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夜充满旖旎,经年就像是只妖精。

    阿才又怕经年这丫头声音太大吵醒了顾柒,看顾柒的样子就不知道经年喜欢她这件事。

    不仅顾柒不知道,应该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一般女人都很亲密的,学生时代连去厕所都是手拉手的,她要是不说,顾柒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酒醉之后的经年没有了理智,要是被顾柒知道,恐怕经年清醒之后会很难堪。

    考虑到这一层,阿才为了维护经年的心思,他不想让顾柒醒来。

    那么就只能安抚经年,可他一个单身了这么多年的光棍又怎么知道这么安抚经年呢。

    他发现只要他将经年推开,她就会轻声哼哼,然后又黏上来。

    经年过去受了不少委屈,好不容易遇上顾柒,对她而言顾柒就是安全感。

    她又将自己当成了顾柒,本能就要黏着自己。

    “柒爷,不要放开我。”她迷迷糊糊道。

    阿才怕她吵醒顾柒,只好用唇堵住她的声音。

    经年的手不安分在他身体游离,时不时还发出旖旎声。

    这一夜,阿才差点死在了床上。

    被小丫头撩拨得差点没爆炸,偏偏他守住了底线没有碰她。

    一直折腾了许久经年才缓缓睡去,阿才松了一口气。

    确认她睡着了,本想悄然下床,谁知小丫头的手紧紧抱着他的腰,他只得认命。

    经年每天很早都会起来背单词,哪怕是宿醉,她也醒得比较早。

    睁开眼就看到睡在身边的阿才,瞳孔蓦然放大,下一秒她已经垂直坐了起来。

    首先她的衣服只是有些乱,但还是好好的穿在身上。

    除了宿醉之后不太舒适的头疼,身上并没有其它感觉。

    想到昨晚顾柒让他送自己回来,经年并没有大吵大闹。

    阿才睁开了眼睛,“你醒了?”

    看着他胸前的扣子全都被扯开,还有一些暧昧的痕迹。

    阿才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是你啃的。”

    经年刚想要开口说话,一眼就看到了门外沙发上睡着的顾柒。

    她瞪了阿才一眼,“你跟我进来。”

    下床赤脚走去了浴室,阿才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跟她到了浴室。

    她关上门,伸手将阿才抵到了墙面,压低了声音道:“昨晚怎么回事?”

    “你抓着我衣服不放,晚上对我上下其手,我为了堵住你的声音,吻了你。”

    阿才平静说出昨晚的事实,经年冷眉一挑,扬手就要朝着阿才脸上打来。

    “你这个*!”

    阿才伸手抓住,“经年小姐,是你先吻我,而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什么不得已,你就故意占我便宜!”

    “如果是占你便宜,你大可仔细检查一下你身上有没有其它痕迹。”

    经年穿着裙子,她也不可能现在脱了裙子来看吧。

    不过阿才说的也没错,他要真对她做了什么,她的衣服早就不翼而飞了。

    “如果我不那么做,你的秘密就要暴露。”

    经年对上阿才的眼睛,她有种错觉,总觉得阿才的眼睛可以看透一切。

    “我的秘密?我有什么秘密。”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阿才缓缓俯身,在她耳畔低声道:“你喜欢顾小姐。”

    低低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来自男性灼热的呼吸在她耳畔喷薄,她的身体不由得轻颤。

    经年咬着唇,这一直都是她心里隐藏的秘密,就连邬湄都没有察觉,这个才见了一次的男人怎么会知道。

    被知道秘密的经年心中很紧张,小脸一片慌乱,哪里还有之前的冷漠。

    “你……你胡说。”

    阿才的扣子并没有扣完,他将胸口拉开,“这些就是证据,你将我当成了她。”

    经年见自己的秘密被拆穿,脸一片通红。

    “你!”

    “经年小姐请放心,我不会告诉顾小姐。”阿才扣好了领口,将痕迹都藏在了衬衣里。

    经年抬头看他,一双紫色双瞳泪光盈盈,“你真的不会告诉她?”

    “我告诉她有好处?”

    “……”

    “我不会说的,你放心。”阿才本来想要伸手摸摸她的头。

    那双含泪的紫瞳杀伤力太大,大到他差点将自己的心思也泄露出去。

    “那你有什么条件?”经年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他。

    如果是别人就会拿着这个秘密来威胁她爱自己,阿才闪过这个念头。

    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提,“没有条件。”

    他开门离开,经年松了一口气,这个男人似乎并不像其他男人那么坏。

    她看了看自己还有些红肿的唇,身上却没有半点痕迹。

    经年松了口气,洗漱干净换了身清爽的衣服出去。

    顾柒还是昨晚的打扮,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看着那张纯净的小脸,经年跪在地上,俯身趴在她的身边,长长的头发倾泄下来。

    这样一张美丽至极的脸,不怪阿才对她一见钟情。

    然而她此刻只有顾柒那张俊俏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

    嫣红的唇微张,像是一朵玫瑰花。

    经年心中一动,就像是着魔了一般,她缓缓俯身,想要吻上那张红唇。

    就一下,她应该不会发现吧。

    “咚咚咚。”

    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了。

    便在这个时候顾柒睁开了双眼,对上那一双漂亮的紫瞳。

    “哇,我是见到小天使了吗?”

    本来还有些尴尬的经年,见顾柒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思,她放松了一些。

    “柒爷,你觉得怎么样,头疼吗?”

    顾柒捂着头,“好久没喝酒,是有些不舒服。”

    “我给你按按。”

    经年坐到沙发上,顾柒闭着双眼躺在她的大腿,享受着经年的按摩。

    “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经年,阿才呢?”

    “他一早就走了,说不便久留。”

    顾柒笑了笑:“昨晚多亏了他,对了,他没对你动手动脚吧?”

    “没,没有,他是个正人君子。”

    “那就好,我就怕他遇上你这样的大美人把持不住。”

    经年有些心虚,昨晚自己对那个男人上下其手了,他能忍住确实挺厉害。

    “小经年,要不我介绍阿才给你当男朋友吧,你看他又帅人又好。

    昨晚面对你这样的大美女都能不动心,人品完全可以保证。”

    原本顾柒是打算介绍给邬湄的,现在看来似乎给经年也不错。

    “柒爷,我还小,没打算谈恋爱,我现在只想要多学点东西,柒爷就不要为我操心了。”

    顾柒见她很拒绝的样子,“真不要?”

    “不要。”

    “也是,你本来就不大,哪天你想谈恋爱了就可以考虑一下阿才,绝对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

    “好,谢谢柒爷关心。”

    见顾柒没有再说,她才松了一口气。

    “你想悠悠了吧?一会儿咱们就去将她接回来。”

    经年却是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柒说了好几遍她才回神。

    “柒爷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悠悠的事情。”

    “悠悠……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之前邬湄帮她打听了,悠悠在南宫离身边过得不错,南宫离也没有亏待她。

    但具体她过得怎么样,还是要在从她口中亲耳听她说才知道。

    “放心,南宫离是个好男人,不会为难悠悠的。”

    顾柒从她腿上起来,“借你浴室一用,对了,给我找一下你的衣服我先穿着。”

    “好。”

    顾柒调皮的从浴室探头出来,“要不要和我一起洗啊?”

    “柒爷,你又不正经了!”

    “都是女人怕什么。”

    经年赶紧将她推了进去,“我去给你拿衣服。”

    都是女人怕什么?她无奈一笑,我的柒爷,你怎么知道我不怕呢?

    对你,我连直视你双眼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