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西越边境

    男人张口欲说话,却见对面的人面不改色地轻轻放下了帘子。『『ge.

    君无曜的心沉了沉,面上有些无奈,轻轻地叹了口气。

    流影就骑马跟在马车旁,自然将自家主子的心思看的清明,三思之后还是伏下身小声对马车里那位爷道:“主子,叶小姐对那边的事情并不知情,所以才会对主子您心生埋怨。”

    君无曜侧过脸,冷如寒冰的眸子阴森森的瞥了他一眼,“本王知晓。”

    随后放下了帘子。

    流影悻悻的直起身子,望着两边并行的马车远去,却如同陌路人一般,也忍不住叹了一声。

    双腿一夹,马鞭一扬,赶紧又跟在了马车旁侧。

    不知走了多久,前路扬起了阵阵尘土。

    要不了多久,就要进西越了。

    越是靠近西越,路边的马车也越来越多,这些都是货商,马车上拉着的都是从别处拉来的货物。

    道路上挤的满满当当,想要快也快不了。

    本已经进入了西越边境,可因为这些货商反倒是拉下了不少的行程,晚间自然不可能赶到城中,叶凰兮瞧了瞧前面排成长队的车吗,吩咐怀安就地休息一夜,明日再进城。

    见状,宸王的人自然也在不远处也扎了帐篷。

    怀安等人是杀手出身,对于这些事情自然得心应手,没花多久的功夫就在一处山坡扎了几顶帐篷。

    叶凰兮挽着宇文依萝和徐惜弱的手进了帐篷休息,吃着自己带的干粮一直没有出来过。

    夜晚的时候,本已经熟睡的叶凰兮睁开了眼睛,悄悄地离开了帐篷,来到外面站定。

    怀安等几人已经在旁边做好护卫的姿势。

    “还没来吧?”叶凰兮说着,目光扫向对面依旧静悄悄的帐篷。

    “还未曾”怀安冷声道:今晚咱们也还是袖手旁观吗?”

    怀安刚问完这句话,就感觉到一旁叶凰兮投过来的冰冷视线,立即挺直了背脊:“属下逾越。”

    叶凰兮收回目光,冷声道:“人家都说不用管,你上赶着巴结有什么意思,咱们就在旁边看便是。”

    “是。”

    于是乎,叶凰兮等人尽数隐没到了不远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顶最大的帐篷。

    帐篷里面的灯还亮着,隐约倒映出里面男人高大的背影,隐约能够瞧见他此刻正拿着一本书。

    这么晚还不睡觉,就为了等刺杀么?

    叶凰兮心中嘟囔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心中的埋怨,到底是因为什么更多些。

    夜入深沉,同每夜同样的时辰,四周幽静一片,一阵狂风自一处狂吹而来,像是在提醒有人即将驾临。

    气愤萧索诡谲,竟是比之前几次还要强烈,叶凰兮不由得将手伸进了袖中,面色凝重。

    昨晚这些,树林深处,远远地亮起了一排排幽幽的亮光,一阵白色的烟雾自了风来的方向吹来。

    叶凰兮示意,几人立即将早就准备好的解毒丹含在口中。

    远远地,亮起了一盏盏幽幽的光亮,那光亮犹如萤火一般,越来越亮,排列成两排,由远及近。

    叶凰兮窝在树上看的很清楚,那亮光是一盏盏白色的灯笼,由一个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提着,那些人如同漂移一般慢慢地靠近。

    这与之前每一次简单粗暴的截杀不同,若不是时间吻合,叶凰兮都快以为是不是另一波与君无曜有仇的杀手。

    君无曜身边的那些暗卫此刻一个个如同松柏一般立于帐篷之前,目光警惕地望着前方。

    流影朝着那排灯笼尽头道:“大公子,既然已经现身了,何须藏身。”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轻笑,虽然只是一下,却让叶凰兮的背脊一下子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因这声音,实在是过于熟悉。

    黎祀,当真是你吗?

    只见一身影从天而降,片刻立于帐篷前,那张熟悉的面容,叶凰兮再熟悉不过,唯独有些许不同的却是面前的男人,年纪比叶凰兮认识那个男子,要小上一些。

    “君无曜,你派人杀到我的老巢,不就是为了逼我亲自现身,既然我已经出来了,你一个人躲在里面,不合适吧?”男人勾唇冷笑,说话间,大手一挥,那坚实无比的帐篷顷刻间碎成几块破布。

    男人一身白衣坐于一堆残垣之中,缓缓起身,动作潇洒自然,并无丝毫吃惊。

    “啪啪啪”男子拍掌轻笑,姿态狂邪:“师弟不愧是师弟,临危不乱,简直让师兄无比佩服。”

    “云纹我已经交给你,你这一路紧紧相逼又是为何。”君无曜淡淡地道。

    “倒是不知道几年不见师弟竟然也学会了偷梁换柱这一招,给我一个假云纹还在这里惺惺作态!就这么舍不得凌云宗的好处?”黎祀面容阴邪,咄咄逼人。

    “既说不通,那便开战吧。”说话间,君无曜抽出腰间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