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两人都是彼此最喜欢的风格,顾柒将一头墨发披散,旗袍将她的身材衬得凹凸有致。. .

    从前在她面前的穆南枢都是一副古装美男的打扮,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穆南枢穿上西装也丝毫不会逊色。

    他的五官本来就比常人精致,尤其是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睛。

    西装和马甲将他的身材拉得十分挺拔,这样的他对女人是十分具有吸引力的。

    同样披散墨发的顾柒比起平时温柔了很多,浅浅的妆容衬得她少女感十足。

    她仔仔细细打量着穆南枢,这个男人真的是老天爷的宠儿,每一根手指都那么漂亮。

    “小枢枢,你的舞怎么会跳的那么好?”

    “我记得有个人说我这种老头子不会跳舞。”穆南枢可没有忘记之前在跳舞的时候顾柒吐槽了一句。

    顾柒吐了吐舌,“那支舞我跳得心不在焉,你等我一下。”

    她从家里掏出来老物件,放上华尔兹的音乐。

    难得今天老头子穿得这么绅士,顾柒可不能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她甩掉自己平跟鞋,拖了一双高跟鞋出来。

    “华尔兹就穿这个?”穆南枢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旗袍。

    “这个就很好。”顾柒换上高跟鞋,坐在床边等待着穆南枢的邀请。

    穆南枢绅士的邀请她跳舞,在她的卧室,两人跳上一曲华尔兹。

    旋转,身姿摇曳,微风起,屋中的白色纱帘随风起舞。

    顾柒跳得很认真,穆南枢和她配合得也很好。

    在这一曲华尔兹快要结束,顾柒突然将穆南枢往墙上一推。

    双手搂着他的脖颈,就像从前她缠着他撒娇那样。

    只是这一次她的眼中却多了一抹情深,她拉下他的脖子,将红唇迎了上去。

    一曲爱的华尔兹,爱人都会沉溺其中,穆南枢怎会不动情。

    更何况今晚的顾柒特别的有女人味,让他心动不已。

    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顾柒不愿意换掉旗袍了。

    因为旗袍开叉很高,他只要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她的肌肤。

    穆南枢那么喜欢古韵的东西,自己穿上这一条裙子比起任何衣服对他来说诱惑都大。

    顾柒跟个人精似的,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故意没有换衣服。

    说起来身材好的女人穿上旗袍就是最让人难以移开视线的。

    加上她的主动,她就不相信今晚拿不下穆南枢。

    穆南枢将她吃得死死的,她的内心会动荡不安。

    因为她发现了一件事,穆南枢对她的世界很清楚,而她完全不了解他的世界。

    如果他一离开,自己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穆南枢一直没有碰她,这也是他自己留着的一份底线。

    两人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在哪里,爱情对她们来说更像是战役。

    谁都不愿意在这场爱情之中处于被动,而想要获得主动权。

    从前顾柒没心没肺,犹如天边的云让人捉摸不透。

    但现在她知道自己对穆南枢的感情,顾柒开始发生了变化。

    既然离不开,那她就要掌握这个男人,让这个男人彻彻底底属于她。

    她不仅仅是行为像男人,就连思维也像,霸道这一点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此刻穆南枢被她推在墙上热吻,她扯开他碍事的外套,手指轻佻的解着他的马甲纽扣。

    终于只剩下一层干净的白衬衣,才解开三颗纽扣,她就猴急的将手探了进去。

    好久没有碰到的温度,温温凉凉,比起常人的体温要低一些。

    他的肌肤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泡大的,竟然特别的顺滑,导致顾柒以前就爱用脸蹭来蹭去。

    碰到他的身体,顾柒满足的溢出一声。

    便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人的声音:“柒妹妹。”

    南宫离的声音,顾柒第一时间是和穆南枢分开。

    刚刚她还像个强抢民女的登徒浪子,现在就变成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有些手足无措。

    “有事吗?”

    这个动作让穆南枢生怒,她就那么在乎南宫离?

    本来是处于被动的穆南枢反手将她推到了墙上,他凑近了顾柒,在她耳边小声道:“怎么不继续了?”

    顾柒小脸慌乱一片,这种情况她还没有经历过。

    她对穆南枢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穆南枢突然有一种感觉。

    南宫离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而他则是趴床底的情人。

    意识到这种差距,他的心情莫名不爽。

    他缓缓俯身咬住了顾柒的脖子,在上面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柒妹妹,你刚刚神情不太对劲,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略懂医术,进来看看你。”

    那一声声柒妹妹,让穆南枢醋意弥漫。

    从吻变成了咬,欢娱中带着痛苦。

    “我没……啊……”顾柒一个没有忍住。

    “你怎么了?”

    “没事,我,我就是小拇指撞到桌腿了。”顾柒睁眼说瞎话的技术信手拈来。

    穆南枢不紧不慢的解开了她旗袍的纽扣,沿着脖子往下。

    “你是不是太累了?我进来给你按按身体。”

    这话一出来,顾柒明显感觉到了穆南枢身上的气息一变。

    她做哀求状,被人狠狠咬了一口。

    “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小声的解释。

    谁知道南宫离继续道:“你不是很喜欢我给你按?是不是你腰又疼了?”

    腰?他还按腰了?

    穆南枢突然觉得自己头上有点绿,他一直以为顾柒和他的生意一样,不管做什么他都是可以掌控的。

    这一秒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大傻子!南宫离连她腰都碰过了。

    顾柒咽了咽唾沫,她低头小心翼翼看了一眼穆南枢的表情。

    他眼中的冷意就像是那一天他看那个富婆,不熟悉他的人肯定看不出分别。

    只有她才知道,这时候的穆南枢表面平静,其实内里风起云涌。

    别说要去勾引穆南枢了,现在她只觉得自己自身难保。

    尽管在穆南枢身边的时候他一直都对她很温柔,那么贵重的玉石。

    她要来砸核桃,穆南枢就乖乖的让她砸,没有丝毫心疼。

    她说喜欢蔷薇花,他就铲了自己种植多年的珍品兰花,全部给她种上兰花。

    她说要他吃辛辣之物,他有胃病也不发一言,她让他吃,他便吃,哪怕因此胃疼了好几天。

    穆南枢对她是宠溺,甚至是纵容的。

    顾柒也不是傻子,她知道穆南枢的纵容是建立在他的底线。

    他的底线是她是属于他的东西,他可以让她飞翔,但她的一举一动他了如指掌。

    之所以他那么淡定,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他的人,这一点谁都无法改变。

    直到刚刚南宫离说出那句话,他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染指。

    这种感觉就像是公狮子被别人侵占了领地,他的尊严和骄傲并不允许。

    穆南枢就要打开门,他要让南宫离看看顾柒究竟是谁的女人。

    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回击办法,顾柒洞察了他这个意思。

    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拼命对他示意不要。

    穆南枢冷冷的看着她,眼中只有冷漠没有感情。

    她越是阻拦,他越是生气。

    顾柒忍无可忍,一把抱住他吻了上去。

    在她的人生字典里,如果穆南枢生气了怎么办?没什么是一个吻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么就两个吻。

    她愧疚的回应,穆南枢却是并不理会。

    顾柒只好使出自己的绝招,她就不相信这样的她穆南枢还会不心动。

    她快速脱下自己旗袍,抓着穆南枢的手放上,绵软的触感从手心之中蔓延开来。

    还记得那一晚她从睡梦中醒来,穆南枢好像就想要触碰她了。

    好了,今天让你碰个够,你该消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