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新南市,之前因为武汉和荆襄闹出来的风波,在洛阳余韵未散。ω δwww..诸多新贵背地里都在看萧氏和张氏的笑话,一个是数百年风流的老大世族,一个是朝堂江湖都是举足轻重的现世魔头……结果一屁股的屎,当真是丢人丢到了极点。

    连给李皇帝打工的“稼穑令”张乾,这阵子也是没少受冷嘲热讽,只是他到底是心大,也不屑去争辩。

    “阿郎,宗长那边是甚么光景?怎地传言把萧氏女郎赶出武汉了?”

    “你这舌头恁般长,要不老夫帮你削断一些?”

    张乾冷眼看着自己婆娘,“莫要去扯这些闲言碎语,好好持家才是正道!”

    “是哩,是哩,你说的在理。”

    婆娘翻了个白眼,没继续纠缠,她也是聪明的,知道张氏非常特殊。嫁给张乾之后,也是听惯了张乾诉说的神异,神异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时候老宗长还在世,但整个江阴张氏,那时候就发生了变化。

    在张乾口中,张德那当真是妖孽得不行,几近描述,宛若神怪,听得张乾老婆一愣一愣的。

    虽说是不信,可一看如今张氏基业,她怎地还是要信上几分。

    纵然不是什么神异,祖宗保佑总归是有一点的吧。

    兴许就是祖坟埋得好呢?可江水张氏又没什么祖坟不祖坟的,祭祖就是给挥公老祖先磕头上贡,至于其他列祖,顺带能跟着吃一口冷猪肉,那就不错啦。

    新南市中,萧氏的狗腿子又忙活开来,之前到处跑关系漏了底,眼下虽说有些丢人现眼,把萧氏叫卖女郎的事体抖落的全天下都知道,但到底叫卖给的是数一数二的男人,总得说起来,也没到厚颜无耻的地步……大概是这样。

    “两位公爷,里边请!”

    萧氏在新南市开了酒楼,排场很大,闹市中独一家的安静地界,反而更显实力。和老城不一样,新南市不宵禁,整个酒楼二十四小时营业,三班倒的不仅仅是跑腿帮工,各种婆子、小姐,同样是要三班倒。

    楼中俊俏的小姐各有风姿,清纯的有,泼辣的也有,半推半就的也有,浪到飞起的更是比比皆是。

    朝廷也不禁这个,酒楼么,塞几个小姐,那也只是营销手段不是?至于这些个小姐跟客人陪吃陪喝之后,谈一个短期恋爱,合情合理合法。

    至于短期为什么是二十四小时甚至是一小时……管得着么。

    整个洛阳旧年的半掩门女郎都在这里讨生活,涂脂抹粉自是少不了,但有几分姿色的,每个月胭脂水粉必不可少,至于安利号的高档产品,一年下来,百几十贯捯饬在脸上是最起码的。

    而且酒楼分了等级,除了大堂之外,更有内堂和包间,至于过夜小住的“客房”,布置精致不说,一应装修除了皇宫,还真没几个王子公孙能够比一比的。实在是王子公孙压根就不喜欢富丽堂皇的口味,实用之余,再来点品味即可。

    堆砌名贵物料的玩法,高端贵族圈子里,真的是相当罕见。

    “这酒楼闹中取静,名字也是别致。”

    唐俭入内之后,扭头看一脸轻松的张亮,“张君以为如何啊。”

    “茂约公六十有六,老当益壮,老而弥坚……个中滋味,胜亮太多。太多啊。”

    知道唐俭不待见他,张亮也懒得给面子,这阵子两人都算是老树开花,重新在中央政治舞台活跃起来。实权是没有的,一个给长孙皇后吹捧女官事业真伟大,一个给李皇帝的“九鼎”制造业做监督……都是有钱有闲的主儿。

    “匹夫倒是长的狗胆。”

    老唐嘿嘿一笑,拂须又道,“你这差事要是办得妥帖,兴许还能领兵一回,如今四夷皆伏,若能捡个便宜,可别忘了老夫啊。”

    前头李董把张亮叫回来臭骂一顿,主要是骂他监督不利,当然这一通臭骂,也就是过过瘾,李董也知道这事儿跟张亮无关。

    事到如今,帝国固然是强大无匹,但内部当真是混乱不堪。前隋以来还活着的墙头草都不少,更不要说改元贞观时期的特殊新贵,乃至迁都洛阳之后的新新贵。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想要剪除武汉官商利益集团,付出的代价之大,已经不是李董可以承受的。

    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及精神股东们,在贞观十四年可能还在偷鸡摸狗划划水,但在贞观二十四年,让他们抛弃如此庞大的利益,再送一个董事长去养老,又有什么难的?

    一口不平气,总归要出一出,张亮是心腹,被叫过来就是一通臭骂,李董神清气爽,张亮被骂的也很愉悦,总之,皆大欢喜。

    张亮被老板骂了一通,大概也是知道老板也有点认命的意思,在任上是没可能干掉国朝第一大奸臣,只能指望下一任能够达成愿望。

    但因为“九鼎”的特殊性,加上武汉这个超级城市的特殊形态,这就不得不转而猥琐发育,能让张亮去监督“九鼎”进程,颇有点“顾命”的意思。

    张亮心知肚明,但他还是很迷茫的,一是不知道“九鼎”的好坏标准,因为武汉那里并没有透露太多的技术参数出来,就算透露出来,他一是看不懂,而是不知道是不是武汉放的*烟。

    二是不知道“储君”的人选是谁,老板已经因病身材走形,但还是没有下放权柄的意思,太子李承乾依旧是农夫,跟太皇这个推车老汉窝在长安城发呆,至于洛阳的魏王李泰……不提也罢。

    至于晋王那个病秧子,李皇帝真要是不顾一切选他,怕不是当场被“驾崩”,遗诏要什么样的,写一份就是,横竖不可能挑病秧子上位,这不是白白给“女圣”送人头么?

    在外已经受够了武汉的压迫,在内再让女圣陛下更进一步,还有饭吃?

    “茂约公如今备受女圣陛下器重,亮虽不才,族中亦有几个女才子,何不择日见上一面,倘使真有才学,还望茂约公提携一二啊。”

    “老夫闲云野鹤,如何敢言受女圣器重?不过是略有绵薄之力,以尽圣人之用罢了。这光景,不是来‘天上人间’消遣了么。”

    言罢,老唐嘿嘿一笑,邀着张亮道,“来来来,久不见张君,一醉方休。这‘天上人间’虽说天下雄州皆有置办,可唯独这京城新南市,乃是货真价实的‘不夜城’。”

    厚脸皮的老唐一边说话一边拉着张亮往里走,几十个酒楼人员恭候着,老唐摸出一枚镶钻金印:“开个甲字房。还有,郧国公最喜熟女,你们明白?”

    “公爷放心,今夜必定让郧国公满意。”

    “……”

    张亮黑着脸,心说老夫什么时候最喜熟女了?不过熟女也不错,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