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氏疑惑地接过,看着跟刚才那几个一模一样的娃娃,心中想着,这菊香怎么做了那么多娃娃,若是不知道,还以为自己的病症真的是被这东西给弄的呢。

    现在好了,看叶凰兮还怎么抵赖,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很快又被她强行压下。

    只是,当她看清上面的字之后,表情凝滞了一瞬,而后无比惊吓地将那些娃娃甩了出去。

    等到反应过来,不等下人弯腰去捡,她不顾仪态蹲在地上将那些娃娃全部抓在手上抱在怀中,也顾不得上面粗糙的布料划破了自己的手。

    所有人望着这一幕都惊住了,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全部盯着大夫人的动作,费解。

    突然,钟氏起身,大步上前,一个大耳刮子就照着菊香打了过去,打的菊香一脸的懵,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胆,竟然敢,竟然敢”钟氏气恼的不行。

    叶凰兮笑眯眯的,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地问道:“母亲,这是怎么了?”

    “菊香这个贱蹄子,不光对我下蛊,竟然还对,对府中多人下蛊,简直是丧心病狂,来人,封住她的嘴把她给我抓起来,让法师好好地去去邪!”钟氏说完快速地往后面退,将那堆东西全塞进张嬷嬷怀中。

    经过叶凰兮身边的时候,钟氏恨恨地道:“叶凰兮,你很好,很好。”

    叶凰兮浅浅带笑,颔首,对钟氏的夸奖照单全收。

    其他的人没有听到钟氏的话,只是瞧见钟氏离开之后,一个个也都跟着离开,到最后,院子里面只剩下了玉香跟叶凰兮两个人。

    玉香从头到尾都觉得莫名其妙。

    刚刚的情况,任谁都看的出来,大夫人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二小姐一并惩罚的,怎么就在看了那几个娃娃之后,全部都变了?

    菊香是她的人,什么情况她应该最清楚的才对啊,只要她死咬菊香说的是真的,那二小姐说什么也没有用啊。

    叶凰兮看出玉香的疑惑,笑着走近:“知道大夫人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吗?”

    玉香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叶凰兮低低笑着,凑近道:“那几个娃娃上面写的是当今皇上皇后以及太妃们的名讳跟生辰八字。”

    玉香起先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叶凰兮离开之后,玉香突然一下子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你,你竟然敢.诅咒当今,当今,那是要被灭九族的啊!”玉香都快哭了,她为什么要问,装作不知道不行吗,难怪,难怪大夫人提都不敢提,原来,是因为这样,才会放过二小姐。

    二小姐太狠了,太狠了,她连自己都算计了进去,甚至算准了大夫人不敢声张。

    自己哪里是她的对手,到此刻,她突然有些庆幸,她没有选择跟她做敌人。

    当天晚上,菊香就被钟氏以蛇妖附身驱邪为由沉了潭,这让所有人对二房这边更加的讳莫如深,也觉得这个院子不吉利。一个疯子,一个废物,还出了一个蛇妖附身,这里面的人,统统都不是正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