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听见了吗!”叶凰兮利目一扫,特工习惯令她瘦小的背脊挺的直直的,自身上发出强烈的气势辐射四周。

    “听见了。”菊香跟玉香下意识后背僵直,连连应声。

    “听见了就带我找夫人!”

    二人赶紧爬起来,带着叶凰兮朝着钟氏所在的院子赶去。

    两个丫头在前面小跑着,叶凰兮在身后闲庭信步,正以一种奇异的身法漫步,动作看似缓慢,却恰好与二人保持在三步左右的距离,二人停下,叶凰兮也已经到了前院门口。

    门口站着两个丫鬟,见三人过来,眼睛都没撇一下,尤其是看见叶凰兮站在两个丫头的身后,没有一点小姐仪态,更是鄙夷。

    叶凰兮凝神细听,里面传来霹雳巴拉东西碎裂的声音,想来是种氏正在发脾气。

    叶凰兮上前两步却被人拦住:“二小姐,没有夫人的命令,你不能进去。”

    语气生硬,嘲讽。

    麻雀就是麻雀,一点规矩都不懂。

    “正好,我也不是很想见夫人,请她告知我娘亲的去向,我自去寻人便好。”叶凰兮开口道。

    “这”那丫鬟一时间哪里能做的了主,转身进了房间,过了会出来便叫了叶凰兮进去。

    叶凰兮进去之时,就瞧见钟氏坐在主位上,一双阴毒的眼神正死死地望着她,不加掩饰。

    “我娘呢?”

    “大胆,谁准你这么跟夫人说话的!还不跪下向夫人请罪!”钟氏旁边的张嬷嬷,也是钟氏的奶娘,此刻厉声说道。

    “也好,听说是你把我娘带走的,我娘去哪了?”叶凰兮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张嬷嬷。

    张嬷嬷梗着脖子,鼻腔中露出一声冷哼。

    她甚至来不及看瞧见叶凰兮的动作,脖子就被掐住了,身子被慢慢地提了起来,双脚在空中晃动着,双眼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叶二小姐。

    这个二小姐何时有的这么大的力气,她不是废物吗,怎么可能

    “叶凰兮,你给我住手!”钟氏气坏了,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庶女也敢在她的面前动手了。

    叶凰兮闻言扭头温柔地看向钟氏:“母亲是想起来了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就凭着今天你在皇上面前露了个脸,就能够改变你卑贱的身份,跟我在这里大呼小叫?”钟氏嘲讽地道,言语中满是鄙夷。

    “那我就让夫人好好看看,我不止敢大呼小叫?还敢杀人!”叶凰兮说着,手上的力道加重,张嬷嬷整张脸都变得青紫,狰狞。

    “叶凰兮,你敢乱来,我抓你见官!”钟氏瞪大眼睛看着叶凰兮的动作。

    突然,一道劲风过来,叶凰兮的手下意识松开,退后了几步离开叶光远的力道范围。

    “叶凰兮,谁准你跑来这里放肆的!”叶光远看见叶凰兮就觉得来气。

    从太医院醒来得知自己的大女儿被小女儿害的被关进了宗人府,他便气冲冲地赶了回来,谁知一回来就瞧见叶凰兮竟然在动手打人,更是怒火滔天,抬手就朝着叶凰兮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