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通懵了好半天,也不理解:“怎么扔啊,扔给谁?我要是把张刚放了,那功劳不就也……也付之东流了?”

    燕七哈哈大笑。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范通红着脸,向燕七拱手:“我委实懵懂,请燕侍郎赐教。”

    燕七道:“第一,扔了张刚,可不等于放了张刚,第二,扔了张刚,你依然有功劳。这里面可大有学问呢。”

    范通越来越有兴趣:“燕侍郎请教我。”

    燕七道:“我来做个比喻,你吃桔子,要怎么吃?连皮一起吃?”

    范通摇摇头:“当然是扒皮再吃啊,连皮一起吃,那不是傻子吗?猴子都知道扒皮,何况我呢。”

    燕七道:“果肉你吃了,扒掉的桔子皮呢?去哪了?”

    范通一怔:“自然是扔了。”

    燕七道:“这不就是与张刚一案,有异曲同工之效吗?”

    范通一听有门,压低了声音:“燕侍郎的意思是……”

    燕七笑容诡异:“今晚,你连夜审问张刚,将张刚蓄意杀人,栽赃陷害的罪名坐实,整理好案宗,明日上朝,将此事上奏朝廷,将其曝光。这一下,必定震惊朝野!范大人的正气,必将得到皇上褒奖,正义爆棚,升官发财,指日可待。而这,就是你将桔子果肉给吃了下去。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扔掉桔子皮了,这很重要。”

    范通越发心急:“燕侍郎,别卖关子,快教我呀。”

    燕七道:“扔掉桔子皮,很有艺术性,怎么扔,更重要。因为,张刚是军人,在军队内部,是有军检机构的,这个机构叫做军检处。一般情况下,军人犯了错误,都会由军检处出面处置。”

    “范府尹,你就以张刚是军人为由,特申请将张刚交由军检处审查,如此一来,桔子皮不就甩出去了吗?何乐而不为?”

    范通想了半天,非常疑惑:“这案子是我审问的,皇上会同意将案子移交给军检处吗?要知道,军检处隶属于军方,而军方是由张勇武控制的。这相当于要张勇武审问张刚,皇上岂能同意?”

    燕七哈哈大笑。

    范通有些糊涂了:“燕侍郎笑什么?”

    燕七道:“你放心,皇上一定会同意将张刚移交给军检处。”

    范通不理解:“为啥呢?”

    燕七笃定道:“因为,皇上定然也想看看,张勇武如何处置自己的侄子,你觉得呢?”

    范通想了一下,茅塞顿开

    “燕侍郎,向你请示一番,胜读十年书,我受教了,真的受教了,没想到,我之不惑,对于燕侍郎而言,却是小菜一碟。汗颜,汗颜也。”

    燕七打了个哈欠:“范府尹快去审案的,迟则生变,你最好连夜通宵,审问张刚,将张刚的罪名坐实。然后,就按我说的去办吧。”

    “多谢燕侍郎,再下告辞。”

    范通得了燕七的妙计,喜不自胜。

    赶往衙门的路上,一边感慨,一边为自己的明亮前途感到开心。

    尾巴,都翘到了天上去。

    “跟着燕侍郎,果然有肉吃,这一次,赚大发了。嘿嘿,段玉清那小子算是完蛋了!谁让你毫无原则拍马屁?死有余辜,该!”

    燕七连夜,去找安四海。

    安四海也早就得知了消息,没有睡觉,眼巴巴的等待燕七。

    燕七也不罗嗦,将事情说给安四海知晓。

    安四海分析了一番,非常开心:“嘿嘿,段玉清这小子算是完蛋了,这小子特别混账,我早就想参他一本,只是没有真凭实据,也抓不住这么大的把柄。

    “这一次,段玉清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乖女婿,干得好啊,你也太能干了,不仅床上能干,做事也很能干。”

    燕七直接回敬:“安御史六十余岁,还有三房小妾,您也很能干啊。”

    安四海一脸臭屁:“要不咱们是一家人呢!都是这么能干。”

    一提床上这么能干,燕七就想起了大小姐。

    大小姐还在等着他呢,再不回去,该发飙了。

    燕七不啰嗦,与安四海告辞,急匆匆赶回了家。

    大小姐果然已经洗漱完毕,点着香烛,在闺房中娇怨的等待。

    燕七洗了澡,火急火燎的上了床。

    “等等!”

    大小姐美眸如娇似怨,在燕七身上闻了闻,嗅了好半天,忽闪美眸:“听说你去逛青楼了?”

    燕七笑了:“听谁说的?这你都知道?”

    林若仙得意一笑:“醉心楼的宾客中,就有咱们衣坊的人呢,你一去醉心楼,他们就跑来告诉我了。”

    燕七美美香了林若仙一口:“想不到大小姐还有探子报信呢。”

    “你可别亲我。”

    林若仙红唇翘起:“听说你和河秀珠睡了?”

    燕七大方承认:“睡了呀。”

    林若仙胸都气大了:“我在等着你,你却跑去和河秀珠睡了,我岂能不生气?你这坏人,就这么让我独守空房,就这么放我鸽子。”

    小粉拳捶打燕七的胸口,如娇似怨。

    燕七一下将林若山压在身下:“哪有让你独守空房,我办完了事情,不就赶回来陪你了吗?”

    “哼!”林若山娇哼一声,老老实实的躺好。

    “说吧,大小姐,天外飞仙九重天,你想升到哪一天?”

    “当然是升到九层天呀。”

    “好的,大小姐,我豁出去了,让你体验一下九重天是个什么滋味。”

    燕七这厮一挺腰,开始犁地。

    犁了一半。

    林若仙忽闪美眸,异常惊喜:“坏人,你骗我。”

    燕七气喘吁吁:“我哪里骗你了?”

    林若仙道:“你和河秀珠根本就没有睡。”

    燕七道:“怎么可能?我都承认睡了,你还不信。”

    林若仙摇摇头:“不对,不对,睡没睡过,我能明显感受得到,第一次可是不同的。你刚才那种状态,分明是刚刚发力,可不像是梅开二度的样子。我的感觉,肯定错不了。”

    “哈哈哈!”

    燕七竖起大拇指:“还是大小姐专业啊,连这个都搞的很懂。大小姐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和河秀珠睡一起。”

    林若仙美眸眨动:“你怎么不和她睡?”

    燕七道:“和她睡有什么意思?小姐的魅力超过她百倍,我才喜欢她呢,大小姐才是我心里的宝贝。”

    “坏人,就能会骗我。”

    林若仙又是开心,又是感动,一翻身,将燕七压在身上:“你折腾了一天,勾心斗角,又累又乏,老实躺着,我伺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