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样,那墨先生请吧!”
    开车来到了江家集团,江素已经回来了,而且将合作失败的事情告诉了众人,搞得人心惶惶的,江明凯的父亲江石没在公司,出差去了,不然不知道又要出什么乱子。
    “江言回来了!副总。”秘书对着正坐在办公椅上愁眉不展的江素说道。
    “是吗!那去看看。”她已经打定主意,等明天召开会议的时候,就将责任全部推卸到江言的身上,那江石就算想撤掉她的职位也不太现实。
    来到大门处,江素没看到坐在车里的墨远辉,正想着怎么推卸责任呢!
    “江言,是你说的你会承担责任,这次谈判没有成功,你可是要负大责任的。”
    江言不想多理会,在她眼里,承担责任就承担责任,而不会像江素那样,一个劲的就想推的干干净净。
    “她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墨远辉从车里走了下来,真切的问道,一举一动都给众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若不是陈烈在旁边,他有所收敛,不然恐怕就这气势,都能吓到江素腿软。
    “墨先生!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是来这里谈合作的,而且我和她都谈好了,五五分层,如果这样还要承担责任的话,那看来合作是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江言又听懵了,自己什么时候和他谈好了,不是刚刚一说到五五分就连连摇头吗,怎么突然之间态度变化这么大。
    “什么,谈好了?”
    “难道我一个墨家总裁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谎吗?”墨远辉的声音有些冷,神尊的夫人怎么怎么她也敢摆脸色,他自然心中不爽。
    江家的其他人听到事情已经解决的消息,都是异常高兴,对待墨远辉的态度无比的恭敬,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得墨远辉收回成命。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墨先生真是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我发誓,江家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行了!别说大话了,我可以答应合同上的条件,甚至四六分都可以,我四,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江素心中可是高兴的不得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不是大功一件?
    “墨先生请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你的位置让给她来做!”墨先生指着江言淡淡的说道。
    听到此话,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江素,都是知道江素这人将自己的职位看的比谁都重,想看看江素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江副,为了江家,你就把位置让出来吧!而且你有多大的本事大家都知道。”
    ……
    众多工作人员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起来,很显然,他们都不想和墨家敌对。
    “刚刚在会议室商谈的时候,我就很纳闷,你这个做上司的,事情都还没有个结果,就已经开始推卸责任了,像你这种人如果带领江家集团,那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倒是这位姑娘,我觉得很勇敢,我也是因为欣赏他的才能,所以才最后临时改变主意的。”墨远辉此番话,可不仅仅是说给江素听的,更是说给江言听的。
    事先根本没有提起此事,他怕江言多想,怀疑陈烈的身份,所以说了这样的话,不过说的也是实话,他是真心挺欣赏江言的。
    江素脸都成了苦瓜色,这她心不甘啊!但墨远辉既然如此说了,就是江石回来,经过投票她也肯定保不住这位置的。
    “江言,是我的错,求求你不要抢我的位置,我为了它奋斗了太长时间了。”江素没有办法,只有求起江言来。
    “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错,我该死。”她开始掌自己的嘴,一个副总,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行事,就可以看的出来,她是多么的怕丢了工作了。
    “墨先生,还请你收回这句话,我对副总的位置不感兴趣。”江言本来也没打算这样,江素又可怜巴巴的,虽然她不喜欢江素,但还是心软了。
    墨远辉叹了口气,“姑娘,你就是太善良了,行吧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回过头来对着江素说道:“不过你以后最好不要为难这位姑娘,不然你就不仅仅是没了工作这么简单,懂吗?”
    墨远辉的气势咄咄逼人,江素一个劲的点头,只要能保住自己副总的位置,说什么她都答应。
    “既然如此,去把合同拿来吧!我这就签。”
    就这样,有点戏剧性的完成了这次合作,江家集团里的工作人员更是高高兴兴的,这次事情总算是解决了。
    “江姑娘,不知道等下能否赏脸一起吃个晚饭?”
    面对莫名而来的这句话,江言首先想到的就是电视剧里面的情节,墨远辉如此帮她,不会是对她不怀好意吧!
    “等会我和老公回家,吃饭就不必了。”江言果断拒绝。
    “墨先生都邀请你了,小言啊!你就去吧!”江素是看明白了,这是合作之所以顺利谈下来,全是因为江言,看样子,墨先生对江言是格外的关心,所以也是推波助澜的开始劝说起来。
    江言有些慌张的看着陈烈,陈烈笑了笑,让江言安心。
    “既然这样,那就去吧!”陈烈回答道。
    江言想和陈烈说她的想法,陈烈只是附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没事,等会我和你一起去。”
    他知道墨远辉的意思,墨远辉是想和他再见见面,但又怕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就找了这样一个借口今天帮了妻子,也就如他愿了。
    江言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决定,墨远辉和江言二人就先去了,陈烈在后面慢慢悠悠的也跟了去。
    “我说这墨先生怎么如此好说话,明明前几天得到消息是要弄我们江家了,原来是江言用了美人计了。”
    “这墨远辉是真有福气啊!江言那姿色,谁看了都忍不住流口水的,只是这陈烈就惨了,带了绿帽子,还只能强颜欢笑了毕竟墨远辉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物。”