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陵倒是去了,不过运气不好,没瞧见你们家的祖坟。.『.co”叶凰兮满是遗憾地道。

    宁瑞无语地盯着她:“那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东陵王也在那边,你们总不能是集体观光探险吧?”

    “死亡林的秘密你不知道?西越王死之前没同你说?”叶凰兮有些怀疑地看着宁瑞,表示不信。

    宁瑞耸了耸肩膀:“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找谁同我说,不过我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那么快嗝屁吧?”

    “那这件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反正事情暂时还算是在可控范围内。”叶凰兮道。

    “我们家的事情我倒成了最后一个知晓的?”宁瑞不满。

    “反正你别让人往死亡林靠就对了,东陵王现在已经不记得这件事情了,我们也只是去采药而已,没打算做什么。”

    之后宁瑞几次想要从叶凰兮那里套消息都无果之后干脆就准备将人轰走。

    “我来找你还有一件事,你们西越应该也有炼药房吧,借我一个。”叶凰兮毫不客气地道。

    宁瑞冷笑:“什么都不肯说还要跟我借炼药房,你忘了我西越国有多穷了吗?”

    “主要的药材我都有了,只是需要几个药渣而已,西越王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去去去,在御药房,到时候我会同那边说一下,不过作为条件,你得跟我去见小五他们。”宁瑞道,说着目光警惕地看着君无曜。

    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可是他却无法将他视作无物。

    原本他是想要同叶凰兮私下说这件事情的,可是想到这个男人的神通广大,只能在这边旁敲侧击。

    “不用避讳,我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叶凰兮几次看着宁瑞的眼睛一直不断地示意抽动想要同她单独聊聊她都装作没看见,这会他直接说了出来,他也就没再隐瞒。

    宁瑞冷哼:“你们两个之间倒是没有什么秘密”

    忽而想到了什么,他危险地盯着君无曜:“你是说,你全部都告诉他了?”

    “我的话,很难理解?”

    “叶凰兮,你是不是疯了!且不说我现在的身份是国家的君主,就算是他没有那么卑鄙趁着西越无国君的时候偷袭,但是你不怕他为了阻止我们回去从中作梗吗?”宁瑞简直想要拧开叶凰兮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浆糊。

    叶凰兮撇嘴:“我又没有打算回去,为何不能让他知道,再说了,说不定他愿意同我回去呢?”

    “你疯了吧,在我们那个世界,他能活的过几天,不是我瞧不起他,在那里我们都是靠真本事吃饭的,他一个王爷在那边就是一个平民而已。”

    叶凰兮本就是开玩笑,瞧见宁瑞这么认真,忍不住笑了起来,怼他道:“你这种智商都能混到王牌,君无曜怎么也能混个老大当当,再说了,就凭着他的颜值他都能混成世界巨星好不好。”

    “呵呵呵,真不要脸,这么捧自己的男人,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巨星要么是演技高要么是唱歌跳舞厉害,你男人哪里行?光靠一张脸?”宁瑞不屑地道。

    “颜值即是正义,怎么了,有颜值就够了,而且他可是满腹经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会各种乐器,会成为十三亿少女梦的。”叶凰兮一顿嗨吹,天花乱坠。

    “去你的少女梦,万一他真成了十三亿的梦,你看着不吃醋?”

    “这倒是,他的颜值只能我舔,别人yy都不行,那就做霸道总裁吧,手握全球经济命脉,甩手就是头发丝还多那种。”

    “你还真敢想,穿过去一没资源,二不懂科技,不了解市场还想做霸总,做学校门口卖卷饼么?”

    “怎么不行了,依照他的头脑智商,想要做点什么事不是分分钟秒杀,学习这种东西对他而言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呵呵呵呵,那你先让他从幼儿园读起吧,从汉语拼音九九乘法表教起?”宁瑞毫不客气地道。

    “切,那些都是小儿科,再不行还能做古董商人,他的眼力比那些老学究可是不要好太多。”

    “是啊是啊,在外面那个假货比例占百分之九十九的国家,你想让他找到一件真品,要么就是去盗墓要么就只能去博物馆了,哦,不对,不加假货,叫高仿。”宁瑞笑嘻嘻地道,那张娃娃脸笑起来特别让人觉得欠扁。

    听着两人的对话,一直无动于衷的君无曜眸色动了动,陡然开口:“国际巨星是什么?霸道总裁又是什么,还有古董商人?”

    “哈哈,你看他连是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他从那入门都不知道,万一他在跟你走散了,分分钟秒变路人甲好么,我们那里找个人简直就跟大海捞针好不好。”

    宁瑞这会心情变好,对于君无曜的问题自然是知无不言:“国际巨星就相当于花楼的头牌,不过不卖身的,就是卖弄才艺,然后就会有一大片小迷妹来追捧你,说不定还会有富商女儿啊,女强人总裁来*你,一辈子吃穿不愁,至于霸道总裁,你就当成是你们那边的全国首富皇商之类的吧,至于古董商人,就是你们现在这个朝代的碗碟放到我们那个时代就是古董,我们那边是先进文明,你们这里是落后时代,就称之为古代,不过你们不是我们的古代,应该是其他空间的文明吧。”

    君无曜闻言眉头蹙紧:“你们那边都那么混乱的吗,戏子当道,商人为王?”

    “你要过去了说不定比这些人还不如。”宁瑞哼哼道,谁叫他内心里面也想当一个靠颜值吃饭金银无数的人呢。

    叶凰兮忍不住翻个白眼:“你能别乌鸦嘴吗,我就是做个假设,我又不会回去,他去干嘛?还有你忘记了一个重点吧,现在不是回不回去的问题,是能不能的问题吧,别想东想西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安安分分当你的皇帝吧,毕竟回去了你只是一个小弟。”

    宁瑞不说话,叶凰兮说的太扎心了。

    “反正你答不答应吧,不答应就算了。”

    “这个条件不成立,我只是为了快这才借用你的炼丹炉,不然我可以马上回北齐炼制,并不是非要占你这个便宜。”叶凰兮满是嫌弃地道。

    “难道你就一点不想念你的昔日战友”宁瑞痛心疾首。

    “在我心里一直都当你们死了。”叶凰兮毫无感情地说道。

    “真的不见?”宁瑞磨牙:“你信不信我让他们三个大半夜的扒你窗户?你是知道小五性格的,若不是我还没有告诉他们你现在的身份,你以为你能安然无恙的过这么久?”

    叶凰兮想到小五的性格,如果被他知道,忍不住咽了眼口水:“那个,那我还是找时间去见见他们吧,你就不要让他们来找我了,我害怕。”

    宁瑞这才满意了,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

    叶凰兮无语地瞪他一眼。

    “行了,你们什么时候要去用御药房就去用吧,朕会让他们腾出一间最好的给你。”

    叶凰兮站起来:“那你就算要走之前也先处理一下你那个后母的事情吧,要让她这么闹下去,怕是你还没有离开这里,你的皇位就已经被人给端了。”

    宁瑞挥挥手:“赶紧走吧,乌鸦嘴。”

    君无曜跟叶凰兮便一起离开,一直坐到了出宫的马车上,君无曜都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叶凰兮拐了拐他:“你怎么不说话?”

    “我只是在想,你生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不用想了,你想不到的,那里的文明跟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在我们那里,不允许男人三妻四妾,采取的是一夫一妻制度,如果有一方过不下去可以主动提出离婚,孩子的抚养权可以靠打官司或者协商。”

    “那如果有人不遵守呢?”

    “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如果有人违反的话就会受到制裁。”

    “那这点还不错,起码你要是敢背着我偷人,我可以用法律保护自己。”

    叶凰兮无语:“这不是你该担心的问题,谢谢。”

    “那我该担心什么,你不是走的话要带我一起吗?那我得提前了解一下你的世界吧?”

    “你还真要跟我走啊,你舍得放下你的一身权贵吗,宁瑞说的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过去之后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平民。”

    “你不是说凭着我的聪明才智在哪都会发光吗?”

    “可是你不一定能够适应吧,毕竟这里是皇权社会,那边可是讲究人人平等的。”

    “无妨。”

    见君无曜竟然真的起了心思,叶凰兮赶紧道:“这个问题你不用想了,我不会走的,我在原世界无父无母的,这里现在有我那么多家人,宁瑞回去也不见得就是想念那个社会,可能是有什么牵挂,我可没有想那么多。”

    叶凰兮这会是压根忘记了,自己当初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是怎么想要离开的,为此还送过一回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