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陵王碰了个软钉子,到底现在是有求于人,不敢造次,只能继续跟着黑纱走,这一路倒是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心中又确信了几分。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到了一处怪石嶙峋的地方,天色已经很晚,叶凰兮便建议大家在这里休息一晚,第二天再继续赶路。

    怀安几人去打野味去了,东陵王也派人跟去。

    暗部的人在四周守卫。

    叶凰兮黑纱等人则是原地休息。

    四周的石头光可鉴人,十分光滑,靠在上面,仿佛连炎热感都消退了不少。

    火堆旁,东陵王走到叶凰兮身边蹲下,华贵的衣袍沾染了灰尘,他低声道:“叶姑娘,你要不要问一下黑纱前辈,从这里到那个地方还有多久才能到?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再拖下去怕是会打草惊蛇,引起西越那边的察觉。”

    他心中隐隐有个猜测,可又不好明说,只能这般试探叶凰兮。

    叶凰兮闻声淡淡地道:“东陵王别太着急,咱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那就好。”东陵王笑着道。

    “有些事情想向东陵王讨教,不知道可方便。”叶凰兮伸手往火堆里面扔了一些干柴,笑着开口道。

    “叶姑娘请问。”

    这是打好关系的时候,东陵王求之不得。

    “听闻您是来自民间,不知还未回东陵时,您是做什么的?”叶凰兮故作好奇地问道,那双大眼盯着东陵王的脸,一副无辜的模样。

    东陵王干脆席地坐到距离叶凰兮一臂远的地方,双手搭在膝盖上,一副闲适的模样。

    “传言不假,孤自小长自民间,游走于贩夫走卒之中,偶然间认识了两位知己,做起了一些小生意,勉强糊口,也曾去过不少地方,获益匪浅。”

    还算你有良心!

    叶凰兮冷哼,若是他可以隐瞒过去,她定然毫不犹豫给他一针,看他如何兴风作浪。

    既然他敢提及她跟傅二,那起码说明在最开始,他是真心对他们的,至于后面的事情,也只能是因为身份的缘故吧。

    不是所有的人在得知自己有这般身份之后都能够视之为粪土的,她尊重他的决定,却不代表能够认同他的作为。

    “是么,那你那两位知己还真是好命啊,知道你如今身份尊贵,只怕少不得要来巴结你,请你提携吧,我就有不少这样的穷亲戚,总是来缠着我想让我拉一把。”叶凰兮冷嘲地道。

    东陵王本能地蹙眉,对叶凰兮的话十分不满,可不悦也只是一瞬。

    他笑着道:“他们两位不是那样的人,他们并不知道我如今的身份,就算知道了,我也相信,他们不会像你所说那样。”

    在他那样穷困潦倒的时候他们都未曾嫌弃过他,还与他结拜,又怎么可能因为他如今的身份。

    只是他现下要做的事情,或许并不能够得到谅解吧,但那又何妨,他相信他一定能够成功。

    两人就这么各怀心事地坐在一起,思绪都不知飘到何处。

    等到怀安将打来的猎物洗干净之后架在火上烤,看见叶凰兮从身上带出各种粉末往上面洒,已经领教过她毒药的黑纱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