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6章 二柱子

    从她出生起她的世界就没有一家人的概念,顾南沧拥着她的身体,“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

    顾安南突然哇的一声扑到顾南沧怀里哭了起来,顾南沧吓了一跳。

    “怎么了安安?”

    “我终于有家人了。”顾安南哭得稀里哗啦,这些年来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爆发。

    顾南沧柔声安慰着顾安南,真让顾锦说对了,她啊,就是一个小熊孩子。

    顾锦从床上抱起锦诺,锦诺比起离开那时大了不少,小脸白白嫩嫩的,一双蓝色眼睛十分漂亮。

    按理来说这么小的孩子是没有记忆的,锦诺在看到她的时候笑得很开心的,很显然是认出她来了。

    “宝宝,妈咪很想你。”顾锦都不知道该怎么疼爱好了,抱着锦诺就不撒手。

    旁边的唐茗静静看着她,顾锦抬头朝着他看去,四目相对,两人悄悄退出了房间。

    顾安南小孩子心性,这会儿正忙着哭,也不会注意她们。

    “装的?”顾锦一边逗弄着小东西,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

    “你都已经发现了不是么?”唐茗倒也诚实,他能瞒得过顾安南,但是顾锦是瞒不过的。

    两人认识几年,对彼此都很熟悉。

    在病房她就认出了自己却没有开口,她不想拆穿自己。

    “真动心了?”顾锦轻笑道。

    唐茗并不扭捏,“你们两口子左塞一次,右给我塞一次,我要是不动心怎么对得起你们的一番苦心。”

    他指了指之前在日本的时候,司厉霆将人送来了一次,第二次顾锦直接用绳子捆着安南过来。

    “那可要好好对我妹妹。”

    顾锦并不反对,唐茗骨子里是一个好男人。

    过去被白小雨玩弄于股掌之间,后来好不容易抽身,这几年他身边再无女眷。

    “嗯。”

    唐茗眼中升起一抹认真,当初顾锦他不得不放手,但顾安南他再没有放手的理由。

    顾南沧柔声哄了好一会儿,终于将顾安南哄得服服帖帖。

    他擦了擦顾安南脸上的眼泪,“晚上我定了川菜,我们一起去吃好不好?”

    “好,我要吃麻辣牛肉。”

    大眼睛上还挂着水珠,顾南沧温柔一笑:“好,就吃麻辣牛肉。”

    顾安南开心的跳了起来,见唐茗进来,她一把抱住唐茗,双手挂在唐茗的脖子上。

    “尼古拉斯铁柱,我们晚上吃麻辣牛肉哦。”

    这样的顾安南就是天使和恶魔的结合体,她不知道在异性眼中有多诱人。

    唐茗压下心中的邪念,乖乖的点头,“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两人的关系顾南沧显然是不知道的,他正疑惑为什么唐茗会出现在这,还有尼古拉斯铁柱是个什么鬼?

    顾锦先他一步打断,“哥,诺诺好像饿了,你过来帮帮我,安南这里什么都有。”

    “好。”一听说自己的小外甥饿了,顾南沧几步就走了过来。

    难得司厉霆不在,他可以尽情和小外甥玩了。

    唐茗给顾锦投去感谢的目光,要是拆穿他的身份,他就不能光明正大留在顾安南身边。

    “瞧你哭成这个样子,去洗洗脸换身衣服,晚上要出去吃饭。”

    顾安南丝毫没有怀疑,开心的蹦去了洗手间。

    顾锦这才把唐茗故意装失忆的事情告诉给了顾南沧,让他不要拆穿唐茗。

    作为哥哥来说,顾南沧显然是有些不爽的,“你骗我妹妹?”

    “哥,你没发现安南很喜欢茗哥哥?茗哥哥不会苛待安南的,这件事我回头和你细说,在安南面前你不要拆穿了。”

    顾南沧还是将信将疑的态度,毕竟她们之间牵扯得也有些奇怪了。

    不过顾锦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作罢。

    “你小子,要是敢对我妹妹不轨,我饶不了你。”

    当年的事情让顾南沧怎么都无法对唐茗有所好感。

    不轨?

    唐茗脑海中浮现几个画面。

    顾锦拖着顾南沧离开,“哥,你怎么跟个老头子似的,安南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唐茗和她在一起,怎么也是唐茗吃亏。”

    “倒也是。”

    唐茗留在房间里面,听到浴室传来顾安南甜美的歌声,她真的很开心。

    “铁柱,帮我把内衣拿来。”顾安南大着嗓门叫道。

    在她心里完全没有将唐茗当成一个成年男子,唐茗就只是一个傻子形象。

    “二柱子,你有没有听到?”

    唐茗扶额,这丫头……

    “好,我去拿,在哪?”

    “衣柜里面那套粉色的。”

    唐茗不是没有见过她的衣柜,但是给她拿内衣还是头一回。

    偏偏某人就是邋遢大王,别人的衣柜都是整整齐齐排列好的,内衣裤配套一格一格放好。

    然而她的衣柜你想要找到一样东西,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而顾安南仿佛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别人无法做到的,她在里面一拨弄就找到。

    还会说就在那你看不见之类的话,这种特异功能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他庆幸的是顾安南没有把这些东西也混合在外套里面。

    于是唐茗打开抽屉看到的就是……红的黄的紫的蓝的白的。

    纯棉真丝蕾丝暗黑甜美日系清纯性感统统都有。

    唐茗只是看了一眼脸都红了,他不是毛头小子,虽然从前不爱白小雨,两人谈恋爱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

    白小雨也穿过诱人的衣服,那时他更多是发泄身体的*。

    她穿了什么他没有在意,可如今才只是看到这些东西他就已经呼吸加重。

    “二柱子,你拿来没?”

    “来,来了。”

    唐茗快速从里面抓了粉色的出来,也不敢再多看,急急忙忙就去了浴室。

    轻轻敲门,顾安南伸了一个水淋淋的小脑袋出来。

    “给你。”

    唐茗别过脸,生怕自己看到不该看到的。

    “谢啦二柱子,唔,你帮我挑选一下我一会儿穿的衣服吧,我一定要比讨厌鬼穿得好看。”

    “好。”

    给她挑选衣服也是唐茗的工作之一,唐茗留在她身边,从一开始傻里傻气,到后来慢慢成了她的仆人,他也乐在其中。

    唐茗慢条斯理的给她整理衣柜,像是他这样身份的男人沦落到每天就打理一个女人,传出去肯定有不少人都不会相信。

    唐茗选择了一条粉色的及膝裙,安南穿着肯定会很好看。

    正想得入神,耳边传来安南的声音,“选好了吗?”

    “嗯,选……”

    唐茗拿着裙子回头,看着顾安南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那一条浴巾哪能遮住她的好身材,偏偏某人还不自知。

    光着脚丫踩着地板过来,“我看看。”

    唐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要是被顾南沧看到这一幕,还不阉了他!

    三人之中小七因为长期昏迷,饮养不良,导致身高矮一点,胸要小一点。

    顾安南的身材绝对不逊色于顾锦,尤其是浴巾下那两条修长笔直的双腿。

    “这条吗?颜色是不是有点嫩啊,会比病秧子好看吗?”

    顾安南拿着裙子在身前比划着,丝毫不知道她这样对男人来说是有多大的吸引力。

    “咳……我觉得挺好看的。”唐茗仰着脖子看天。

    “是吗?你都不看我,哪里知道好不好看,你看我。”

    唐茗尽量把视线移动到裙子上,他在安南心中就是一个傻子形象,傻子是不懂男女之情的,可没想到傻子也这么难装。

    “我去喝水。”唐茗转身。

    “哦……”顾安南提着裙子想去试一下。

    “啊!!!”

    她才洗澡出来,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摔了下去。

    唐茗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她。

    两人重重跌倒在床上,唇似乎碰到了柔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