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五星连珠

    叶凰兮瞪了君无曜一眼:“你刚没听到吗,宁瑞来了,还不赶紧起来滚回你那边去,我这边可没有人伺候你梳洗。”

    这次君无曜倒是比较好说话,直接坐起身子来提着昨晚随意搭在床侧的袍子,也不穿在身上,直接就挂在自己的手臂上就这么走了出去。

    叶凰兮盯着他的背影,莫名就有些不忍直视。

    这厮以前是多注重形象的人啊,就连坐下的时候都要不经意地梳理下自己的褶皱,这段时间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形象颠覆,但她绝对不承认这些跟她有关。

    不再细想,叶凰兮也赶紧起身随意梳洗了下换了身衣衫下楼。

    楼下,宁瑞一身常服坐在角落的一张桌旁,正噙着笑容听对面的女子说着这一路上的见闻,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上满是激动之色,不觉间自己也好似见到她描绘的那番场景。

    听到四周倒吸口冷气的声音,二人同时转了过去。

    就见一身红衣的女子踱步自楼上走下,拂过扶手,缓慢走近,脸上带着平合的笑容,却因那张绝美的容颜而美不胜收。

    宁瑞嘴角的笑意扩大:“来了。”

    叶凰兮先是看了下宇文依萝揶揄的神情,又瞧了瞧宁瑞,点点头:“你怎么出宫了。”

    “你们到了汴都却不同我联系,我自然要来寻你们了,如何,汴都与北齐国都相比如何?”宁瑞道。

    “尚可吧。”叶凰兮坐下幽幽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宁瑞勾唇,目光在叶凰兮脸上打量:“这么急?”

    叶凰兮目光陡然一冷:“我看你是皮子痒了吧?”

    “哎,别别别,我这次来找你还不就是为了这件事?这里人多口杂的,咱们上去说吧。”宁瑞讪笑着道。

    “啊萝你先去房中休息吧。”叶凰兮道。

    宇文依萝点点头,看着上了楼,心中莫名有些发堵,还有些羡慕叶凰兮同宁瑞比她好的关系。

    到了叶凰兮房间,叶凰兮低声道:“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去年在北齐收到消息,父皇病重,我便赶了回来,路上遇到行刺受了重伤,之后是宁端一直护着我,醒来之后便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带到西越内乱平定之后我便开始搜查整个西越国与我同年出生的人,没成想果真找到了几个,如今已经被我安置在了一个地方。”宁瑞笑着道。

    “当时护送秘宝的只有我,你们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叶凰兮还是有些不解,若不是宁瑞来信说明了他的身份将她引来西越,她可不会跑这一趟。

    “当时是派你不假,之后我们得到消息说是会有人中途拦截你,再加上组织里面出现了叛徒,为了防止任务失败,所以派了我们几个辅助你。”

    “你们一共派出了几人?”

    “五人,如今还有两人没有寻到,暂时不知道他们是因为意外没有同我们一起过来,还是其中出了别的差错。”宁瑞说道这里笑了笑:“其实原本我也不敢肯定你的身份,还是恢复之后想起来你的搏击术还有你说话的一些语气,按理说你如今应该与我们同岁才对,为何只有十五的模样?”

    叶凰兮没有详细说明,大致解释了一番,而后宁瑞看向叶凰兮手上的黑玉戒指:“我看过图,这个就是那个黑玉戒吧?”

    “嗯。”

    “那太好了,这么多年你可有研究出什么,能寻到回去的方法吗?”宁瑞迫不及待地道。

    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他整个心都在焦灼,恨不得立马穿回去,尽管在这里身份地位不熟,可他必须回去一趟确定一些东西才能死心。

    看着宁瑞急切的模样,叶凰兮竟有些恍惚。

    在过去的二十二年里,她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回去的办法,对于身边的人大多漠视,可是不知道时候起,她已经很久没有了要回去的念头。

    突然听到有人说一定要回去,她第一反应竟然是有些惊怕,怕这一切全部是一场梦,醒过来,她躺在山岗上,依旧是那个组织里面没有血肉的暗粼。

    “你能找到办法回去?”叶凰兮轻声问道。

    宁瑞兴奋地指着她手上的黑玉戒:“有了它不就能够回去了吗,我记得,当初是四周雷电闪烁,所以契机肯定是雷电!”

    叶凰兮抿唇:“雷电我已经试过了,没有用。”

    “不不不,那个雷电不是一般的雷电,当时我看过了,那天正好是五星连珠,所以雷电只是契机,真正能够引发空间挤压重叠的是五星连珠!我就知道你没有认真关注那些时间点,你忘记了,小五的副业是神棍了吗,他能够推算出这些来的,我带你去见他!”宁瑞说着直接就伸手过来抓叶凰兮的手往外走。

    叶凰兮这会浑浑噩噩的,也就跟着他往外走,房门刚被打开,便感受到了一阵气流涌来。

    二人齐齐看向立在门外的男人。

    一身玄白衣袍因风轻轻翻动,袍角上绣着的金色纹路仿若活的一般。

    视线往上,男人的五官卓绝,面容神秘,眼神睥睨,恍若谪仙。

    叶凰兮一时间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仿佛见到了那一年临湖而立的男子。

    君无曜的目光落到宁瑞抓着叶凰兮的手上,眸色一挑,袍袖翻飞而起,将宁瑞打落到一边。

    男人霸气朝前夸进一步,站到叶凰兮身边,目光落到宁瑞身上:“西越王,似乎越发不懂礼数了。”

    宁瑞被这么一推倒是没有生气,只是看向叶凰兮,眼神示意她:咱们还走不走了。

    叶凰兮这会内心乱成一片,抿了抿唇道:“你先走吧,有消息了再通知我,之后我会同北齐使者们一起进宫。”

    宁瑞点点头,只当他是不想让君无曜知道以免打草惊蛇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随即离开。

    君无曜看向叶凰兮,眼神泛冷,有些意味深长。

    “没话要对我说?”语调有些冷。

    叶凰兮吃不准他刚刚有没有听到宁瑞的话,试探道:“刚刚宁瑞只是邀我出去见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