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另一端的沈墨哲愣了一下。
    这种无形的打击最为致命。
    他拼尽了全力,用尽了各种方式方法,只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这一切。
    沈墨哲原本以为,在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这些之后,沈墨渊会非常抓狂,会来质问,会来反抗,甚至会来求饶。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沈墨渊竟然来了这样一句话。
    他说,现在能说向前在哪里了吗?
    呵呵……
    竟然是向前,竟然在关心向前。
    竟然在关心那个女人的死活!
    他就这么不值得放在眼中,这不不值得当做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吗?
    强烈的羞辱感充斥着沈墨哲的神经,让沈墨哲的内心深处充满了深深的羞耻感。
    “难道偌大的沈氏集团,难道至高无上的权势在你的眼里,都比不上那个女人重要?”
    “沈墨渊我真的好奇,你到底是真的想要知道那个女人的下落,还是在给我演戏!”
    沈墨渊清淡的声音在电话中传出来:“那个女人的死活我其实并不在乎,但是姜婉在乎,既然她在乎,那我就在乎。”
    “至于权势,这种东西我掌控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我真的喜欢?”沈墨渊冷笑,“既然你想要,既然你愿意掌控,那这一切你都拿走好了,好好感受一下,权势滔天的感觉,是不是真的很开心。”
    沈墨哲更加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这话什么意思!”
    “向前在哪?”
    “沈墨渊你看不起我!”沈墨哲疯子一般,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斗志的雄狮,他抓狂,他暴怒,“你不要告诉我,现在我得到的这一切,都是你故意输给我的?”
    不!
    这个结局沈墨哲不想面对,不想去直视,更加不想看到。
    “你觉得呢?”沈墨渊反问。
    “不,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耐,怎么可能将这一切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向前在哪?”沈墨渊不想去跟沈墨哲解释什么。
    两个人之间,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
    沈墨渊的内心深处,沈墨哲已经没救了,原本还念及着兄弟情分,现在沈墨渊一点也不在乎所谓的兄弟情分了。
    沈墨哲恼羞成怒:“你想要知道,我偏偏不说。”
    “确定不说?”沈墨渊反问。
    “我就是不说,有本事你来杀了我!”沈墨哲嚣张。
    “那好,话是你说的!”沈墨渊说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忙音,沈墨哲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不懂,沈墨渊这是在搞什么名堂,为什么会这样。
    竟然突然就挂断了电话?为什么会这样呢?
    沈墨哲还没能从疑惑中反应过来,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
    先是浩浩荡荡进来一群保镖。
    紧接着,沈墨渊和姜婉迎面走来。
    面前的沈墨哲西装革履,脸上还带着前些日子被打伤所导致的淤青。
    不知道是淤青的缘故,还是整个人气质的缘故,反正现在的沈墨哲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个畜生!
    来的不仅仅是姜婉和沈墨渊两个人,姜婉的身边,她还悉心搀扶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极度虚弱,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样子。
    但沈墨哲看到那个女人的一瞬间,直接吓得瘫坐在地上。
    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向前。
    是被他关着的向前!
    但是此刻,向前竟然在姜婉和沈墨渊的身旁?
    虽然搞不清为什么,但直觉告诉沈墨哲,这是个不好的信号。
    向前被他们找到了,那岂不是证明着韩总也被找到了?
    一旦他们两个人将真相说出来,那自己苦心得到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呢?
    沈墨哲心底一阵咯噔。
    但表面上,沈墨哲还要假装出很平静的样子来,用以掩饰内心的慌乱。
    沈墨渊:“我是打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的,但是你不要,那就怪不得我了。”
    沈墨哲惊恐的看着沈墨渊,他总觉得此刻的沈墨渊眼底都是晦暗的戾气,让他充满了恐惧。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沈墨哲你不要装了,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懂吗?看到向前站在这里,你难道什么都不好奇吗?”姜婉万分愤怒的质问。
    心头的愤怒,在这一刻全然爆发。
    沈墨哲吓得下意识后退一步:“你,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不可能啊,明明我藏的很隐蔽,你们怎么可能找到呢?”沈墨哲像是在疑问,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但是他知道,此时此刻,他面临着非常大的危险。
    向前的身体还很虚弱,这些日子如同地狱般的生活,让向前身心巨受打击。
    她万分绝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恨意徒生。
    “沈墨哲,我之前真的没想到,你这个人,竟然真的能这么狠心!”
    沈墨哲不作答,他心虚了,试图打破现在这样让他觉得压抑的局面:
    “沈墨渊,我问你话呢,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沈墨渊缓缓上前走来。
    他看着沈墨哲,昔日的一切在眼前划过,但是沈墨渊的心里,却对他充满了憎恨。
    “你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现在东窗事发了,你不愧疚,反而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沈墨哲哑口无言,但这话,他不想听,“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就算你找到了人又能怎么样,我还是掌控着沈氏大半的资产,我还是拥有了比你还要多的权势!”
    “沈墨渊,你有本事来跟我正面刚,那个一个女人说事算什么本事?”
    向前的脸上,有泪痕划过,这个男人,真的让她绝望了。
    姜婉当然能看穿向前的悲伤,她张开怀抱,将向前拥抱在怀里:“没事,不怕,一切都过去了。”
    这时候,又一行人进入会议室。
    浩浩荡荡为首走来的男人,是韩总。
    韩总的身上也带着伤,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是被绑架时候,被沈墨哲打的。
    韩总原本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了,但做梦也没想到,关键时刻,沈墨渊竟然会从天而降,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