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咱们的这位大祭司,或许根本就不会战斗。『→お℃..”

    钱昕语出惊人,所说出的内容也是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观念,不,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巫仪国出身的心诺也被钱昕惊了个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爹爹虽然在成为大祭司以后再没出过手了,但是他还是一名祭司的时候却是一直在作战杀敌,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当年见过的人也是很多,这是毋庸置疑的。”

    钱昕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要反驳心诺的意思,“但又该怎么解释他对于爹爹使用的力量丝毫看不出来的问题呢?”

    “或许是,或许是......”

    “还有,心诺姐姐你在宴会上施展圣器的时候,寒冰四溅,整个宫殿仿佛都被冻结了,你们若是有人注意到的话,当时大祭司身边的灵卫一齐冲了上来,护在了他的身前,敢问一名实力几乎无敌的强者,为何会需要几名小小的灵卫来保护那丝丝缕缕的寒气?”

    心诺的眼皮颤抖着,其实她的内心已经信了大半,可终究是无法承认这样的一个事实,这完全打碎了她自出生以来留下的观念。

    “这一问题我早就已经开始思考了,若是需要证据的话,其实我还有很多。”

    钱昕继续着她的惊人之语。

    “大祭司的实力再强,身份再与“神”接近,其本质还不过是人而已。但凡是人,总有逼不得已的时候。”

    “就如力气再大的人也会有被一只小小的蚊子困扰的时候,即使他有仆人,即使他有工具可用,但却还是忍不住自己出手灭了那只招人厌烦的生物,可你们仔细想想,所有历任的大祭司,只要一踏上那座王椅,便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出行的身边永远站满了灵卫,哪怕是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要装出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这不觉得可疑吗?”

    “还有,我和爹爹曾探讨过巫仪国力量根源的问题,从最底层百姓们家中所使用的普通祭器,再到士兵手中的战备祭器,通灵者身边的侍卫所用祭器,通灵者和灵卫的灵力,祭司身上的圣力,其最最根源的出处,都来自于同一点,那就是大祭司身上的神力。”

    “大祭司把神力通过祭祀的方式传递给儿女,又和儿女一同把力量分享给灵卫和通灵者形成灵力,最后制作器具分享力量藏匿于祭器之中,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所有力量的来源都归根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仔细想想,倘若是遇到某一代大祭司崇尚力量,不愿意把这些力量分化下去,岂不是整个巫仪国都随之变得混乱了起来。”

    “再拿魔罗和我们异界之人作比较,在你们的眼中我们异界之人从来都是扮演着‘恶’的角色,历任大祭司都把我们视为魔的存在,可既然如此痛恨我们,何不收拢举国的力量重归于大祭司的身上,随后让其出手灭了我们何妨?要知道当今的大祭司可是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击杀了三名魔罗皇,当他成为大祭司拥有神力之后,再集结举国之力,想必对付我们这些异界来人,也定是轻而易举的吧。”

    钱昕冰冷着一张稚嫩的面孔,所出之语没有一句不入人肺腑。

    同样是一个人,一个脑子,众人看着这小姑娘,怎么没发现人与人之间会有如此差距呢?

    但不得不说的是,钱昕从始至终的分析没有一点不在理的,甚至于把一些人心中的疑惑也都一并讲了出来。

    心诺甚至回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恃宠而骄,不愿意和灵卫对练而要拉扯着让爹爹同自己陪练时,遭到的黑脸。

    还有自己怀着童心去询问,爹爹这么强大为什么不去铲除魔罗之地的异界人,让巫仪国重归千年前的光景时,韦斯玩笑式的称一切自有天意。

    心诺越是回想,越能把钱昕的话与之丰富结合,最后不得不得到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

    所谓的大祭司......只不过是一个承受了神力却靠着自己无法施展出来的躯壳罢了,她一直以来所敬仰的,不,是巫仪国万民所敬仰的大祭司,从来都只是个装载神力的容器罢了。

    “昕昕......”常青还在消化着这个惊人的内幕,“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钱昕皱了皱眉,“虽然猜想的确定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但为了最后的确认,我们可以返回一趟,再回塔洛尔的居所一看便知结果。”

    当下,所有人中,居然没有一个反驳的人。

    不错,谁都想知道钱昕推测出的答案到底离事实有多远的距离。

    众人才刚从塔洛尔的府邸离开不久,便又一次起身重返,且这一回的速度与之前相比丝毫不慢。

    而当众人全体抵达的时候,却看到小镇中最大的那一处庄园内变得乌黑,偌大的地方没有一处灯火,静悄悄的仿佛这里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众人分头去在各地搜查了一圈。

    塔洛尔以及同他出行的人全都已经人去楼空。

    为什么?方才还同他们在会客室中招待饭菜的人全都不见了踪影。

    “跑了。”

    钱昕快速的得出了结论,“大祭司大人恐怕也被我们吓到了,他本意只是来借由塔洛尔观察观察他的两个大儿子,却没想到遇见了我们。此次出行他的身边没有带着任何灵卫,单只有塔洛尔一人,他如何不怕,恐怕在咱们离开的第一时间,也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合情合理。

    可这也就是说,事情已经完全浮出水面,真如钱昕所言,历任祭司在成为大祭司后只是拥有分配力量的权利,而他本身只是一个最最寻常的普通人罢了。

    “坏了!”

    钱昕忽然挑动了一下眉头,“既然双方已经互交了底牌,那接下来恐怕就要明刀明枪的对阵上了,那雨烟姐他们岂不是!”

    “快回去!”常青顿时也明悟了什么立刻回身疯狂的冲了出去,朝着江雨烟等人的居所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