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死人两个字,艾玛瞳孔放大,泪水一下滚落下来。

    “死,先生你要我死?”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她做错了什么,先生竟然敢要她死?

    阿才冷冷道:“你以为坏了规矩,先生不会罚你?”

    艾玛咽了口唾沫,“先生,昨晚是你说的,让我把孩子的事情处理好。

    你如果不是那种意思,为什么要对我说这样的话呢?”

    “我让你把孩子托付给别人,就是让你处理好自己的后事,孩子是无辜的。”

    “那你问我喜欢蔷薇还是葡萄架,这又是几个意思!难道不是要给我重新装修这房子的意思吗?”

    阿才真是服了艾玛,就算自己没在场,那也听得明白穆南枢的话不是什么好话。

    这个女人是有多蠢,她才会觉得穆南枢的话是为了收她?

    穆南枢显然也不是很懂她的脑回路,认真的回答:“我让你选择的是下葬之地。”

    艾玛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说不介意自己有孩子的事情,他又不是要娶自己,干嘛介意呢?

    此刻艾玛才知道穆南枢是一个她惹不起的男人,她流着眼泪道:“先生,我求求你,你饶了我,我可以不要任何名分跟着你。

    你如果你讨厌我,那我就离开,再不出现在你的面前。

    我还有一个孩子,她没有父亲,要是我都死了,以后谁来照顾她?

    先生,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话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已经知道错了。”

    穆南枢神情未变,“那你也应该知道中国还有一句话,说一不二。

    你不是仗着你有张好皮囊,所以你放心吧,我会留下你的皮。”

    艾玛吓得双腿颤抖不已,“为,为什么要留下我的皮!”

    “近来小柒儿喜欢上了打鼓,我要你的皮给她做一面人皮鼓,不然我何必亲自过来。”

    一旁的阿才听到这话内心也有些不适,他想到了经年那一次。

    还好自己来得及时,否则就和艾玛一个下场了。

    “不,不要,先生,我求求你……”

    “准备工具。”穆南枢只是冷冷吩咐了一句。

    “是,先生。”

    这一日穆南枢没有出现,问阿才,阿才也只说先生在忙。

    顾柒并没有在意艾玛的死活,她生完气就恢复了理智,看穆南枢也不可能对艾玛有意思。

    “阿才,晚上我要带经年去酒吧。”

    “不可以小姐,没有先生的同意你哪里都不许去!不要忘记了你上次去酒吧弄得腿骨都裂开了。”

    “上次是上次,这次我一定不会惹事生非。”

    “小姐想去也可以,等先生忙完了你告诉她。”

    顾柒想了想,“那好吧,我生日快到了,我还是回美国玩。”

    顾家为了她的生日已经筹备妥当,还打算宣布她和南宫家的婚事。

    当然顾柒还是有准备的,她打算这次就带着穆南枢回美国摊牌。

    以穆南枢的长相和睿智,肯定会让顾家人同意和喜欢。

    穆南枢忙活了一天才出现在顾柒的视线中,“送你一样礼物。”

    顾柒随手接了过来,“哇,好漂亮的小鼓,音色也很好呢。”

    阿才和阿旺视线从那小鼓上面移开,他们不会告诉顾柒,这面小鼓就是用人皮做的。

    “小姐,这鼓真好看,先生对你真好,是手工做的鼓吧,还特地在上面描绘了国画。”

    顾浣接过小鼓在手中把玩起来,“感觉鼓面比一般的鼓要细腻轻薄很多呢,穆先生,这是什么皮做的鼓啊?”

    阿旺对着顾浣挤眉弄眼,相信你一定不会很想知道这是什么做的。

    顾浣可没有顾柒那么大的胆子,光是她把玩的这会儿时间,就足够她一直做噩梦了。

    “阿旺,你眼睛进沙子了吗?一直在给我眨眼睛干嘛?”

    阿旺:“……”

    经年看了看阿旺的表情,联想到之前被拖走的艾玛,她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

    这小鼓总不太可能是……是艾玛的皮做的吧。

    饶是她想到这里心里也有些震惊,不过穆南枢的性格又让她觉得很正常。

    “对了小枢枢,这鼓是用什么皮做的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细腻的材料。”

    这句是顾柒问的,她确实有些好奇。

    穆南枢淡淡开口:“艾玛。”

    顾浣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一本正经道:“那个艾玛还真厉害,都断了一只手,另外一只手装的是假肢吧?她还能做出这样精致的小鼓来。”

    顾柒显然已经反应过来了,“你说是用艾玛的皮做的?”

    “什么!!!”

    顾浣突然觉得手中的小鼓有些烫人,但她心中还有最后一丝丝期望。

    “小姐,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可能有人用人皮做鼓?”

    下一秒穆南枢的回答让她彻底傻了,穆南枢一字一句道:“不过,就是用艾玛的皮。”

    “啊!”

    顾浣吓得将小鼓一扔,还好阿旺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鼓。

    这可是穆南枢亲手制作,花费了不少时间,要是在这个时候毁了那就完了。

    顾浣的手直到现在都在剧烈的抖动着,好可怕!

    还是顾柒要淡定很多,“好端端的,你扒了她的皮干什么?”

    “前几天你不是很喜欢玩鼓,还说那鼓音色不太好,这面鼓我用了特殊的制作方法,轻薄有弹性,音色更好听。”

    穆南枢平静的脸仿佛是在和她说,你喜欢吃鱼?那我就给捕一条最嫩的给你吃。

    至于顾浣直到现在身体都还在发抖,穆先生的爱可真……变态。

    也就她家小姐才能吃得消,恐怕自己好多天都会有阴影了。

    “难得你有心,不过制作人皮鼓太过残忍和血腥,以后不要做了。”

    顾柒并没有像是一般的女人吓得脸色发白,但让她打这面鼓也不太可能。

    “你不喜欢?”

    “我还是喜欢野兽皮做的,结实。”

    “小枢枢,我们回房,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穆南枢被她拉回了房间,“嗯?”

    “今晚回美国吧,我生日快到了,老爸都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我提前带你回去见见我爸爸和爷爷,他们一定会喜欢你。”

    “今晚就走?”穆南枢似乎有些犹豫。

    “嗯,你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点事情,你的生日还有三天,我会在你生日那天过来。”

    顾柒有些不开心,抱着他的腰蹭来蹭去,“不能告诉我吗?”

    “乖,我会准时到。”穆南枢揉了揉她的脑袋,摆明了就是不想告诉她了。

    顾柒也没有逼问他,穆南枢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谜团。

    “那你可不许不来,要不来我就嫁给别人去。”

    “好。”

    穆南枢拥着她,轻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顾柒带着经年和顾浣走了,这一次没有阿才和阿旺陪同。

    两人留在了穆南枢身边,足以证明穆南枢会有什么大动作。

    蔷薇古堡仅存的葡萄架下面,有一个竖起的十字架,没有任何碑文。

    甄管家带着祭品到了十字架前,“艾玛,你这个傻孩子,我早就说过了,为什么你不肯听我的话。”

    他倒下一杯酒,艾玛死相十分凄惨,死后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坟墓,更没有人来祭奠。

    她那还在襁褓之中的女儿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她却要长眠在葡萄架下。

    “都是贪心闯的祸,希望你来世能够投胎一个好人家,不要再做不属于你的美梦了。”

    甄管家无奈的摇头,艾玛也就是脾气太固执了一点,手艺还是很好的。

    他没有孩子,艾玛没有亲人,他将她当成半个女儿,可如今他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事到如今,一切都不可以挽回,他唯一希望的就是爱丽丝能够健康长大,不要再走她母亲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