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这三天南宫熏那边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夜幕低垂,给大地染上了一层瑰丽的面纱。

    a市的夜景向来便为人称赞,站在高楼大厦的顶端,透过玻璃看向外面那璀璨的世界。

    南宫熏手中端着酒杯,将夜幕幻想成顾锦的面容。

    “哥。”南宫墨进来就看到南宫熏高大的背影。

    擦得一层不染的落地窗印出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冷峻的脸上嘴角微微勾起。

    南宫熏的心情比他想象中要好很多,“今天便是第三天,明天她该给我答复了。”

    “哥,你觉得她会答应你的提议吗?”南宫墨很了解他这位哥哥,本身就是执念很重的人。

    如果他决定了要什么,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要到手。

    打小自己就不敢和他争什么,司厉霆不是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司厉霆和南宫熏十分相像。

    表面上看来南宫熏略占上风,但司厉霆也有过人之处,否则怎么会在短时间内成长得这么快。

    两人之间还有一个顾锦,自己和顾锦相处的时间比南宫熏要长,顾锦也是一个常人无法预料的存在。

    南宫熏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看着里面鲜红的液体发出醇美的酒香。

    “会,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会,更不要说顾家家主。”南宫熏十分有自信道。

    “可……”南宫墨反倒觉得顾锦没有那么容易同意他,顾锦对司厉霆的感情太深了。

    相反司厉霆对她也是不离不弃,不惜冒着被拔草除根的危险也要继续和顾锦在一起。

    “我提出的要求并不过分,如果是要求她嫁给我,那她肯定不会答应我。

    我只求一个和司厉霆公平竞争的机会,还有二十亿的资金注入。

    就算她不为自己着想也会为了司厉霆着想,她如果真的爱司厉霆,一定会为了他而同意。”

    正如他以前打得无数场仗一样,他开出了一个不会让对方不会拒绝的条件。

    南宫墨欲言又止,到了唇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希望吧。”

    顾锦不是一个蠢人,但她也不是一个随随便便被人摆弄的人,这一点自己很确定。

    公寓。

    顾锦泡完了澡,洗去一身的疲惫给司厉霆接了视频。

    画面中的司厉霆仍旧在忙碌着,顾锦看着他眼下的黑眼圈很心疼。

    司厉霆的情况她通过顾南沧也有耳闻,果然如同南宫墨说的那样。

    他暂时只是吹了一股风,没有对司厉霆真的下手,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让司厉霆人仰马翻。

    南宫墨斩断了司厉霆所有公司的供货商,所有公司都中止给司厉霆发货。

    就算司厉霆在国内一手遮天,现在是在国外,他总不可能将国内的原料发出去。

    这种感觉就像是水开了却没米可以下锅,让司厉霆急得如同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而证券公司也被人打压,总之那叫一个惨。

    司厉霆这几天就只睡了几个小时而已,整个人忙得如同陀螺转来转去。

    业内的人都知道是南宫家在打压新势力,这种手段在业内也是经常可以看见。

    顾家和南宫家齐头并进,向来关系很好,顾南沧要是出手就是和南宫家做对。

    不止是南宫家,就连顾家的人也会不满,所以顾南沧除了暗中指点一点司厉霆,其他的什么都帮不了。

    “三叔。”顾锦的脸色也很憔悴,司厉霆的现状她一清二楚,她每天也很担心司厉霆的事情。

    两人分隔两地,心却是一直靠拢的。

    司厉霆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苏苏,公司很忙吗?要记得早点休息啊。”

    顾锦点点头,心中却有些酸楚,明明他自己已经忙成了这个样子,他却还要分心关心自己。

    “三叔,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顾锦压下心中的悲伤,脸上故作淡定的问道。

    她知道,司厉霆一定不想自己为他难过。

    “有点小麻烦,不过我很快就能处理好,怎么,想我了?”司厉霆语气轻快道,仿佛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顾锦直言不讳,“嗯,想你了,很想很想。”

    她的话就像一片羽毛,柔柔的落在心上,司厉霆沉默了,因为他也很想这个小女人。

    “苏苏,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尽快回到你的身边。”

    “嗯,我相信三叔。”顾锦甜甜一笑。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三叔,我问你一个问题。”

    “好,你说。”

    “对于你来说工作和我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顾锦轻声问道。

    “苏苏,这个问题难道你还不知道答案?努力工作是为了你,你觉得什么比较重要?”

    “那你就是选择我了?哪怕因此你会失去一些东西。”

    “是,哪怕我会失去一切,但我想要的只有你,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司厉霆敏感的察觉出顾锦这么问肯定有原因。

    “没有,我只是有些想你罢了,瞧你脸色很差,要好好休息。”顾锦巧妙的转移开了话题。

    “好,时间不早了,你也该睡觉了,晚安宝贝儿,我很快就回来。”

    “晚安,三叔。”两人笑着挂了电话。

    只是在挂断电话之后顾锦和司厉霆都同时收起了笑容,司厉霆看着已经黑掉的手机屏幕。

    他的苏苏变了,从前苏锦溪想什么都写在脸上,现在他明显感觉到顾锦心中在想些什么她却不愿意说。

    不过司厉霆也能感觉到顾锦这么做也是为了他,苏苏,我愿意相信你,你能相信我吗?

    顾锦将电话丢到一旁,果然结果和她想象中一样,对于司厉霆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

    三叔,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一夜顾锦出奇睡得很香甜,不管明天会有怎样的暴风雨,她都做好了和司厉霆携手共进的准备。

    和南宫熏约的是午餐时间,顾锦处理好了手中的事情,让人驱车去了餐厅。

    兰屿餐厅,顾锦才踏入这里就有一种不喜欢的感觉。

    她看向露台的一张桌子,仿佛在那里放生过什么似的。

    一人横冲直撞的从她身边擦过,还没有等她开口,对方倒是凶气十足的开口:“你这人没长眼睛……苏锦溪,是你!”

    面前这个化着浓妆的女人她觉得有些眼熟,仿佛从前在哪见过似的。

    怎么自己老是会认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华晴是这样,这个女人还是这样。

    小桃上前一步冷冷道:“你撞了我家小姐,给我家小姐道歉。”

    “苏锦溪,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死了还要缠着唐茗,怪不得唐茗一直拒绝我,一定是因为你这个贱人。”

    当她提到唐茗的名字,顾锦差不多知道她是谁了,白小雨。

    漫画中画过白小雨往她身上泼过一杯咖啡,怪不得自己不喜欢这个咖啡店,说不定就是在这里泼的。

    也不知道是谁惹了白小雨,她带着一身怒气,现在看到顾锦更是加深了她的暴躁。

    她端过一旁服务员的咖啡就准备朝着顾锦的身上泼来,这一次顾锦比她更快。

    趁着她还没有泼过来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咖啡往她自己身上泼去。

    “白小雨,你当我还是过去那个傻瓜?”

    自己看到漫画中被泼咖啡的画面就很气,当时她还在和司厉霆吐槽自己。

    自己是不是蠢,别人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被泼了咖啡还要买单,怕是疯了。

    司厉霆当时只是微微一笑,我就喜欢你这个小傻子,一句话就化解了她身上的怒气。  那是过去的自己,被人泼了咖啡还要顾及她是唐茗的女朋友,还以为自己是过去的苏锦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