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柒天生酒量就好,三年前迈克死后她更喜欢喝酒。『『ge.

    要不是昨天她们用那样简单粗暴的方式,顾柒也是不会醉的。

    生平第一次醉酒,也是第一次断片,她的记忆就停留在喝酒上面。

    头好疼啊,她刚刚才从床上起来,马上又一头栽了下去。

    “呜呜呜,有没有人管管我,我要死了。”顾柒在床上哀嚎着。

    她的头疼,喉咙又干,全身无力。

    “还知道要死了呢,一杯一杯喝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到你说要死了。”

    顾浣一边说着,一边却给她递了一杯醒酒茶。

    “高度数的白酒不比你平时喝的那些,后劲十足。”

    “小浣熊,昨天晚上是我赢了对吧?”

    “对……才怪,人家南宫少爷比你酒量好多了,你在发疯的时候他还一脸淡定看你疯呢。”

    顾柒一愣,“什么!我发疯?我酒品最好了,我怎么可能发疯的?”

    “呵,我的大小姐,你可千万别说你酒品好,那是你没醉过,你现在去调监控应该可以看到你昨晚的壮举。”

    “什么壮举……”顾柒心中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你喝醉了酒就跑上台去,说要给大家表演节目。”

    “胸口碎大石?”

    “要是胸口碎大石就好了,然而并不是,你要表演卖身葬父,要是老爷听到你这话,不将你活活打死。”

    顾柒捂着自己的胸口,她怎么会怎么奇葩的。

    “那……我是怎么表演的?”

    “你跑到台上非要跳钢管舞,不仅如此,还脱衣服,我不让你脱,你就要脱裤子,拦都拦不住。”

    顾柒一头撞到柔软的枕头里,这也太丢脸了吧。

    “我真的脱了?”

    “差一点,还好南宫少爷将你带走了,不过后来你拉着他进了房间,你们昨晚……”

    顾柒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胸口还缠着裹胸,“他没有趁人之危。”

    “那就好,小姐,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再休息一会儿,毕竟晚上就是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你得露面才行。”

    “这个月,不,这一年我都不会再去那个酒吧了!”

    “本来就不该去,你说你一个大家闺秀,老是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从这件事我看南宫少爷还是挺好的,不仅脾气好,酒量好,人品也不错。

    小姐,你要不就从了他吧,我觉得南宫少爷挺喜欢你的。”

    “你那只眼睛看到他喜欢我的?”顾柒不依,心中没来由有些慌。

    “哪只眼睛都看得到,南宫少爷要不是喜欢你,至于每天呆在我们顾家么。”

    “呆在顾家委屈他吗?我又没让他呆。”

    顾浣一边给她按着太阳穴,一边认真道:“小姐,你说南宫少爷这么好的男人你看不上。

    之前的穆先生对你那么好,你也是拼了命的逃跑,你是不是天生就没有心啊。”

    陪了顾柒这么久的顾浣也都看不懂她的心思,记得那一年迈克以死相逼她都能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究竟要怎样的男人才能收服顾柒这只妖孽呢?

    “小浣熊,爱情是牵绊,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可是小姐,你总是要出嫁的啊,现在不需要,将来呢?”

    “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我都快饿扁了,你快给我弄点吃的来。”

    说着顾柒将顾浣给推到一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小姐,你啊,打一辈子光棍好了。”

    顾浣气呼呼的离开,她就弄不明白,为什么顾柒会这么反感男人,偏偏她又是一个勾男人的体质。

    顾浣叹了一口气,刚关上门,手突然被人拽住,然后拉到了一边。

    “南宫少爷,你这是干什么,要吓死我啊!”

    南宫离松开了手,“你刚刚口中的穆先生是谁?”

    顾浣咽了口唾沫,“穆先生就是……一个教书的老先生,负责我们小姐的礼仪课。”

    “别给我耍花招,他是不是小枢枢?”南宫离声音冷漠道。

    吓得顾浣身体一颤,“那个……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你家小姐喜欢他?”

    “这倒没有,我家小姐就是个怪咖,她要是真的喜欢也不会费尽心机逃跑了,为了躲避穆先生,小姐甚至都不打算去中国了呢。”

    虽然穆南枢和南宫离同样都是厉害的人物,顾浣更加喜欢南宫离。

    毕竟南宫家和顾家交好,两位老爷都喜欢南宫离,两人更加门当户对一点,又都在美国。

    穆南枢那个男人看似温润雅致,实则残忍暴戾,说不定哪天顾柒惹了他,他就把顾柒也给宰了。

    对比之下,顾浣还是更倾向于顾柒。

    “真的?”

    怎么和他想的相反呢?分明顾柒在酒后是很喜欢他的样子。

    “南宫少爷,你要是能收了我们家小姐,我开心都还来不及。

    这些天的相处你也看到了,我家小姐简直就是一只猴精,整天女扮男装上蹿下跳的。

    实不相瞒,喜欢我家小姐的人还真是不少,但我家小姐的感情穴位就像是被人封印了一样。

    以前别人以死相逼她都从来没有理会,更不要那些追求她的了。

    我都害怕这么下去我家小姐会成为老姑娘,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嫁人。

    你要是能收了她,我谢谢你都还来不及。”

    听到顾浣这么形容,南宫离这才信了几分,他也发现顾柒身边的人之中,顾浣是醉没有心眼的。

    “那你仔细给我讲讲她和那穆先生的事情。”

    南宫离昨晚就已经去查过了,排除之下,顾柒唯一动心的人就是穆南枢。

    她前不久才去中国,为了谈生意,一定会和穆南枢接触,十有*是和穆南枢有关系的。

    小叔叔,其实是小枢枢才对。

    顾浣大概讲了一下两人的关系,尤其是讲到同床共枕的时候,顾浣赶紧解释。

    “我家小姐野虽然野,但那方面还是有分寸的,她并没有和穆先生……”

    万一南宫离真的娶了顾柒呢,顾浣得提前讲好,以免他会放在心中影响两人的感情。

    “好,我知道了,你快去给她准备吃的,不要辛辣的食物”

    “是,南宫少爷。”

    顾浣让厨房的人准备了顾柒最喜欢吃的,南宫离拦下了她,“我去送吧。”

    顾柒确实是太醉了,现在人都是昏昏沉沉的,南宫离进来她还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他放下碗筷,给她按了按头,顾柒闭着眼睛享受。

    “一会儿没见,小浣熊你手艺渐长啊,顺便给我按按腰好了,还有我这背都酸死了。”

    她也没睁眼看,顺势就躺了下来,南宫离进退两难。

    “愣着干嘛,快按啊,不然我扣你工资。”顾柒的口吻凶巴巴的。

    南宫离只好给她按肩部和背部,舒服的顾柒直哼哼。

    “小浣熊,以前怎么没见你捏的这么好?你是不是背着我找盲人学艺去了?”

    南宫离不说话,认真的给她按。

    很快顾柒就不满足,“还有腰,快点,别磨蹭了。”

    他的力道正好,手掌又大,顾柒刚刚起来洗完澡,身上就只穿着一条真丝睡裙。

    大掌的热量透过衣服传到了里面,顾柒像只小猫儿,轻轻的哼。

    南宫离喉结滚动,这衣服下的曲线一眼看尽,他的心都在颤抖。

    顾柒的身材是很好的,肌肤娇软,软绵绵的很好摸。

    但他半点不敢逾越,老老实实给顾柒按着身体。

    突然顾柒一个得意忘形,转过了身,“你手艺这么好,给我按按腿……靠,南宫离,你是不是变态!”

    顾柒啪的一巴掌打到南宫离脸上,第二次。

    南宫离气得一把抓住顾柒的手,“小混蛋,打我的手感是不是很好?你还打上瘾了!”

    “……是,是不错。”顾柒有些心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