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强势威胁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苏云笑的目光朝下方看去,只见苏云康拖着重伤之躯,颓废的走出人群,显得别样的落寞,或许,没有他的噬魂重生,苏云康依旧是整个苏家青年才俊第一人,是苏家的骄傲。

    他本是一个不善惹事的人,但苏云康咄咄逼人,依依不饶,他只能强势应对了,更希望苏云康经历此次战败,能够吸取教训,不要辜负家族对他的培养。

    几家欢喜几家愁。

    苏云康落败,而且败得那么彻底,家族其他长老多年的计划,付诸东流。

    特别是苏云康的父亲,瞬间仿佛老了许多,这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本以为随着儿子的成长,自己在家族的地位水涨船高,却不想,败在一直碌碌无为的苏云笑手中,这是多么的讽刺。

    也许,未来苏云康无论走在哪里,都脱不了被废物打败的污名。而这一战,将彻底影响苏云康的心境,他未来的修炼,定然受阻。

    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之前为何不拦住自己冲动的儿子,就算光芒被夺,也不会如此彻底,败局已定,他回头看了苏云笑一眼,悄然离开测试台。

    至于苏云笑的爷爷与父亲,则是震惊,当然,更多的则是欢喜,没有人知道这些年他们有多么的为难,苏云笑是苏家嫡系三脉单传,当初传出苏云笑不能修炼的消息,父子两人是何等的担忧,而作为爷爷的苏玺,无形中苍老了许多。

    身为父亲的苏柏,心里同样不好受,多年来,想方设法解决苏云笑的身体问题,却一直没有奏效,身为人夫,他对不起死去的妻子,身为人父,他对不起因不能修炼,被家族边缘化的儿子。

    而苏云笑今日的表现,却证明了一切。

    “各位长老,还要驱逐云笑?”

    苏玺难得的心情舒畅,自然将目光投在其他长老身上,感受到苏玺的目光,这些长老,哑口无言,如此天才,他们有什么资格决定驱逐呢?

    别说驱逐,此刻,苏云笑若是一个不乐意,离家出走,定是家族巨大的损失。

    火木两种属性,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清楚。

    就算在修炼之途不能走的更远,却可以投身炼丹门下,将来,成为受人敬仰的炼丹师。

    “家主主持家族一切事宜,我们岂敢干涉家主的决策呢?”苏禅过了半天,才放低姿态,道出关键所在。

    这个时候,当以大局为重,绝对不能与苏玺闹翻。

    “苏家三代嫡系弟子苏云笑,天资卓著,扬我苏家威严,特此,以后享有嫡系子弟的修炼资源,赐火龙诀一部,当然,同样可以修炼穿云拳和大地守护。”

    “今日家族测试,圆满结束,另外,也感谢各位来宾的共同见证,散会。”

    苏玺当即给出赏赐,迟了多年的赏赐。

    让苏云笑修炼穿云拳和大地守护,其他长老毫无异议,但加上火龙诀,这些长老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一出手就是三部功法,家族青年才俊中,何人有过如此待遇,他们自然不服,但也仅仅是心中不服,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惹恼家主。

    丰厚的赏赐,让台下家族子弟咂舌,更清楚,家族打算重点培养苏云笑了。

    当然,苏云笑也成为很多人想要超越的目标,一个废物能够做到的事情,难道他们不能做到?都是青年才俊,谁的心中没有一股傲气呢?

    人群陆续散开,没多久,测试台范围,已经剩下寥寥几人。

    “苏玺,你养了一个好孙子,若不嫌弃,可让他入我铁木家族修炼,有我铁木家族做后盾,以后的蓝灵城,还不是你一家独大?”这位铁木家族的长老像是刻意等候,缓缓道。

    语气之中,有祝贺之意,也有惜才之心,让人难以拒绝,苏玺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承蒙铁木长老怜爱,不过,此事老夫无法决断,你还是问一下他本人吧!”想了想,苏玺将问题抛在苏云笑身上,就看苏云笑能够如何应对了。

    但从苏云笑今日表现,可以看出,苏云笑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年轻人,要不然,也不会隐藏实力多年,一朝发威。

    “苏玺,你身为一家之主,如此小事都不能处理?”铁木家的这位长老,直勾勾的盯着苏玺,同时,散发出自己的气息,相差三个小境界,他明显占据上风,苏玺只能勉强抵挡,毫无松口。

    实在是他太了解铁木家族这位长老了,此人为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苏玺深有体会。

    “若是家族内部的事情,老夫自能轻松处理,但涉及到铁木家族,老夫就没有丝毫能耐了。”苏玺只能恭维道。

    “哼!我看你是不想,也罢,待我询问他。”铁木家这位长老冷哼一声,目光投向苏云笑。

    “年轻人,入我铁木家族,可保你苏家百年繁华!”他看着苏云笑诱惑道。

    不过,语气之中,强势无比,根本不是邀请,反而是命令,不容抗拒的命令。

    “老匹夫,之前还对我释放浓浓的杀气,如今却要将我收入铁木家族,打的好算盘,可你铁木家族,有这个资格?”苏云笑心中冷笑,铁木家族虽强于苏家,但对于他而言,又算什么呢?

    “不!”

    苏云笑摇了摇头。

    回答干脆利落,就算你是铁木家族的长老又如何呢?

    “不?你真决定了?”铁木家族的这位长老,直接将自己的气势压向苏云笑。

    突然,苏云笑的身躯变得弯曲,但苏云笑毫不服气,依旧稳稳站立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位长老,眼神之中,毫无惧色。

    “铁木长老,注意你的身份,我孙儿不想入铁木家族,你堂堂灵师散发气息压制,是何道理。”

    见到苏云笑咬牙死死支撑铁木长老的气势,苏玺怒火中烧,堂堂灵师,公然如此,简直目中无人,苏家势力虽然微弱,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苏家撒野的。

    “哈哈哈,我不过是与你开一个玩笑,你至于如此?”铁木长老收回自己的气势,回声平淡道。

    开玩笑?开玩笑至于用这么大的阵仗?

    苏玺怒不可遏,若非此人实力强悍,恐怕他早已出手了。

    “小子,敢拒绝我铁木裂,你是第一人,大陆凶险,以后你得注意了。”铁木裂朝苏云笑道了一句,一甩衣袖,踏步离去。

    “此子小小年纪,心性却异常强大,定不能留,明面出手,别人会以为我铁木家族恃强凌弱,看来,是该计划一下了。”

    离开的铁木裂,俨然已经将苏云笑放在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