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凰兮,你在干什么!”

    钟氏正要说话,突然,门外响起叶光远的声音,随即,一道劲风过来,叶凰兮的手下意识松开,退后了几步离开叶光远的力道范围。

    “叶凰兮,谁准你跑来这里放肆的!”叶光远看见叶凰兮就觉得来气,一看到她就想到自己在皇宫里面丢的脸。

    从太医院醒来得知自己的大女儿被小女儿害的被关进了宗人府,他便气冲冲地赶了回来,谁知一回来就瞧见叶凰兮竟然在动手打人,更是怒火滔天。

    叶凰兮脚步一扫,诡异的身法移到一边,身后便是钟氏,险些被叶光远拍中,辛亏他及时收手。

    看着叶凰兮竟然敢躲,叶光远更是怒不可遏:“叶凰兮,你太过分了!”

    “我娘亲被张嬷嬷带走,这件事难不成是父亲授意?”叶凰兮冷眼看着叶光远,对于这个没有任何亲情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好感。

    叶凰兮的生母,是这世上唯一对叶凰兮好的人,尽管是个疯子,可是她也会竭尽全力保护她,让原主放心。

    叶光远闻言,蹙眉看向钟氏:“你又去找她的麻烦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别针对她吗?”

    钟氏一听叶光远竟然又在为那个贱人指责她,顿时气结:“叶光远,那个女人已经疯了,她是个疯子,你对她难道还旧情难忘吗?”

    “你胡说什么。”叶光远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她在哪!”

    钟氏牙咬的紧紧的:“叶光远,咱们的女儿被那贱人的女儿害的关进了宗人府,你不为咱们的女儿讨回公道,却一心记挂着那个贱人,你没有良心!”

    叶凰兮目光厉瞪向钟氏,上前一步:“我娘亲在哪!”

    钟氏哼声道:“告诉你也没什么,指不定她现在已经死透了,就在西苑的水井里。”

    闻言,叶凰兮脚步飞快,寻着记忆到了西苑荒废的水井边,上面被人用盖子挡住,她打开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被正抱着水桶被吊在半空,已经呈半昏迷的状态。

    叶凰兮快速将女子拽上来,将她一路抱到房间里面,菊香跟玉香二人正探头探脑地往里面张望,叶凰兮命令她们一个去烧热水一个去熬姜汤。

    女人被泡了起码三个时辰,尽管是夏天,可是水井里面的水可却是寒冷至极,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死。

    叶凰兮先是将娘亲身上的湿衣服都脱掉,给她盖上一层层厚厚的棉被,等到姜汤送来之后一点点地喂她喝下。

    用温水毛巾帮她擦拭了几遍身体,等到身体不再往外冒凉气之后这才见她放进了浴桶,一点点地将水加热,防止破坏她的身体机能。

    差不多过去了半个时辰,原本僵硬的身体逐渐软和了下来。

    叶凰兮一直守着,一直等到娘亲全身开始发汗,确定她体内的寒气已经消散,这才松了口气。

    后半夜,娘亲终于幽幽地醒转过来,浑浊的视线一点点地变的清明,在瞧见一旁的叶凰兮之后急切地开口,只是说出口的话却是格外的沙哑。

    “小兮,你,回来了?”娘亲伸手握住了叶凰兮的手,双眼中满是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