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南宫墨最不想进入的环节,他直觉顾锦就不会乖乖听话。

    他默默的坐在一边想着一会儿要是打起架来自己该帮谁?

    南宫熏放下刀叉,“上次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南宫先生,谢谢你对我的抬爱,经过我慎重的考虑,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提议。”

    南宫熏本来就没笑,顾锦的这番话更让他的脸色变得严肃。

    “为什么?你该明白我的提议对你来说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他从来不做赔本生意,为了顾锦他做了这次的生意,他以为自己已经让步,没有人会拒绝这样好的条件。

    顾锦的表情依旧淡定,“南宫先生,的确如你所说,你提出的那个建议怎么听都是我赚了。

    从利益得失来看我无疑是最大的赢家,但感情不是一锤子买卖的事情,更不能用利益来计算。”

    “我就不明白了,我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而不是让你直接答应我,这样的条件就算对他司厉霆来说也不算坏。

    还是说你和他都没有这个底气,害怕你会变心爱上我,所以连赌都不敢赌?”

    顾锦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南宫先生,并不是说你开的条件不够诱人,也不是说我们没有底气。

    而是我和三叔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我们都不想要再被其它事情打扰。

    哪怕是与你为敌,哪怕会有所损失,我们也不愿出现任何一点意外。

    你说的条件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要是我没有喜欢上三叔,你要追我我没有意见。

    毕竟我们都是自由身,我当然会选择一个更适合我的人。

    但前提是我不喜欢三叔,这一点就不符合,我不止喜欢他,更爱他。

    两年前如果没有被人破坏,我早就是他名正言顺的老婆。

    即便是没有那张纸,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唯一,我不会让他难受。”

    “为了不让他有一点难受,你宁愿让我毁了他在美国辛辛苦苦建立起的所有基业?”

    “南宫先生,不管你是威胁也好,真的要这么做也罢,我想三叔早就做好了失去一切也要和我在一起的准备。”

    南宫熏手指紧紧拽着餐巾,他第一次遇上这么一个顽固不化的倔强女人。

    他说她聪明,其实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好,你不管他,那么你也不担心你的位置了?在顾家你还有两位表姐。

    她们就像是两条财狼一样虎视眈眈盯着你,你只是暂时拿到了掌家之权而已。

    如果我支持她们其中一个,你要如何?”南宫熏盯着顾锦的眼睛,妄图从她眼中看出一丝恐惧和担心。

    然而他失望了,顾锦的眼中就像是平静的湖水,没有丝毫变化。

    这三天顾锦已经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南宫先生,如果你非要那么做的话我也没有办法,那是你的自由。

    一开始你来见我应该也只是因为我是顾家的掌权人,你看中是我这个身份。

    你足够厉害,需要的也是一个和你身份匹配的太太,而我恰好满足了这个条件。

    虽然不知道后面你为什么会改变心意,对我有了这么强的执念。

    如果我们没有成,你再帮助其她人成为顾家家主,这个我能理解。

    我不会怪你,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

    谢谢你从前对我的帮助,以后我们为敌,我会将这当成是我的一个磨练。”

    南宫墨打量着顾锦,总觉得经过这次的事情顾锦已经变得更加荣辱不惊,也更加成熟了。

    两年的时间她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是自己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人。

    “好,很好,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无话可说。”

    “多谢南宫先生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这顿饭就算是我聊表谢意,小桃,去买单。”

    “不必,我南宫熏还没有让女人付钱的习惯。”

    两人同时叫铃,服务员进来,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顾锦和南宫熏异口同声:“买单。”

    这两人身上都流露出强大的气场,吓得服务员瑟瑟发抖。

    “男士优先吧……”她准备将账单递给南宫熏。

    顾锦悠悠的声音传来,“现在的社会男女平等,我买。”

    “是,那就这位小姐买单。”服务员又将账单往顾锦那边送去。

    南宫熏冷冷扫了她一眼,“我的字典里没有让女人买单的字眼。”

    服务员被他那眼神扫的发麻,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奇怪的买单组合。

    顾锦也不甘示弱,“那现在你有了。”

    “顾锦!!!”南宫熏这一刻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小女人,之前她在自己身边那乖巧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吗?

    还以为她真的那么乖巧顺从,谁知道都是假的!

    “有何贵干,南宫先生?”两人身上的火药味很浓。

    南宫墨无语的看着两人,之前就算气氛不好,但两人之间的气氛也不是这样。

    “服务员,还是我来买单。”南宫墨默默的开口。

    服务员有种被拯救的感觉,简直太好了!

    刚想要将账单给南宫墨,顾锦和南宫熏同时朝着他看去,“说了这单我买!”

    南宫墨戳着自己的手指头,“哼,两个怪胎,早知道我就不管你们了。”

    顾锦和南宫熏同时拿出了一张卡,“买单。”

    “先生小姐,要不然你们aa?一人一半?”服务员都要被这两人给折磨哭了,你说她怎么就这么倒霉遇上这两个人。

    “说了我请客。”

    “谁定的位子谁请,位子是我定的。”顾锦不甘示弱。

    “谁先到的谁请,我先到的。”南宫熏少有这么固执的一面。

    两人一看都是大主顾,服务员谁都不敢得罪,只好弱弱的站在一边看着那一对不肯让步的男女。

    当两人僵持不下,领班匆匆过来,“先生小姐,你们的单已经被人买了。”

    “被人买了?”顾锦和南宫熏看向南宫墨。

    南宫墨连连摆手,“别看我,不是我买单的,我一直都坐在这,难道我有分身术么?”

    想想也是,南宫墨中途没有离开过。

    “是谁买的单?”顾锦问道。

    “是一位穿西服的先生。”

    穿西服的先生?难不成是唐茗?

    总之那人帮服务员解决了一个麻烦,顾锦拿着包起身。

    “那位先生在哪?”

    “他刚刚出去了,小姐现在出去的话应该还可以看到。”

    不止是顾锦,南宫墨也想知道那人是谁。

    几人走出了餐厅,一辆迈巴赫前面靠着一人,男人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

    男人的头缓缓抬起来,顾锦对上一双澄澈的蓝眸,脸上的笑容缓缓绽放。

    “三叔……”

    想也不想的朝着不远处那人跑去,昨晚自己睡前还和他视频聊天,仿佛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从大洋彼岸飞了回来,没有任何预兆。

    顾锦知道他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以为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他了,谁知道他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了眼前。

    司厉霆稳稳接住朝着他飞奔而来的小身影,“穿着高跟鞋就不要跑这么快了,小心崴了脚我会心疼的。”

    顾锦脸上写满了喜悦,司厉霆的出现太让她惊喜。

    “三叔,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司厉霆嘴角上扬,垂眸温柔的看她,“因为有个小东西说想我,我就回来了。”

    顾锦紧紧抱着司厉霆,分明才离开几天的时间而已,对于顾锦来说仿佛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对他的依赖已经达到了她自己都无法估计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