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穆南枢离开有好些天,顾柒每天度日如年。ωヤノ亅丶メ....co

    好不容易把学校的考试考完,她就准备回中国了。

    顾柒这样的性格就是你越缠着她她越是反感你,反而你不理她,她自己就觉得难受了。

    她开开心心在家收拾东西,其实衣服穆南枢那都有。

    顾柒带了几本自己喜欢的书籍,跟度假似的慢悠悠收拾。

    “柒爷,你真要去找那个变态啊?”顾浣有些担心,这次顾柒谁都没带,就她一个人。

    “不许胡说,以后就是你姑爷了,这件事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你说你一个人,万一出点什么事你怎么办呢?”

    “我能出什么事?我的小浣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他很疼我的。”

    顾浣看着她又提了一个小箱子过来,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当看到里面的东西,顾浣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小姐,你这带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顾柒犹如献宝一般将她购买的宝贝拿出来,“当当当,你手上拿着的这套叫做护士的诱惑。”

    “还有这个,粉红色的回忆,你喜欢哪套?”

    “小姐,你一个女孩子买这些东西干什么?”顾浣都不知道该怎么问她好了。

    以前都是顾柒买了很多男装在她面前臭美,今天她却买了这么多鬼东西。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干男人了!”顾柒回答得理所应当。

    “小姐,我看你是疯了!女人都是矜持的,你说你大老远的带着这些东西去找一个男人。”

    “你什么时候见你家柒爷矜持过了,你看这套性感吧,洛哥哥强烈推荐的。”

    顾柒喜滋滋的提着一条蕾丝裙,仿佛是在和顾浣讨论今天的阳光好不好一样。

    “伯纳德少爷尽出一些馊主意,他还没被凯拉小姐给打死呢。”顾浣自然无法接受。

    第一点无法接受顾柒喜欢上穆南枢,第二点则是她喜欢也就罢了,居然还这么变态要主动撩人。

    “小浣熊,还好洛哥哥没在这,不然非得撕了你的嘴不可。”

    顾柒在房间里蹦来蹦去,心情十分开心。

    上次没有做完的事情她一定要接着做完,小枢枢,光是在心里叫着他的名字就觉得很甜蜜呢。

    “小姐,你生病了吗?还带着药?”

    “防身。”

    “谁会用药防身?况且你比汉子还汉子,你怎么都不可能吃药的。”

    看顾浣一脸着急,马上就要将她往医院送的样子。

    顾柒只好开口:“不是我的,是我给他买的土特产。”

    顾浣嘴角抽了抽,“我的小姐,哪有人用药当特产的?你别想骗我,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病,是他有病。”顾柒破天荒不好意思道。

    “穆先生有病?嗯,肯定有病,他皮肤比女人还白,看着就不太正常,小姐,你还是离他远点。”

    “你才有病呢。”顾柒俨然已经变成一个护夫狂魔,顾浣才说了一句不是,顾柒就生气了。

    “小姐,你怎么这么凶巴巴的!”

    “得了,我实话告诉你,他是那方面有点问题,我这药是专门给他调理身体的。”

    “那方面?啊……怪不得小姐直到现在都是黄花大闺女,小姐,你可要想好啊。”

    “想好什么?哪怕他一辈子有病我都不介意,反正科学这么发达,什么病治不好?

    就算治不好,还有很多工具可以代替嘛,你看看这个……”

    顾柒拿起一个人造模型,顾浣连忙别开了眼睛,“小姐!你别碰,好脏。”

    “脏什么,挺好玩的啊。”

    顾浣被顾柒给弄得一脸羞涩,恐怕天底下就只有她家小姐这么无所谓了。

    两人在房间里闹来闹去,穆南枢打了两个喷嚏。

    最近这是怎么了,明明没有感冒,却老是打喷嚏,他整理完笔记。

    打开机器虫,小小的飞虫光是顾柒的房间就藏着十几只。

    这一打开电脑,正好看到顾柒手上拿着那东西。

    穆南枢满脸黑线,这丫头又在搞什么?

    东西已经是启动状态,还在不停发出震动声音。

    顾柒追着顾浣跑,“你摸摸,这是仿真的,还能加热呢。”

    “啊,小姐,你这个变态,你走开不要追我。”

    别说是顾浣了,就连穆南枢也觉得顾柒有点变态了。

    一个大姑娘拿着这东西还不害臊。

    此刻阿旺正给穆南枢端来了一杯热牛奶,“先生,晚上喝点牛奶睡得更好一点,你又在看顾小姐。”

    这已经成了穆南枢每天的乐趣之一。

    阿旺放下牛奶,当他看到顾柒在做什么的时候也不由得很尴尬。

    “这顾小姐又在玩什么花样?”

    穆南枢无奈,“谁知道她。”

    不过每天看到她的笑脸,他就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那边闹腾够了,顾柒突然来一句,“不知道小枢枢喜不喜欢这个?”

    穆南枢正在喝牛奶,听到她这话,嘴里的牛奶喷了出来。

    “先生,你慢点,顾小姐肯定是在和你开完笑的,那东西都是女人用,男人……难道顾小姐准备用在你身上?”

    阿旺说着邪恶的看了一眼穆南枢,穆南枢冷眼扫来,吓得阿旺赶紧移开视线。

    这个顾小姐每天没事就作妖!

    “小姐,我觉得男人都不会喜欢这个的,你还是别带了吧。”

    看着旁边的行李箱,阿旺反应过来,“难道顾小姐要来找你?”

    “当初逃跑的是她,如今她却要回来?”

    “顾小姐大概是想先生了,先生也很想她吧。”

    穆南枢伸手想要碰碰屏幕里面的小脸,分明那么近,触碰到的也只是冰凉的屏幕。

    “小姐,你过去之前不知道给穆先生打一通电话?万一他没在呢?

    算了,我不放心你,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好了。”顾浣越想越不对劲。

    “你不怕他那宅子了?”

    “小姐在我就不怕,我要去。”

    “行,我让人给你加张机票,你回房收拾一下,明早的飞机。”

    顾浣点头,不过她有些顾虑,“小姐,我有点怕那个叫阿旺的人,他总是很凶的看我们。”

    顾柒摸摸她的头,“别怕,他再凶你我就咬他。”

    这边的阿旺摸了摸自己的脸,“先生,我很凶吗?”

    穆南枢扫了他一眼,“可能是长得太丑了。”

    “……先生,你胳膊肘往外拐。”

    “准备一下,明天回去。”穆南枢总舍不得让小女人扑了空。

    “好,终于可以回去了,我在山里都被蚊子给咬死了。”

    两架飞机穿过云层,两人的心境和之前大不相同。

    顾柒跟个小媳妇似的,刚从娘家回来,再次来到古巷。

    “小浣熊,你看这里是不是很漂亮。”

    “是是是,小姐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家的西施先生本来就很漂亮。”

    她熟门熟路的摸到了大门,见到是她,守门人也不敢为难,谁不知道这位小哥是先生身边的男人。

    顾柒一脚踢开了大门,站在门口中气十足道:“我顾柒又回来了!”

    “顾小哥,里面请。”

    “你家先生呢?”

    “先生在院子里,顾小哥里面请。”

    顾柒拖着行李箱,绕过小桥流水,在院子里看到闭目养神的穆南枢。

    穆南枢就在她第一次遇见的椅子上,顾柒开心的大叫:“小枢枢,我回来了!”

    阿旺和阿才在一旁看到顾柒犹如离弦的箭,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穆南枢身上砸来。

    顾浣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姐,矜持,矜持……

    几秒钟之后,顾柒跟只猴子一样四肢并用攀附在穆南枢身上。

    “小枢枢,你有没有想我呀?”

    穆南枢被她使劲蹭着脸颊,脸上的皮都快被她给蹭掉了。

    放飞出去的猫儿饿了终于知道回家。  “没有。”他浅浅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