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侍女青羽

    怀揣着心事,顺着苏云笑的记忆,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一个残破不堪的独立小院外,这就是一个家族嫡系少爷居住的地方?

    这明显就是贫民窟?再环顾四周,哪一座院落,不是生机勃勃,春意盎然,反观这里,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围墙歪倒破裂,青苔蔓延,地面枯叶堆积,腐臭味隐隐散发而出,门庭破旧,不忍直视。

    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太可气了,不过,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不爽,也藏在心里,脸色平淡的走了进去,看着院子里的一切,时而咋舌,时而抓头,时而敲着下巴,时而皱眉,反正动作多变,而这一切,都被一人看在眼里。

    “公子,您回来了!”在他思考着该怎么处理院子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声音青涩而甜美,在这死气沉沉的地方,显得格外温暖。

    而从苏云笑的记忆中,他得知,这是唯一一个陪伴他多年,不离不弃的侍女。

    青羽,从小就是一名孤儿,被苏家收养后,一直侍奉苏云笑左右,与其说侍奉左右,不如说相依为命。

    自从判定苏云笑不能修炼后,侍奉之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只剩下青羽一人,青羽向来善良,又不懂得讨好别人,而苏云笑,从未将她当成奴婢,如此,她自然心甘情愿留在苏云笑的身边。

    回头一看,青羽长发飘逸,柳眉青淡,水灵灵的眼睛,直盯着苏云笑,有疑惑,有恭敬,有好奇,还有担心。

    琼鼻小巧,红唇皓齿,白皙的脸庞,有污尘沾染,不但不会让他觉得青羽无礼,反而惹人怜惜,心疼。

    小家碧玉之容,若穿上一套好的衣服,完全不输于那些家族小姐。

    顺着目光向下看,则是一身粗布衣服,上面还有些许破洞,粗布衣服,也已泛白,虽破旧,但胜在干净,显然穿了许多年。

    青羽身高至他的肩膀位置,在这个大陆,已经不算矮了,而且,青羽如今才十六岁,在这样的家族中,青羽的日子,算是过得最惨了,谁叫她跟了一个废物少爷呢?

    这或许,就是苏云笑交代要保护的人吧,从苏云笑的记忆中,身影最多的,就是此人。

    “公子,我脸上有花?”青羽脸色微红,伸出小手,捂着脸颊。

    “没有花,但有沾污。”苏云笑微微一笑,走进房间。

    房间里,一张破旧的桌子,两个破旧板凳,桌子上,摆放着一碗香喷喷的米饭,可在苏云笑的记忆里,两人除了能吃一些残羹剩饭,哪里有这么好的待遇。

    “公子,您都出去一天了,一定很饿,尝尝我煮的米饭。”青羽到这个时候,还是优先考虑自己的少爷。

    “傻丫头,我已经吃过了。”苏云笑只能欺骗青羽,青羽自己不吃,省给苏云笑吃的事情还少?

    “那……那……”青羽看着米饭,不知所措。

    “那什么,你吃吧!”苏云笑将饭送到青羽面前。

    “吃吧!我今天出去,可是吃得饱饱的,你就不用担心了。”苏云笑坐在凳子上面,杵着下巴,静静的看着青羽,直到青羽将米饭全部吃完,他才回到房间。

    “多么善良的女孩,却过着这样的生活,既然让我遇到了你,那你以后就该高人一等。”苏云笑忍着饥饿,暗暗发誓。

    这是苏云笑要保护的人,既然夺得苏云笑的躯体,那以后就由他来保护吧!

    或者说,以后他就是苏云笑,而且,也只能是苏云笑。

    接下来的几日,都是香喷喷的米饭,苏云笑疑惑,只能悄悄的跟上青羽,来到了苏云康所在的庭院,还未来得及观察庭院的景色,里面,已经传出刺耳的声音。

    “下贱的奴婢,以为跟着苏云笑那个废物,身份就能水涨船高了?不是老娘看不起你,你没那个命。”

    “六婆何须为一个下贱的奴婢生气呢?以后这些粗活,全由她代劳,我们也落得一个轻松。”

    “就是,年底家族测试,康少爷定是风光无限,而那废物,与这贱奴,只能被赶出家族,以后眼不见心不烦。”

    六婆,也是一个奴婢,一直照顾苏云康的衣食起居,颇得苏云康的信任,久而久之,在这些奴婢之中,自然有很大的优越感。

    她一身肥肉,有三百多斤,坐在院子里,整天吆五喝六,倒像一个主子,与她谈话的,自然是平日里讨好她的奴婢。

    她们倒是轻松,嘴里吃着点心,还一肚子的抱怨,反观青羽,面前一大堆的衣服,忙得满头大汗。

    还能再过分一点?苏云笑实在看不下去了。

    “洗快点,若是不能在天黑前将这些衣服全部洗完,今天晚上你和你那废物少爷,就等着挨饿吧!”六婆张着大嘴巴呵斥。

    “六婆不要生气,青羽一定加快速度。”青羽低头委屈的回答一句,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苏云笑拳头紧握,真想为青羽打抱不平,可他更知道,此刻贸然出手,只能是自讨苦吃,毕竟平日里,苏云笑可是吃了不少亏。

    说到底,她们完全没有把苏云笑的身份放在眼里,或者说,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谁又在乎你的身份呢?

    苏云笑咬牙默默离开,解决身体的问题,成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想要青羽不再受苦,也只能靠他了。

    回到院落,他拿出一个笛子,放在嘴里,随之传出悠悠的声音,不久后,夜奴已经来到。

    “公子,有何吩咐?”夜奴看出了他的紧张。

    “我们还有多少灵晶?”苏云笑吃力的坐在地上,这几天,为了不让青羽怀疑,他可是忍着痛苦,吃下这些清淡的白米饭。

    “公子,我们有灵晶?”夜奴反问云霄,从前的云霄,何时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苏云笑拍了拍额头,终于回想了起来,感情自己一无所有。

    “那我们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苏云笑勉为其难的问道。

    “值钱的东西,有很多,如功法、武技、丹方,灵药……”夜奴掰着手指说道。

    “停停停,算我没说,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找一些低阶的灵药来,我要用于修炼。”苏云笑一阵头大,这些东西,根本不能拿出来,要不然,不知该引起多大的风波。

    “公子静等消息即可!”夜奴躬身退下。

    “等等!”他叫住了夜奴。

    “公子还有何吩咐?”夜奴赶紧自家公子,今天怪怪的。

    “别忘了带一份美食,这几天,我快受不了啦!”苏云笑摆出一张苦脸,他堂堂圣主,何时受到如此待遇。

    夜奴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已经归来,将空间戒指交给他后,悄然离去。

    “公子,我回来啦!”虽然在外面受不不少委屈,但青羽回到院子,还是摆出往日的甜美笑容。

    听到青羽的声音,苏云笑没有回应,而是将空间戒指里的美味佳肴,尽数拿出,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深深的嗅了一口,他满意的笑了,这才是最起码的生活嘛!

    “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