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遥,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被本大小姐刚才的那番肺腑之言感动到了?”

    见到萧遥迟迟没有回答,伊莎贝尔不由得出声问道。ω δwww..

    萧遥这时候方才反应过来,笑道:“等把你救出来再说吧,万一我失败了,别说给我当小三了,你估计也只有去给拉斐尔家族的大少爷当老婆了。”

    “萧遥,你不会舍得让我嫁给别人吧?”伊莎贝尔笑着问道。

    萧遥一怔,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

    说舍得吧,那他未免太不是男人了,伊莎贝尔恐怕回恨不得立马飞到华夏来跟他拼命。

    说不舍得吧,这不就是间接的向伊莎贝尔表明他其实对她有意思吗?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嘻嘻,萧遥,你不说话,是因为不想让我知道你其实心里对我有意思吗?可是我已经知道了。”

    伊莎贝尔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她就知道,萧遥这家伙之前一直都是装的,其实心里对她早就起了别的心思了。

    萧遥闻言,无奈的笑笑,其实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像伊莎贝尔这么完美的女人,而且还经常对他投怀送抱,萧遥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要说对伊莎贝尔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因为身边的红颜知己已经够多了,实在是不想把伊莎贝尔再牵扯进来,所以才一直将这份心思藏在心里。

    只可惜,还是被伊莎贝尔给发现了。

    “咯咯,阎罗大人,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对我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视而不见,原来是装的啊。”

    在察觉到萧遥的心意过后,伊莎贝尔心情大好,娇笑不已的道。

    “咳咳,伊莎贝尔,咱们还是聊聊正事吧。”萧遥实在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否则迟早会出事。

    “可我觉得,这就是正事啊,而且还是特别重要的正事。”伊莎贝尔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萧遥,继续道。

    萧遥顿时无语,想要说赢伊莎贝尔这小妞,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了,现在我总算可以放心了。”伊莎贝尔语气轻松的道。

    “放心什么?”萧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之前你一直在强调我们是好朋友,我还以为你对我没意思呢,不过现在好了,既然你心里也喜欢我,那你肯定不舍得让我嫁给别人当老婆,对吗?我亲爱的阎罗大人。”伊莎贝尔笑着问道。

    萧遥一怔,下意识的点点头,不可否认,在他听到伊莎贝尔药订婚的那一瞬间,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似乎不愿意伊莎贝尔嫁给别人,尤其是她不喜欢的人。

    这就是占有欲么?

    “那么,阎罗大人,我就期待着你三天之后驾临意大利了。”伊莎贝尔娇笑道。

    萧遥无奈的笑笑,心想伊莎贝尔这小妞的心还真够大的,之前还因为她被迫嫁给拉斐尔家族的少爷感到伤心难过,转眼间就高兴起来了。

    变脸也不带这么变的吧。

    “好,伊莎贝尔,等我,我回去救你的。”萧遥语气严肃的保证一声。

    闲谈一番过后,双方挂断了电话,萧遥注视着窗外的满天繁星,脸上浮现出一抹沉思之色,在思考着应该如何应对势力强大的奥古斯塔家族和拉斐尔家族,以及众多来自意大利或其他地方的顶级大佬。

    以萧遥的实力和地位,想要做到这一切其实并不难,但这毕竟不是小事,还是应该好好思索一番。

    “伊莎贝尔,你这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

    意大利,罗马。

    罗马是意大利的首都以及最大城市,距今已有着两千五百年的历史,是世界上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古罗马的发源地。

    纵观整个罗马,除了一座座现代化的摩天高楼以及宽阔街道之外,还有着无数历史悠久的古建筑,宫殿、教堂等等数不胜数,历经时光的洗礼仍旧屹立在巨大的罗马城中,气势恢宏。

    同时,意大利也是著名的旅游国家之一,每年都有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欣赏意大利的独特风光和风土人情。

    位于罗马城郊的一座巨大庄园。

    庄园看上去极为的豪华,气势恢宏,仿佛这是一座金灿灿的宫殿一般,无数佣人穿梭在庄园四周,戒备极为森严。

    能够在罗马这种地方拥有如此豪华的庄园,可不只是有钱就能做到的,还需要极其崇高的地位,主人的身份显然非同一般。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座庄园属于意大利的一个古老家族,奥古斯塔家族。

    奥古斯塔,这在以前是一个极为崇高的姓氏,普通人根本无法拥有这个姓氏,而拥有这个姓氏的人,在意大利都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非富即贵。

    而如今,奥古斯塔,代表了意大利最顶尖的豪门之一。

    奥古斯塔家族兴起于数百年之前,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这个家族早已经成为了整个意大利最具权威的古老家族之一,根基深厚,势力庞大,无人敢轻易与奥古斯塔家族为敌,因为这纯粹是自寻死路!

    庄园内,一间装饰清新淡雅的房间内,一道倩影伫立在窗前,注视着窗外夕阳西沉的天空,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儿上挂着一抹欣喜的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更是动人至极。

    意大利位于东八时区,时间比位于东八区的华夏要早七个小时,现在正是傍晚时分。

    “萧遥,看来我这个电话真的是打对了呢。”注视着那渐渐沉落下去的夕阳,伊莎贝尔嘴角不由自主的掀起一抹浅浅笑容。

    其实她一开始并不打算打这个电话,因为她不想让萧遥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毕竟这件事实在是太过麻烦,她不想连累萧遥。

    至于她自己……

    生在奥古斯塔家族这样的豪门,她注定有很多事无法自己掌握,包括自己的命运。

    可在思索许久之后,她还是按捺不住心里对萧遥的想念,很紧张的拨通了萧遥的电话号码。

    她本来只是想和萧遥聊聊天,并没有让萧遥来救她的意思,可当她感受到萧遥心里对她的情感时,她的情绪也是如同洪水般覆水难收,终究还是告诉了萧遥这件事。

    在等待萧遥回答的那一刻,可以说是伊莎贝尔迄今为止最紧张的一刻,即便是她第一次登上十万人的演唱会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直到当她得到萧遥的回答之后,她心里方才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

    她就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来的。

    “哼,什么拉斐尔家族的继承人,跟我亲爱的阎罗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

    伊莎贝尔娇哼道,虽然外界都在传那个拉斐尔如何如何优秀,但她却很清楚,那不过是凭借父辈的地位和家族的势力而堆积起来的。

    反观萧遥,即便有一个绝世强者作为师傅,却丝毫没有借助他的威风,而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样的男人,才更值得让人敬佩,不是吗?

    砰砰。

    正在伊莎贝尔思索之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佣人的声音,“伊莎贝尔小姐,家主来了。”

    听到这话,伊莎贝尔俏脸微变,赶紧收敛了一下情绪,道:“进来吧。”

    旋即房门被人推开,只见得一位身穿着黑色名贵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身材高大,那张脸庞上透着一抹沧桑,但也可以看出来对方年轻时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人,身上有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势,极为威严。

    这个人,便是奥古斯塔家族的现任家主,罗奥特。

    意大利是一个盛产贵族的国家,罗奥特身为奥古斯塔家族这种庞大家族的家主,自然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贵族,即便是走路,都显得极为优雅。

    罗奥特神色平静的来到房间中,目光投向那伫立在窗前的伊莎贝尔,微笑道:“女儿,你在想什么?”

    伊莎贝尔闻言,缓缓转过身来,眼神有些清冷的看着罗奥特,道:“我在想我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

    “女儿,你这又是何必呢?”

    罗奥特轻叹一口气,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愧疚,但很快便是恢复平常,道:“女儿,我知道你不想自己的命运被控制在家族手中,可是你办法,你既然是我奥古斯塔家族的大小姐,那么从你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你要为家族的利益做出贡献,这是你无法决定的事。”

    “可是,为家族做贡献,就一定要嫁给我不喜欢的人吗?”

    伊莎贝尔娇躯颤抖了一下,问道。

    罗奥特闻言,有些于心不忍的摇了摇头,但还是咬牙狠心道:“女儿,拉斐尔家族和我们同为意大利的顶尖家族之一,而且合作亲密,但近年来我们都已经逐渐开始走下坡路,不知道有多少新兴家族对我们的地位虎视眈眈,这个时候,我们若是不联合起来,恐怕过不了多久,这顶级豪门的位置再难继续保持下去。”

    “想要联合,联姻就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