个大夫看一看。”叶凰兮说着转头就要离开,突然手腕被人抓住拉扯往前走。

    叶凰兮挣扎却挣扎不开,听到男人吩咐流影去请御医。

    叶凰兮惊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人刚刚不是还一副气的要死的样子么,突然又要给他找御医。

    果然男人心,海底针,王爷的心,更是海底针。

    叶凰兮被君无曜拉到一间房强行按在床上:“躺下,御医很快到。““额,其实我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叶凰兮有些迟疑地道,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神情比刚才还要紧张,或许是出现什么问题了,但是如果她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就一定是君无曜出了问题,否则怎么刚才还在雷

    霆万钧的,这会就开始阳光普照还要给她看病请大夫了。

    “躺着。”君无曜沉脸。

    “哦。”叶凰兮躺床上,靠着枕头,闻到了熟悉的香味,似乎是君无曜身上的。

    这个房间,该不会是.

    叶凰兮想着,双眼开始滴溜溜地四周乱瞟。

    与他马车的低调奢华不同,君无曜的房间整体色调很单调,并没有楚青城房中那么多小玩物,还有简单的一些书架衣柜书桌。

    大约是因为反正他看不见,所以就不是很喜欢吧。

    叶凰兮心中想着,忍不住又抬眼去打量这会坐在旁边的君无曜,他并没有离开,直接坐在了床头,莫非是想要看着她?

    这个人,明明对谁都冷冰冰的,为什么对她那么好,而且,他说他不喜欢女人,那么,难道,他喜欢的是男人?

    叶凰兮想到这里,飞快地甩了甩头,自己想多了,谁说君无曜对她不错了,刚刚差点那一掌就落她身上了。

    “头疼?”男人感觉到叶凰兮在枕头上扭来扭去,开口问道。

    叶凰兮赶紧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感觉,头有点疼,对,头有点疼,是头有点疼。”

    君无曜闻言蹙眉,神色间有些懊恼,抿唇不说话了。

    叶凰兮偷偷看他一眼,他怎么感觉,这个男人在不安,难道,是在自责?

    叶凰兮望着君无曜的脸,发起了呆,开始陷入粉红色的幻想,脑子里面是各种画面。

    “主子,御医请来了。”流影带着御医走近,开口道。

    君无曜起身,御医行礼:“好好看。”

    御医点头,走到床边,在瞧见床上的人时惊诧地咦了一声。

    叶凰兮一看,这来的人竟然是林御医,还真是巧合,赶紧伸出十指在唇边嘘了一声。

    林御医会意,静下身来开始帮叶凰兮诊治。

    流影看向自家主子,无意中瞧见主子的一边耳朵竟是粉色的,下意识地道:“主子,您的耳朵怎么红了?”

    “热的。”君无曜沉声答。

    流影疑惑地看了下外面的天色,难不成是在湖边晒的,那确实挺热的。

    林御医诊治了以后起身道:“这位公子并没有什么大碍。”

    叶凰兮还没说话就听君无曜说道:“她说头疼。”

    语气沉沉的显然是对他的诊断不满意。

    林御医看向叶凰兮,正好瞧见他的示意,会意道:“哦,头疼,确实,需要好好调养一下,不能再受刺激了。”

    林御医看着叶凰兮的口型学着说道,然而冷汗已经跟着滴落下来。

    让他当着王爷的面撒谎,他这心七上八下的,生怕突然就不能跳了。

    “御医,我是不是要死了啊。”叶凰兮一秒进入林黛玉模式,还象征性地咳嗽了几下。

    “煎药。”君无曜沉声。

    林御医下意识地看向叶凰兮,继续道:“不用喝药,静养,保持身心舒展早就好。”

    “送御医。”

    流影将林御医送了出去,林御医瞧见叶公子冲他眨眨眼,越发觉得奇怪了,这叶公子怎么会在王爷府上,而且看上去还跟王爷关系不错。

    等到房间里面只剩下两个人,叶凰兮轻声哀嚎道:“王爷,看来小心福薄,只能下辈子再来效忠你了。”说着,又咳了好几下。

    却听君无曜开口道:“戏演过了。”

    叶凰兮闻言立即从床上盘坐起来,语气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王爷息怒。”

    “去抄写,别偷懒。”男人的语气平静,分不出喜怒。

    所以,这页,算是翻篇揭过去了?

    “发什么愣?”男人沉声道。

    叶凰兮立马从床上跳起来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临了又跑回来巴在门上轻声问道:“王爷,咱们晚膳还吃吗?”

    白天为了好说话,她就吃了一碗饭,经不住晚上的消耗吧。

    “你认为?”

    叶凰兮呲溜一声溜走了,她能有什么认为的,大不了就饿着呗,总比小命丢了强。

    房中只剩下君无曜一个人,他收回目光,缓缓走到床边坐下,眉眼弯弯。

    晚上,叶凰兮依旧跟君无曜吃的晚膳,一口气吃了三碗饭,吃完之后也不敢再留下,开口道:“王爷,那我先回了啊?”

    君无曜没说话,依旧动作优雅地吃着,倒是流影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食篮,递给叶凰兮。

    叶凰兮打开一看,里面满满当当地放着点心,伸手一摸,似乎还有热乎劲。

    流影笑着道:“这是王爷下午的时候给你烤的,都没有午睡,还有”

    “咳。”那边,君无曜也不知道吃到什么,似乎是卡住了。

    流影没敢再往下说。

    擦拭了嘴角,君无曜道:“不是说用高价买?什么价?”

    叶凰兮愣了,这是在跟他谈生意?

    这可就难住她了,这个价格,她要怎么给,给的高了她给不起,给少了,她害怕君无曜中午的那第二掌会拍在她的身上。

    君无曜似乎也不着急,也没催促她。

    叶凰兮犹豫了半天,开口道:“中午的话是小人说错了,王爷的糕点千金难求,哪能用金钱衡量呢,不如咱们以物易物吧?”

    君无曜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说道:“说下去。”叶凰兮这才鼓足了勇气,开口道:“王爷喜欢做糕点,所以送了小人糕点,小人喜欢.”制毒,送你瓶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