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之中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司厉霆只找到一只婚戒,而属于苏锦溪的那一只却怎么都找不着了。

    偏偏今天满地都铺了花瓣,他跪在花瓣里面翻来翻去,仿佛只要找到那枚戒指就能将苏锦溪找回来一样。

    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真可怜啊,明明是这么相爱的一对。”

    “就是就是,苏小姐和司先生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嘛。”

    “哎,造化弄人。”

    这些都是算比较好听的话,剩下的就是很难听的话。

    “听说两人都领了结婚证,说不定苏锦溪早就被他玩过了,连表妹都搞简直不是人。”

    “瞧苏锦溪那勾人的小模样,别说是司总了,就算我知道她是我表妹我也把持不住。”

    “得了吧,就你,人家苏小姐看得上你?”

    “切,苏家要不了多久就要破产了,她算什么千金小姐?”

    说风凉话的人也比比皆是,还有一种就是白小雨和苏梦这种对苏锦溪有仇的了。

    “啧啧,没想到咱们费尽心思没有做到的,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这么厉害。”

    白小雨脸上也浮出笑容,“早知道今天有这么一劫,我们昨晚又何必做那么多事情?”

    “今天我没有白来,这出戏简直比电视剧都还要精彩,苏锦溪竟然是司厉霆的表妹,哈哈,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那可不,今天的事情一传出去,苏锦溪这辈子都会被贴上标签,看她还敢不敢出门!”

    两个女人都从苏锦溪狼狈离开婚礼中获得了快感。

    唐茗朝着两人走去,难道这件事是苏梦泄露的?可她应该不知道才是。

    苏梦和白小雨一见唐茗过来都收起了笑容,不约而同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给我站住!”唐茗冷冷道。

    两人只得站在了原地,唐茗打量着两人,“什么时候你们成了朋友?”

    “茗,我这还不是为你着想,不想要你难做嘛。”苏梦赶紧过来挽着唐茗的胳膊。

    白小雨此刻也不敢生气,而是很配合的转身就走,毕竟在外面大家都知道苏梦才是唐茗的老婆。

    顾南沧本是过来祝福苏锦溪,谁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

    看到台上落寞寻找婚戒的司厉霆,他本想要上前告诉司厉霆苏锦溪的身世。

    但他仅仅只是看到苏锦溪身上有个胎记而已,并没有验证过她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妹妹。

    如果不是岂不是又让人白白高兴一场?

    苏锦溪一个人离开,这会儿精神状态崩溃。

    不管她是苏锦溪还是顾锦,他都不想让苏锦溪出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等自己验证完苏锦溪的身份再和司厉霆说清楚吧。

    顾南沧飞快追了出去。

    苏锦溪跑出了酒店,她身上穿着华美的婚纱,就在几分钟前她还在感慨自己的婚礼。

    几分钟之后别人就告诉她的新郎变成了表哥,别说是她,任何人都不可能接受这个现实。

    苏锦溪眼中噙着泪水,天大地大,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去哪里。

    从前她毅然决然离开了苏家,那是因为有司厉霆在,有司厉霆在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她唯一相信的人却对她撒了一个大谎话,这是苏锦溪最不能接受的。

    没有了苏家,没有了司厉霆,她呆呆的站在分叉路口。

    停在路边的一辆车朝着她靠近,司机的鸭舌帽压得很低,“小姐,打车么?”

    苏锦溪木然的上了车,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钱,也不管自己要去什么地方。

    “小姐,你去哪?”

    “师傅,你随便转转吧。”

    “好咧。”

    苏锦溪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场景,心中一片乱麻。

    之前台下那些人说的话在她耳边响起,“表兄妹乱搞,还真是刺,恐怕现在的她是最难受的。

    要是她有手机就好了,至少自己能够给她打个电话说明。

    现在联系不上苏锦溪,顾南沧也没有办法,只好跟在出租车后面。

    苏锦溪已经哭红了眼睛,她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怎么去面对三叔。

    要让自己叫他表哥她是绝对做不到的,两人的身份已经暴露。

    要是不顾世俗在一起,这辈子都会被人戳脊梁骨。

    人活在这个世上就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

    想着过去的种种,司厉霆对她越好她心中就越是难受。

    车子行驶在沿海公路上,苏锦溪看着那一片蔚蓝的海水,司厉霆已经订好了明天去马尔代夫。

    还记得一个月前,司厉霆在窗边抱着她。

    “苏苏,我们有一个月度蜜月的时间,婚礼第二天我们就去马尔代夫,然后再去欧洲,行程我都安排好了。”

    “三叔,你公司那么忙,还要准备这些琐事,你太累了。”

    “为你,我永远都不会累。”司厉霆轻轻拥着她的身体,“你只需要安心做我的新娘。”

    想到司厉霆她刚刚止住的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

    她感觉到车速越来越快,眼看前面就是一个长下坡,司机还没有减速的意思。

    “师傅,你已经超速了。”

    “没有啊小姐,这就是正常时速。”

    “我有点怕,你开慢点好不好?”苏锦溪摸了摸眼泪。

    司机却是阴沉一笑,“苏小姐,很抱歉有人买了你的命,黄泉路上你可不要怪我。”

    苏锦溪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司机已经打开了车门跳了出去。

    马上就是一个长下坡,车速立刻飙升,而且司机在跳车的时候故意将方向盘打了过来。

    苏锦溪根本就不敢跳车,否则她会撞死在护栏上,要是运气不好就会滚到海里。

    唯一的机会就是她立马控制住这辆车,可她穿着长长的婚纱还坐在后排,还没有等她做出决定车子已经撞向了护栏。

    “啊!!!”

    顾南沧在后面看得也是提心吊胆,之前司机加速就很奇怪,马上就是一个长下坡,他不及时减速反而加速。

    看到司机跳车的一瞬间,顾南沧下意识就是从人旁边绕了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快,他的车速也不慢,猛打方向盘的他也差点撞上护栏。

    还好他反应够快,车技了得才没有碾轧那个男人。

    才松了口气他才想起那车里一共就两人,刚刚跳出来的是司机,那么现在就只有苏锦溪一个人了?

    车子以奇快无比的速度从下坡滑了下去,而且车头明显是冲着海边的护栏而去的。

    顾南沧全身都起了一层冷汗,他顾不得现在是不是谋杀,他只知道苏锦溪要完了。

    “锦儿,锦儿你不会有事的,哥哥来了。”

    顾南沧才说完这句话,出租车已经冲破了护栏飞向了海里。

    “锦儿!!!”顾南沧嘶声力竭的吼道。

    下面就是大海,车子进去未必会死,前提是他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救出苏锦溪。

    所以他不能慌,绝对不能慌。

    顾南沧飞快按下玻璃,脚狠狠的踩油门。

    这本来就是下坡,他的车又是豪车,提速很快。

    顾南沧沿着苏锦溪坠落的轨迹飞了出去,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地点,他才能够跌到和苏锦溪同样的位置。

    这一步走得很是危险,一不注意连他都容易没命。

    但他要不这么做,就会错过救助苏锦溪最好的时间。

    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够救苏锦溪了。

    司机在山坡上看着又一辆车落海,阴冷一笑:“找死。”

    苏锦溪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当车子冲出护栏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自己死定了。

    脑中浮现的还是司厉霆,她突然有些后悔。

    如果早知道自己会意外生亡的话她一定会体面的和司厉霆告别,自己死在了海里,司厉霆会知道吗?

    假如自己的死讯传了出去,三叔该有多伤心?

    原来在得知自己要死的这一瞬间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害怕死亡,她只是怕自己死了司厉霆会怎样难过。

    脑子里一片乱麻,此刻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死亡。

    看着车子入水,车子从高空砸下,溅起巨大的水花,之前那人跳车打开了车门。车子才刚刚入水,车子里面立马灌进了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