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凰兮看出她内心想法,轻柔一笑:“怎么,不够?”

    “不,不是的,奴婢这就去办。”玉香吓的一个激灵赶忙道。

    “把菊香给我叫进来。”叶凰兮说道。

    玉香点头,出去之后不久,菊香便走了进来,想到玉香刚刚跟她说的话,她一进来目光便往里屋看。

    叶凰兮看着她的神情,不动声色,只当没有瞧见。

    吩咐菊香将院外的那几块地翻一下,她打算种点东西。

    菊香瞪大了眼,虽然她确实是丫鬟,比不得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做些文艺活,可是来二房这边那么久,作威作福那么长时间,手保养的细皮嫩肉的,哪里还能够做那些活计。

    抬头正要说话,可是对上叶凰兮那双眼,将话咽了下去,拿着锄头去了院子里面。

    叶凰兮则是拖了把破旧的木椅坐在上面一边监工一边拿着一只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时不时地打量一番院内的布局情况。

    这个虽然破旧,但是胜在地方还算蛮宽的,有不少存活数十年的树还有几座假山,这样的地形,适合弄些阵法,然后她再在院子里面种一些药草也还算不错。

    不多时,一张七仙阵自她的纸上完成,随后,叶凰兮扫了一眼正在埋头锄地的菊香,起身朝着叶府后门离开。

    菊香其实一直都在注意叶凰兮的动作,瞧见她拿着纸笔左顾右看一会又神情专注的模样就觉得好笑,一个废物还装模作样的当自己是天才么。

    见叶凰兮离开,菊香一路尾随,瞧见她是出了门,这才返回。菊香偷偷地进了叶凰兮的屋子,瞧见了那几口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各种金银元宝,还有各种贵重的宝物,看的菊香一双眼睛险些移不开,抓起两个就准备往自己袖子里面塞,半响之后想到什么,又将东

    西放了回去,恢复了原样,关上门出去了。

    前院里,钟氏正躺在床上哀嚎着,丫鬟正在一旁替她上药。

    她的脸上肿的像猪头一样,就连身上都被叶光远捏的青紫,最严重的地方就是头上,被叶光远大力拽掉了一缕头发,连头皮都被扯掉了。

    大夫来看了也说没有什么问题,她正愁着等叶光远回来该怎么跟他交代自己这一早上的异样,满面愁容。

    丫鬟涂抹的时候一不小心戳重了些,钟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心情不好,随手一个巴掌朝着丫鬟脸上打去,怒斥道:“这点事都做不好,你是不是故意的!来人,把她给我送到暗室去!”

    “是。”两个丫鬟压着她往外走去,犯错的丫鬟战战兢兢的,却不敢有一句求饶,在场的其他丫鬟仿佛没有看到听到一样,依旧面无表情地立在旁边。

    原本站在钟氏身后的丫鬟接替了一开始的工作。

    正在这时,门外的丫鬟禀报:“夫人,二房身边的菊香过来了,说是有要事要跟您禀报。”提到二房,钟氏便忍不住咬牙切齿,但一想到可能是发现了二房的什么把柄,钟氏又挥挥手,让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