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根本都不敢告诉唐妈妈这件事,毕竟唐妈妈对她那么好。『『ge.

    她要是突然跑去告诉唐妈妈,自己妹妹把唐茗给打傻了,这要怎么和别人交差?

    “苏苏,你不要着急,医生说了,只是他脑部有少许淤血,等淤血散去就会恢复记忆了吧?”

    顾锦叹了口气,“现在只有这样了,安南那熊孩子,我下次见到了非要揍她不可。”

    “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司厉霆熟悉顾锦的性格,她最生气也就是刚刚那个时候了。

    现在已经过了她最生气的时间段,即便是再见到顾安南,也舍不得打她。

    “厉霆哥哥,这里要派人照顾一下,不能让唐茗到处离开,他现在的状态很危险,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什么事?”

    “今天尾随我的人已经查了出来,是苏梦,而且那起车祸也不是偶然,是苏梦逃走的时候将人推到马路上的。

    被推的还有安南,要不是安南身手敏捷,她也完了,现在的苏梦变得心机深沉,心狠手辣。”

    司厉霆眸光一暗,想破头也不会想到竟然是苏梦,他还为是爱丽丝贼心不死。

    “她有什么目的?”

    “目前还不知道,她只是在跟踪我们就被安南发现,从茗哥哥口中了解到,苏梦肯定是冲着我来的。”

    “去苏家一趟。”

    不管是什么目的,他都要将这个目的扼杀在摇篮里面。

    “我也正有此意。”

    两人赶往苏家,苏家破产,苏爸爸去世以后,苏妈妈就出来找了一个小公寓。

    有顾锦当时给她的钱,虽然不能像是以前那么大手大脚花钱,这后半辈子也不至于捉襟见肘。

    两人到的时候苏妈妈有些意外,比想象中要热情很多。

    “锦溪,你怎么来了?还有厉霆,快进来坐。”

    苏妈妈和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不同,记忆中的苏妈妈就连出门丢个垃圾都会化着精致的妆容。

    现在的她素面朝天,没有那么多粉黛,反而让人觉得温和了许多。

    她身上的衣服也没有那么艳丽,只是一条素色的旗袍,头发高高盘起。

    本就出生大家族的她也十分有气质,她摒弃了那些花里胡哨的首饰,手腕戴着一个翡翠玉镯,另外一只手戴着一只戒指。

    那是她的结婚戒指,玉镯也是苏爸爸送的。

    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没有一件值钱的摆饰,却显得温馨了不少。

    顾锦朝着厨房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其她人。

    这公寓不大,还不到一百平方。

    “你……一个人?没请阿姨打扫?”

    以她平时的性格,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家务,她怎么可能不请人?

    “没有。”

    顾锦想她给的那笔钱,足够苏妈妈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辈子,一个阿姨就做饭打扫,这个小房子,一个月最多也就几千块吧,她并非支付不起。

    苏妈妈邀请两人坐下,还拿来茶叶给两人泡茶。

    顾锦和司厉霆对视一眼,这人变了太多,她们都有些不习惯。

    “锦溪,你一定很好奇吧,自打他离开我以后,我才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过去的我好面子,什么都要最好的,也不管家庭是不是能承受得了。

    我觉得我生来就应该是大小姐,我怎么能过普通人的生活?

    他离开以后,我搬到了这里,将这里布置成我最想要的模样。

    我开始学做菜,做家务,不用花半天的时间去美容院,逛街,打麻将。

    我认识了邻里的人,和她们混到一起,我发现其实物质生活不那么好也没关系,也能有简单的快乐。

    那时候我要是不逼着他继续经营公司,让他的身体一天天消耗,他的心脏病也不会那么严重。

    他一直瞒着我,什么都迁就我,让我骂,都听我的。

    如果我早点想清楚,我们就过这样简单的生活,他也不会离开。

    可是我现在想明白也已经晚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看到苏妈妈这个样子,顾锦心中也有些难受,每个人的出生不同,她生来就是大小姐。

    习惯了那种生活,所以才会高高在上,刻薄于人,现在也得到了惩罚。

    “苏阿姨,你别难过,叔叔他这辈子宠你爱你,就算他离开了,也是希望你好好的。

    你看你现在过得这么好,这么精神,他在天有灵,一定会欣慰的。”

    苏妈妈无奈的笑了笑,“阿姨,叔叔,是啊,是我亲手将你推出去的。

    锦溪,这些年来我没有好好照顾你,对你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这是我最愧疚的事情。”

    以前的苏妈妈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她错了也是对的。

    果然人只有经过大起大落,才会明白过去的错与对。

    “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家人和爱人,对了阿姨,苏梦呢?我听说她已经回国了。”

    这公寓很小,一眼就可以看完,她并没有发现苏梦的身影。

    “你说梦儿啊?前些日子她回来过,不过没呆多久就飞去欧洲了。”

    “她什么时候走的?”顾锦和司厉霆都在看苏妈妈脸上的表情。

    “前几个星期,具体我也不记得是哪天了,那孩子现在变了,和以前不一样。

    以前只知道贪玩,回来以后对我嘘寒问暖,可懂事了。”

    苏妈妈对苏梦的称赞之情溢于言表,顾锦继续问道:“她多久回来一次?”

    “她去留学一年,这才回来一次,没呆几天就离开了,说她忙。

    不过忙总比贪玩好,锦溪,你今天是来找她的吗?”

    “好久没见,我来看看你,顺便问问苏梦的情况。”

    “还是你有心,要不留下来吃了晚饭再走吧,我做几个菜。”

    “阿姨,我们还有事就不耽误你了。”

    “才来就走啊?”

    “是啊,厉霆哥哥公司很忙,看你身体健康就好了。”

    顾锦和司厉霆离开,出了门她的脸色一变,“厉霆哥哥,你觉得她有没有说谎?”

    “没有,她可以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但家里的摆设,还有穿衣风格这些都不是半天就能改变的。

    她是真的变好了,并不知道苏梦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估计苏梦就是不想要她知道,才撒谎离开。”

    “苏梦的这一年究竟在做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会派人去查,只要她在a市,我就一定会查到,苏梦不能留着。”

    如果这次不是被唐茗和顾安南发现了她的身份,还不知道苏梦会做什么事情。

    “除了我们之外,还有我们的宝贝,安南离开了,唐茗傻了,你要去公司,我得好好照顾诺诺,眼看着林均的婚礼快到了。”

    “嗯,我会安排好的。”

    苏梦犹如一只鬼,在阴暗的角落里面窥视着她们,对付她这样的人毫无办法。

    司厉霆和顾锦离开,远处的苏梦看着那辆车从楼下消失。

    从唐茗发现她的身份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逃不了,果然顾锦已经找上门来。

    自己做的这些事妈妈完全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顾锦也不可能拿她怎样。

    苏梦早就算到了这一点,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现在要怎么接近司锦诺是一个问题,平时他身边都有大人。

    苏梦满脑子都在构思怎么弄死司锦诺,让顾锦痛苦死的模样。

    医院,唐茗的病房跳进来了一人。

    顾安南鬼鬼祟祟,唐茗看着她,“你是小偷吗?为什么要翻窗?”

    “不,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干什么?我不认识你啊。”

    “我是你的姐姐你忘记了吗?尼古拉斯铁柱。”

    唐茗眼睛一亮,“你真认识我?”

    “当然,你跟我走吧,我请你吃棒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