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是第一次穿这种鞋,比起高跟鞋来说更难以驾驭。

    赵粒就跟扶着老佛爷似的一直不敢松手,生怕让顾锦摔了。

    走了一段距离,顾锦开始慢慢掌握了诀窍,发现也没有那么难走。

    “你可以放开我,让我试着自己走一下。”

    “小姐,你还不太会走,还是我扶着你。”

    “人总是要自己成长的,你不放手我永远学不会,一会儿在摄影机里面你也扶着我?”

    “那小姐要是摔了怎么办?”赵粒生怕让顾锦有一点闪失。

    “摔了就爬起来,没什么大不了,放手。”顾锦冷冷吩咐道。

    赵粒这才松了手,少了一个搀扶自己的力道,顾锦走得很是吃力。

    虽然高跟鞋的鞋跟又高又细,高跟鞋的重心在前面,花盆底鞋的重心则是在后面。

    要慢慢适应还需要一段时间,顾锦才走了十几步就走得满头大汗。

    怪不得古人女子有那么多的要求,穿着这个鞋子就是一个累赘,怎么都不可能走得快。

    眼看着就要到片场,顾锦尝试着自己下阶梯,脚下一不稳,身体从阶梯上坠落下去。

    “小姐!”赵粒吓得三魂飞走了两魂,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要是她摔出个好歹怎么办?

    顾锦已经在脑海里算好了着力点,只要在落地的时候她单手撑起就没事了。

    身体还没有落地,一道身影飞快而来,稳稳的将她接到了怀中。

    自己被人抱了满怀,耳边传来简昀担心的声音:“你没事吧?”

    顾锦从他怀中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这一幕有些眼熟。

    还记得那一年高三,老师为了加强她们体力锻炼,特地让她们沿着操场蛙跳。

    苏锦溪腿都跳软了,上楼梯的时候一不注意从上面摔了下来。

    那时候她心里想的就是自己肯定完了,就算不死也会摔得很难看吧。

    才这么想着,她的身体已经落入一人的怀抱。

    睁开眼对上的就是一双清冷的视线,冷声传来:“你没事吧?”

    苏锦溪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暗恋的简昀,也许就是在那一次。

    两人只是浅浅拥抱一下苏锦溪就挣脱了他的怀抱,“谢谢。”红晕爬满了她的耳根。

    画面和几年前的一幕重叠在一起,顾锦的反应和那时候一样。

    稳定身形以后,她仍旧在第一时间推开了他,“谢谢。”礼貌而又疏远。

    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没有小鹿乱撞,也没有脸红。

    赵粒赶紧过来搀扶着她,“小姐,你没事吧?刚刚吓死我了。”

    “没事,就算摔了也不会怎样,就几步阶梯而已。”顾锦松开了她牵着的手自己朝前走去。

    简昀看着顾锦离开的背影,眼中一片复杂,双手紧握。

    顾锦走得很决绝,不管是苏锦溪还是顾锦,她和简昀都已经错过。

    脑海中浮现出一人的模样,自己心中就只有那个有着湛蓝色眸子的男人。

    假死之后,司厉霆的深情彻底刻在了她的心上。

    此生不管发生任何事她都不会辜负司厉霆。

    至于其他人,既然一开始就给不了,那么不如绝情一些。

    南宫墨看到顾锦穿着花盆底小心翼翼走来,知道她是第一次穿,对她的敬业态度比较满意。

    朝着她招了招手,“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我就喜欢你这股劲,来,准备开拍吧,对了,周黎呢,怎么不见她的人?”

    南宫墨四下看了一眼,这场戏的主演就是顾锦和周黎。

    “周黎她还在化妆。”顾锦淡淡回道,也并未借此机会添油加醋。

    “还在化妆?说好的两点开拍,场工,再去给我催一催。”

    “是,导演。”

    顾锦便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练习穿花盆底走路,大家看着她执着的背影,对她的好感加深。

    下午本没有简昀的戏,他早早过来纯粹是为了看顾锦第一次表演。

    见她身体踉踉跄跄,他时刻注意着,若她摔倒他会在第一时间接住她。

    顾锦虽然身形不稳,好在还是比较争气,愣是坚持没有摔倒。

    等了半个小时,南宫墨已经到了极限,周黎迟迟还没有来。

    顾锦已经练得纯熟,可以穿着花盆底来去自如,上坡下坎都没问题了。

    南宫墨坐在椅子上,手指扣着椅背扶手,连每一根指尖都泄露出他的不耐烦。

    秋葵小心翼翼站在旁边,连呼吸都不敢大喘。

    这人不生气的时候尚且要折腾她,现在这么生气,要是将他惹急了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后果。

    “场工,你去告诉周黎,要是三分钟内我看不到她的人,你就让她自己收拾东西给我滚!”

    南宫墨暴怒,众人只知道他是天才导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息影。

    只有顾锦才知道他本身就是大家族的老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

    在谁面前摆谱都可以,要是敢在他面前摆谱就是找死。

    就连自己和南宫墨有些交情都没有刻意耍大牌,紧赶慢赶的赶来。

    周黎这次是算错了,顾锦一开始就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她太了解南宫墨的为人,当看到周黎不慌不忙的样子,她并没有出言提醒。

    既然有些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她就让人给周黎找找,这次周黎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

    有些大牌演员在剧组的地位十分高,就算是导演来了也得好生伺候着。

    周黎故意耍大牌,目的就是要压下所有人。

    但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位南宫少爷本身就是暴脾气。

    她脸上的妆容倒是差不多了,就是头发还没有盘好。

    场工第三次来催,她不慌不忙的指了指自己脸颊,“这还差点腮红。”

    场工见她不慌不忙的样子,还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周黎小姐,导演说了,如果三分钟之内看不到你人,他让你……”

    “让我怎么?”周黎朝着场工看去。

    场工也不想说得罪人的话,可导演亲口吩咐他能怎么办?

    “那个……导演说看不到你,就让你离开剧组。”

    他说得还是比较文雅,并没有用南宫墨的原话。

    周黎一听脸上有些慌乱,孟玲也着急了。

    “黎儿姐,我之前就听说过南宫导演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上一部的主演不就被他换过了,我看……”

    周黎也想起了这件事,那时候她才入行,倒也听说过主演惹怒了南宫导演。

    那时候戏都拍了三分之一,南宫导演一句撤就真的将人给撤了下来。

    自己选用了一个不出名的小演员,谁知道电影上映那小演员爆红。

    被南宫导演撤下来的女一肠子都悔青了,恨自己为什么要触怒导演。

    周黎再怎么想耍大牌,却也不想自断前程。

    南宫墨连女一号都敢换,更不要说自己这个女二了。

    想到这里她马上起身,“先去片场。”

    华晴在一旁笑得一脸开心,“哟,周小姐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来不是有人给你撑腰。

    怎么,也有你害怕的事情?”

    周黎狠狠瞪了她一眼,也懒得同她争执什么,现在安抚南宫才是大事。

    顾锦练得有些累了便坐到了南宫墨的身边,她把玩着指甲轻描淡写的问道:

    “要是三分钟她没到,你还真的要撤了她?”

    南宫墨余怒未消,“你觉得我像开玩笑的人?”

    顾锦见他板着一张脸,伸手拉了拉,“别那么严肃,这样一点都不像南宫,为了个不相干的人生气,值得?”  全场的人都愣在了那里,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直接捏导演的脸,她是不想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