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梦彻底懵了,这怎么可能?顾锦比自己还大一点,她今年应该是24岁不到25岁的样子。. .

    她的父亲又怎么可能才三十岁,这三十岁都是她说的比较大了,他要是换一身年轻人的装束,说他二十几岁也都完全没有压力。

    他是穆七的父亲,骗人的吧。

    “你,你说什么?”

    “年纪轻轻,耳朵居然是摆设,真是可惜。”男人叹惋的说了一声。

    见他信步闲庭的模样,苏梦一口咬定:“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看着比她大不了多少,怎么可能是她的父亲?

    再者,就算你是她的父亲,自己女儿这个样子,你还站在一边看风景,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天下间哪有不爱自己女儿的父亲?”

    他的脸上哪里有一点担心的模样,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如果真的是他的女儿,他为什么这么冷血。

    “我为何要爱她?”

    苏梦完全摸不透这个诡异的男人,男人朝着地上的穆七看去,穆七一张脸惨白一片,嘴角还有一丝丝血迹。

    他拍了拍手,有两人走出,他没有说话,那两人却很懂他的想法。

    一人抱着穆七离开,另外一人则是恭敬的站在他身边等候着他的指令和差遣。

    他淡淡的看着苏梦然后吩咐道:“既是摆设,留下左耳吧。”

    尽管他的语气淡然,但话语之中带着绝对威胁力,苏梦根本就不会怀疑他在说笑。

    “你……你不是不爱她?”

    “你该庆幸,这些年我吃素,心善。”

    苏梦还在想他这话的意思,却见他再补充了一句:“要么左耳,要么左手,你自己选吧。”

    苏梦吓得赶紧下跪,“先生,我求你,你饶我一命。”

    “命?阿旺,我有说要她性命吗?”

    “先生心善,并没有,小姑娘别挣扎,我是专业的,你越挣扎反而越痛,你若不选,一会儿先生急了,你再想后悔就来不及了。”

    他朝着苏梦靠近,“耳朵还是手?”

    苏梦已经吓得泪流满面,“求你……”

    “阿旺,别在这。”

    “是,先生。”

    “小姑娘,跟我来,这是太太喜欢的花园,弄脏了先生会生气。”

    苏梦见这情形,眼睛一转,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

    她的计划还没有成功,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没有了耳朵和手她该怎么办。

    还没有跑出半步,她只听到“砰”的一声掠过,她的耳朵刺痛无比。

    一颗子弹从她的左耳穿过,“啊!”

    苏梦死死的捂着耳朵,她疼极了,但也顾不得停下,谁知道那个变态还会做些什么?

    看着她狂奔离开的背影,男人负手而立。

    “先生,她伤了小姐,为何不杀了她?”

    阿旺跟在他身边多年,自然知道他的性格,就算他不爱穆七,那也轮不到别人来伤害。

    “尘儿留她在蔷薇堡,必然有他的道理。”

    “先生,方才你明明可以阻止,你为何任由她刺激小姐?”

    男人折下一朵蔷薇,“阿旺……你说她该回来了吧?”

    “先生,你想要做什么?”

    男人妖冶一笑。

    “小柒儿……”

    这一夜,顾锦做了一个怪梦。

    梦中穆七惨白着一张脸,“锦姐姐,我难受。”

    “小七,你怎么了?”

    “锦姐姐,心,心疼……”

    “小七,你别担心,我马上就来救你。”

    “小七!”

    顾锦猛的从睡梦中惊醒,司厉霆也随之起身,“苏苏,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

    “厉霆哥哥,我梦到小七了。”顾锦一把抱住司厉霆,身上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

    “梦到什么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我梦到她生病了,说她心疼很难受。”

    司厉霆背后一凉,都说双胞胎姐妹会有一些心灵感应,难道是小七真的出事了?

    “苏苏,只是一个梦,别害怕,小七有穆尘照顾,她不会有事的。”

    “厉霆哥哥,不行,我放心不下,上一次穆尘突然把她带走,也不知道小七怎么养了,我们去欧洲一趟。”

    “去什么?你不要忘记了,穆尘根本就没有让你们见面的意思,去了又能如何?”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过做了一个梦而已,这些年你不知道她身份的时候她不也长这么大了?”

    司厉霆根本就不会给顾锦离开的机会,明知道那里就是一个圈套,他怎么会让她往里面跳?

    “厉霆哥哥,你能找到穆尘的电话,我想要和小七通通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的雷阵雨,顾锦觉得心里很不安。

    “好,我会尽力帮你打听。”

    顾锦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天空的电闪雷鸣。

    锦诺也被吵醒了,不过锦诺很乖,就在床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她,也不哭不闹。

    司厉霆抱着他,“诺诺,爹地在,别怕。”

    抱着小锦诺,他觉得就是他的半个世界,另外半个世界就是顾锦。

    他这辈子最重视的两个人,谁都不能失去。

    “厉霆哥哥,每次我要去欧洲,你就很反感,也不让我接近小七,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苏苏,我能有什么瞒着你的?我只是觉得穆尘心机深沉,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日子,我不想失去。”

    “厉霆哥哥,小七得的是心脏病,几年前她做过一次换心手术。”

    司厉霆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突然说这话,他心中有些不安。

    “是,她做了一次心脏移植手术。”

    “那次手术是成功了,但她却产生了排斥现象,为了让她适应,穆尘让她昏睡了很多年。”

    “苏苏,你和穆七就只见了一面,你为什么一直提她?”

    顾锦脸色有些严肃,她继续道:“小七的心脏融合并不顺利,如果受了刺激很容易一命呜呼。

    穆尘想要给她换一颗合适的心脏,频繁换心手术对她的身体伤害过大。

    总不可能找一堆心脏移植给她,让她一个一个的试,最保险的方法就是找一个和她匹配的心脏。

    如果是……同胞姐妹,那么就会把排斥减到最小。

    所以我猜测穆尘接近我,就是为了将我带走取走我的心脏换给小七。

    无奈小七提前醒来,他没有办法只有离开,这就是我昏迷了很短的时间就醒了。

    厉霆哥哥,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吧?所以你一直反感我要去欧洲。”

    黑契给她带来了一些消息,通过联想,还有司厉霆的反应,顾锦也就猜到了。

    “是,在穆七和你见面那天晕倒,我就已经猜出穆尘的打算。

    苏苏,穆尘爱穆七,为了她要摘取你的心脏,而我爱你,为了你我要保护你。”

    顾锦手指抚摸着锦诺的脸颊,锦诺比起出生那时候大了很多,最近特别喜欢咬人手指。

    他含着顾锦的手指头,顾锦充满爱恋的看着他。

    “厉霆哥哥是怕我将心脏换给了小七?”

    司厉霆将孩子放到她怀中,“苏苏,你看看,这是我们的孩子,司锦诺,他是我们的爱情结晶。

    你想要这个孩子失去母亲?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

    就算不为了锦诺,请你也为我想一想,这一路走来我们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你该知道我对你的情意,当年坠海,我差点就死了,可我一想到你,我脑袋里面就只有你。

    为了你,我必须活下来,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我活下来了,拼了命的想回到你身边。

    将心比心,苏苏,我爱你,你也爱我,你愿意让我一个人孤独的留在这个世界上?你真的忍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