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之返回的第三天,瑜然顺利诞生一女,那一刻,他留下来重生后第一滴泪水。 www..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当晚,东诸山上燃起了世界上第一声炮仗,第一支烟花,那是他两日里研制出来的礼物,为的是给第一个孩子带来吉祥与美好愿望。

    这种用卷纸裹着火药的燃放物,比历史上的鞭炮提早了近二百年,第一支礼花的飞天,夜放花千树,吹落星如雨。

    第二天,长安城朝野轰动,民众惊声,李之的女儿李婉清从此扬名,万众贺访东诸山。

    名字是老祖宗给起的,出自《诗经.国风.郑风.野有蔓草》中那句“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同一日,皇上赐授文琪郡公主称号,碌八百石,从二品县主。

    期间,老君殿羡风、承弼、明信、咸明子、武道骀来到,当晚后三人秘密进阶为一级宗师境。

    七日后国梁粲来到,十名三级宗师大圆满在城外等候。

    十日后,李之召集离其、伏辰、继源道长、承弼道长、明信、武道骀、子石道长启程赶往登州。

    另有三级大师巅峰、三级大师二十人,均来自于烽驿盟的暗中召集。

    十五日后,来自于东瀛的远洋货船抵达登州港,日下部直辉派来东瀛皇室护卫一人,并携来草壁皇子亲笔书信一封。

    翌日,一行人登船,正是踏上远征一途。

    海上一十三日,抵达东瀛外海。

    当天夜里,李之秘密踏上飞剑,孤身赶往琉球列岛,天亮前返回船上。

    天亮后,众人在船上藏匿一日,于晚间由接应人引领前往第一处目的地:武藏神社。

    武藏神社为战神世家门下三合会驻地,一个时辰后,三百八十多名武士尽皆就首,为首者,东瀛强人榜第七位,一级宗师境界者松永真帆。

    当晚亥时时分,平沢会秘密被屠,六百三十名武士丧命,为首者,东瀛强人榜第九位,一级宗师境界者内山环。

    子时,下山会八百九十三名武士无一人存活,东瀛强人榜第五位,二级宗师境界者大沼隆志被砍去头颅。

    寅时,伊织会七百五十名武士被杀,东瀛强人榜第八位,一级宗师境界者玉川一成阵亡。

    卯时过半,倾奇者组织名下三十六名各地家主、商业大家、政府官员被斩于各族家中,东瀛强人榜第六位、一级宗师境界者久米庆一身死。

    巳时尾端,战神世家所在的増井豪族,一门两千八百余人尽数剿灭,东瀛强人榜第四位,二级宗师境界者増井浩之毙命。

    首日战事结束,于秘密住地隐藏三日,第四日出现在海岛北端的黒川会所在地。

    两日后,黒川会驻地三千潜伏者一夜间消失,尸体于天亮前出现在某一深山老林,山谷内黒川会核心层,以及家属三百一十三人全部随三千尸首化为灰烬。

    大火足足燃烧了十几个时辰,焦臭味十余日后才散尽,东瀛强人榜第四位、第八位均在其中。

    又是三日后,东瀛各地豪族贺茂氏成员开始出现异常,一整天里共死亡二千七百六十五人。

    当晚贺茂别雷神社,下鸭神社被付之一炬,亡者不过三十几名。

    第二天午时,某处深山地底百丈处被火药掀翻,东瀛强人榜前三位贺茂真一、贺茂贵史、相原航太被杀,辖下六百六十人炸为齑粉,贺茂氏族就此除名。

    当晚,李之一行人乘船离开东瀛,第二天全岛皇家军队,对大小二百多民间势力进行围剿。

    半月后,李之出现在洛阳城,十日后回到长安。

    此行共灭除东瀛武士一万九千多名,东瀛强人榜从此不存。

    各处敛来金银无数,但七成交给了东瀛皇族,修炼资源全部带离回来,其中下品灵脉三条,中品灵脉一条,李之个人仅得到下品灵脉两条,移入朝元秘境。

    武器、盔甲无数,交由大唐朝廷。

    玉石、珠宝无数,归于正清文绮堂。

    此时李之的女儿已是两个月大,在他于东诸山隐居十日后,太平公主意外出现在山门外。

    她比李之晚几日返回长安城,与婆婆城阳公主暂住在城南终南山上的翠微观,理由是已有一月身孕,经由武后同意,返回来安心养胎。

    未来孩子的父亲就是李之,在他离开洛阳后才诊断出来,带给他别样的惊喜。

    不过太平公主掩饰得极好,借口探望小郡主李婉清,自东诸山小憩数日。

    她与李之的诸位夫人早有交好,倒也没引起怀疑,城阳公主随同而来,与老祖宗在养生术上交流甚欢。

    只是在太平尚未离开,大唐北疆突临战事,却是后突厥汗国统帅骨笃禄率军南下,攻掠朔州,杀掠人吏,因事发朔方,身上还有个朔方节度使虚职的李之,就被朝廷指令前往剿敌。

    李之自然万分不情愿,寻建成王未果,经由明王诠释,方知其人早有察觉,已于半月前秘密赶往。

    而李之得到的召集令,也是来自于建成王,显然他是遇上了对方的修炼者存在。

    朔方节度使的实际掌权人为兵部尚书李奇,也是与建成王提前抵达,李之明白了其中隐情,同样不敢怠慢,身边仅携带伏辰、离其赶往。

    此前,作为后突厥统治者的骨笃禄,已多次攻扰大唐北部边境,据说这一次是亲率三千余突厥精兵突袭,其中夹杂着大量修炼者。

    由于其兵马精锐,加上事前作好战斗准备,所以很快便大败唐军,最前方部队被其全歼,令朝廷大怒,由建成王亲领精兵近两万人出塞,进袭突厥,方令骨笃禄那一支人马赶忙回撤相助。

    但他们从不与唐军正面交战,而是频频采取夜间偷袭战术,尽管大唐朝廷发现异常,第一时间联系烽驿盟后,因担忧来回路途上的耽搁,只能同时紧急召集李之前往。

    李之是踏上飞剑而至,近两千里只耗费了三个时辰,抵达后才将伏辰。离其引出来。

    军中帐见到建成王,很是令其惊讶不已,因军情紧急,却也没有追问如何这般神速抵达,而是迅速介绍军情。

    原来是唐军此刻大军就驻扎在突厥边境,如何叫阵也不见敌军出城抵抗,而是连续五晚不间断派出小队奇兵暗袭。

    两日后唐军才发现那种小队均为修炼者引领,虽说至多仅有一位大师级以上者,但小队性质的数量足有十几支,分作不同方位与时间段各行其是。

    当然这十几支小队并非均有大师级存在,不过整体实力很强悍,好在建成王身边守护也有大师级人物存在,仅仅损失了前沿数百人。

    不过这也彻底激怒了建成王,才会有这一次的发狠请修炼界前来相助。

    总结骨咄禄的作战经验时不难发现,骨笃禄是一个非常善于捕捉战机的军事统帅,唯一解决方式,就是大唐方面也采取类似方式,利用修炼者进行斩首行动。

    李之此刻已经明白,骨笃禄此举已经与历史上的记载大不相同了,骨咄禄真正的大规模入侵,是乘武则天擅政,政局动荡,唐军分军作战,无力实行大规模有效反击的时机才发起的。

    由于他多次把握有利战机,充分发挥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频频攻掠北方各地,并则在战争进程中始终掌握战场主动权,给武则天政权带来很大的困扰。

    或许因为自己的出现,令历史走向出现部分偏差,李之却不用担心是他主动改变了历史进程,所以气恼之下,决定趁此机会,将骨笃禄就此灭杀,以除后患。

    他认为只要自己不触及后突厥汗国的政权覆灭,应该不会招致天意惩戒降临,但为保险起见,他决定自己不亲自参与,在烽驿盟修士来到前,只做好防御就好。

    最完美的防御,自然是尽斩来犯之敌,于是在短暂商议后,决定由他三人坐镇三个正面方位。

    果然当天夜里,那等精兵小队再一次出现,三人各自突兀现身,其效果就立分高下了。

    仅是伏辰、离其二人的宗师境界,就能极短间游走数里方圆,暗袭之敌再是隐匿身形也是枉然。

    于是不需一整夜,仅仅数支小队不见返回后,骨咄禄便知唐军派出了修炼者,当然不会再行派出人马送死了。

    他那一方面暂时停止侵扰,却引来第二天带队赶到的烽驿盟修士一时间盛怒。

    引兵之人就是烽驿盟大长老莘景山,他带来烽驿盟的紧急命令,就是将整个后突厥汗国的政权。

    如此一来,这件事情就大发了,不过李之并没有多少心理障碍,因为率兵与作出决断者为烽驿盟一方,与他本人的干系并不大,因而他乐得袖手旁观。

    原本建成王尚在犹豫中,却因莘景山的一番话而欣然应允。

    莘景山的理由很简单,是骨咄禄一方首先动用了修炼势力,正如之前的东瀛类似情形,这样烽驿盟所采取的方式就属于正当反击了。

    不过他提出来的方式,就是李之之前所计划的斩首行动,不过莘景山的目标范围更广,是包括骨笃禄在内的所有敌方将领。

    按照历史上看,这个小国还能存在整整六十年,一旦后突厥灭亡提前灭亡,无疑会让大唐外战情势一片大好,阿史那家族完全丧失草原的统治之前,可是给大唐带来很大损失。

    这当然是李之内心所盼望的,于是在接下来的布置中,他一直没出声参与,其实这也不奇怪,有烽驿盟出面主导,他的刻意回避态度,只会被认为是识大体的正面反应,反而引来烽驿盟一方事后的交口称赞。

    跟随莘景山而来的,还有几位长老、执事级别的人物,最低修为者也是三级大师巅峰,随从更是至少高阶狩猎师层面,总人数足有六、七十人之多。

    李之一方留下守护唐军大本营,烽驿盟方来人已经足够了,于当晚就秘密潜入后突厥汗国。

    而在他们离开的时间里,建成王频频向边境地区调集大批军队,在第三日一早,莘景山一行人便返回来,这个时候,在边境地区与唐军对峙的敌方军队,尚不知突厥阿史那家族政权,已经只剩下一些妇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