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姐,这个丑八怪死了,以后你跟七皇子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妹妹真是太为你高兴了。”说话的女人样貌只能被称之为清秀,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模样,穿着一身枣红色石榴裙,上面是青色繁华抹胸,耳垂上是一副金丝耳环。

    叶云馨面带逢迎笑容地吹捧着身边比自己高了一头的美丽女子。

    美丽女子一身白色拖地拢烟花的白水裙,裙角繁复地绣着兰花,内衬淡粉色的锦缎抹胸,袖口上面绣着两只同色蝴蝶,腰间一条金色腰带,贵而不妖,身段苗条。

    脖颈间坠着一枚通灵宝玉,更为周身夹带上一丝出尘之气。

    这便是叶家嫡女叶灵玉,据闻衔玉而生,贵不可言,更是凤格之命。

    叶灵玉此刻玉面罗扇遮面,黛眉微蹙,目光瞪了叶云馨一眼。

    叶云馨闻言后背寒了寒,赶紧转了话头。

    “是,是妹妹说错了,二姐姐听闻大姐姐要进宫,吵闹着非要过来,失足落入虎穴,大姐姐立马派人来救,可惜二姐姐福薄,不等侍卫赶来便断了气。”叶云馨盯着叶灵玉的双眼违背良心地说出这番话。

    叶灵玉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用罗扇轻轻敲击了叶云馨的脸颊,唇角轻勾:“去叫人吧。”

    叶云馨双腿虚软,点了点头就准备转身去叫人,余光却瞥见了下面的景象,忍不住震惊地道:“她竟然还没死!”

    二人的视线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广场下面那一身血色的女子此刻竟然是一个挺身坐了起来,那张脸虽然被鲜血糊满,却依稀能够瞧见那双眼睛在眼窝地转动。

    “就算刚才没死,马上就让她再死一次!”叶灵玉冷声道,语调寒凉。

    说话间,朝着边上的驯兽师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立即指挥起坐在地上的老虎。

    老虎发出一声兽吟,震天般的巨响,就连远在场上的人都吓得倒退了几步捂住了胸口,一脸惊惶地望着那猛虎的骇人之姿。

    暗粼,如今应该被称之为叶凰兮,利目一扫,目光直直地射向朝自己跃来的猛虎,身子微屈,整个人弓如满月,双手一高一低,双眸锐利。

    只见那猛虎几个起跃,朝着叶凰兮扑来,利爪正对着叶凰兮的头部。

    就算是正常的男人也未必经得住猛虎这一爪,更别说是早已经如同强弩之弓只剩一口气的叶凰兮。

    周围的人都是这般想的,一个个下意识地捂住了双眼,不敢接下来的惨状。

    尤其刚才发声的女人,嘴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

    从此之后,叶家再无叶凰兮此人,七皇子,是她的了。

    因为众人齐齐闭眼,皆没有看到后面令人啧啧称奇的一幕。

    就在猛虎扑上来的一瞬,叶凰兮伸出双手一手攥住一掌,顺势弯腰,任猛虎自她头顶上空越过,而后抬起双腿夹住虎肚,以超越人体极限的能力自半空中一个扭转,将猛虎压在身下,找准老虎的筋脉用力一扭。

    猛虎发出一声惨痛嚎叫,后蹄前翻想要将叶凰兮甩下,后者一个泰山压顶,稳稳地将它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