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混混都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人要是来救谭洛汐的话,他应该给谭洛汐松绑,他却是要许杰撕开谭洛汐的衣服。

    他如果想要一起玩,别人要动谭洛汐,他反应那么大。

    许杰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总之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撕了她的衣服。

    谭洛汐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她不相信司厉霆会这么对她。

    “刺啦”一声,她的衣服被撕开了一部分,胸前风光露出大半,周围的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这女人真是尤物,这胸是真的吧?好大!”

    许杰还想要继续下手,司厉霆冷冷开口,“住手。”

    “总裁,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司厉霆懒得解释,他身后的人已经用单反开始拍摄。

    “你们几个,把衣服脱了。”司厉霆吩咐道。

    几人都兴奋不已,还以为是可以开吃,一个个飞快脱衣服。

    许杰看到他拿相机出来就知道事情不太妙。

    “放开你们的爪子,要是敢碰她一根手指头,我要了你们的狗命。”

    司厉霆冷漠的话语就像是一盆冷水将他们泼醒,拿着相机的那个人则是很尽职尽者的教他们摆姿势。

    谭洛汐似乎有些明白司厉霆这么做的目的了,于是她也很配合,楚楚可怜。

    “够了。”

    司厉霆让人给她松绑,让人脱了外套给她披上。

    “你没事吧?”他这才问了谭洛汐一句,对于除了顾锦之外的女人他都是这么冷漠的态度。

    也就因为她是林助理的未婚妻,他态度才稍微好了一点,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脱下自己的外套。

    “没事,总裁,你是想要把这些照片给林前辈?”

    “嗯。”司厉霆没有否认。

    他对一旁的人吩咐道:“将这几个人送去警局,以绑架的罪名。”

    “是。”

    那几人脱得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一边嚷着不要,一边被人放倒拖走。

    他独独留下了许杰,这种感觉让许杰更加害怕,他宁愿被扭送去警察局。

    “司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有对大嫂怎么样,我就是和她闹着玩呢。”

    “闹着玩?放心,我会让你好好玩的,我和林均不同,没有他那么心软。”

    许杰背脊发凉,吓得脸色都白了,他连忙跪地求饶:“司总,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条贱命。”

    “你贱的不是命,是人,过去你们怎么闹腾,我只当你们是林助理的家人,他的家事我不想参与。

    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骗他,从来没有将他当成家人。”

    司厉霆是看得最清楚的人,过去他只对林均提醒过几句,也并未过分苛责。

    每个人的底线是不同的,而且衡量家人也不同,就算司厉霆再怎么看不顺眼,也并没强制性做什么。

    许杰大着胆子道:“既然你从来都没有管过这些,为什么今天要管?这是我们的家事。”

    “如今我已经提拔他为林副总,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公司形象。

    而你们这群吸血虫一样的家人于他来说,既然给予不了半点温暖,不如被我亲手毁了。

    省得夜长梦多,被你和你那不安分的妈弄出点什么,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事实证明司厉霆真的没有猜错,继母在家的时候就提议,如果找林均要钱他不给,她们就去找记者乱写一通。

    说林均是个狼心狗肺的人,不管家人的死活,到时候舆论一出来,看他怎么结婚。

    许杰则是觉得直接找林均要,他最多只给一点就打发他们,绑架的话他肯定一着急就会给很多。

    而且自己是他弟弟,他总不可能去告自己,许杰想得很好。

    然而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司厉霆这只洞察人心的老狐狸,走一步看十步,早就将他们的心思猜透。

    从那天饭局离开,司厉霆就让人监视林家人的动静。

    甚至司厉霆也猜到了许杰很有可能拿谭洛汐下手,特地找人保护谭洛汐。

    在她被带走的第一时间就有人通知了司厉霆,司厉霆做事情从来都不会留下任何威胁。

    而林家人就是一个小小的威胁,解决这种威胁本不用他亲自动手,只因为和林均有关,他才会跑这一趟。

    “总裁,我知道错了,我回家就告诉我妈,我们以后不再去找哥的麻烦,求你放了我这一次。”

    司厉霆冷哼一声,“这一套林均吃,对我没用,你们这些年来对林均做的,也该付出一点代价了。”

    他在雪中捡到林均,当时他都不敢相信,一米八的高个子竟然只有一百一,简直是骨瘦如柴。

    “他才大学毕业,为了私欲,你们用他的名义贷了几十万让他一个才出社会的人还款。

    他白天上班,晚上做兼职,同时还接私活,一天吃一个馒头,差点饿死在雪地里。

    我收留他,他还清了债务,你们觉得又有了可趁之机,一次又一次从他身上榨取所有利益价值。

    你口口声声叫着他大哥,你可有一天将他当成哥哥对待?”

    谭洛汐听到过去那些发生在林均身上的事情,她都觉得可怕,不知道林均怎么熬过来的。

    “那些不是我做的,我当时还小,是他爸爸爱慕虚荣……”

    “胡言乱语,如果不是你那个贪慕虚荣的妈教唆他以生病为理由骗林均,这几年林均所有的钱全都给了你们家,你们还不够,还想要对他未婚妻下手,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总裁,你不要被他骗了,他阴着呢,你还是好好调查一下,你不在公司的时候他不知道阴了多少钱。

    他拿着那些钱买别墅,买豪车,他之前不过一个助理而已,哪里来的钱?都是从公司拿的。”

    许杰反咬一口,还想要嫁祸给林均。

    司厉霆冷笑一声:“他是怎样的人不用你来说,就是为了防止你们这些吸血鬼,他的奖金我都扣下给他拿去做了理财和投资。

    直到知道你们已经决裂,我才告诉他密码,否则被你们知道,早就把他的钱骗光。”

    谭洛汐心中对司厉霆越发佩服,他对林均是真的好,怪不得林均不要命的给他工作。

    许杰大失所望,“怎么会这样……”

    原来一直对他们有所隐瞒的是这位幕后总裁!

    “你不是高高在上的总裁,你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来做这些?”

    司厉霆冷笑一声:“很简单,林助理什么都好,唯一的弱点就是你们这群吸血鬼。

    以后我会将帝凰交给他,而你们只会成为他的绊脚石,所以……我要亲手废了他的弱点。”

    许杰这才觉得面前的男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他只看到了钱,而司厉霆显然看得更多。

    “带走。”司厉霆冷冷吩咐。

    许杰被人绑走,他这才觉得后怕,不停的求饶,司厉霆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等到许杰被带走,司厉霆才看向谭洛汐,“刚刚对你那样,你不介意吧?”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以前在国外沙滩的时候,大家都是穿着比基尼,况且我什么都没有暴露,谢谢总裁手下留情了。”

    “你是他的女人,我怎会让别人碰你?”

    “以前总以为他是为了报答你的知遇之恩,如今才知道总裁的为人。”

    “你该庆幸,你不是敌人。”

    “是啊,还好我不是敌人,否则我也死的很难看。”谭洛汐对着司厉霆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谢谢你,总裁。”

    司厉霆的所作所为她也明白了,他是在帮林均下决心,让他彻底断了和那一家人的心思。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手段真的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